極陰之地的驅逐(九)


※ J禁,無限大,橫雛,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九、

橫山讓來吃晚餐的渋谷看了那些瓶罐,尤其是上面的符紙。
「看不懂,我的符咒也是半路出家,更何況天狗文有那麼容易解讀嗎?」渋谷搖搖頭,對此束手無策。
「當然也有可能是單純封存,但謹慎點總是比較好。」橫山目光徘徊在四個玻璃罐,難以形容的不踏實。
「既然都帶出來了,那就是命吧,放著什麼都不做才奇怪,明天就叫大倉全部吃下去。」
「你根本只是想看他拉肚子吧?」橫山可沒忽略對方眼中瞬間綻放的異樣光芒。

極陰之地的驅逐(八)


※ J禁,無限大,橫雛,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八、

「你說你知道要怎麼幫助大倉了?」兩個人在回家路上並肩走著,村上聽完橫山的話忍不住大叫出聲。
「就不能小聲點嗎?反正線索都已經到手了,接下來只是要花點力氣找出來而已。」捏了捏耳朵,橫山確實受不了這個音量。
「什麼線索?所以你們剛才不是在聊天嗎?」
「傻瓜啊,我們可是在做正事,亮有他自己不能說清楚的壓力,但我們之間有不用說清楚的默契。」微微挑眉,橫山露出些許驕傲的神情。
「……你們感情真好。」
「那小子只要叫我“哥”,肯定就是要我解決了,都幾歲了還這麼會撒嬌。」
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橫山一連說了好多小時候發生的事,像是在枕頭底下藏青蛙,嚇得錦戶從左側房間一路尖叫狂奔到演武場,或是在夏季舉辦吃西瓜吐籽大賽,最後被師傅懲罰打掃全院一星期,種種細節橫山都說得活靈活現。
全程村上只是在旁安靜聆聽,他發現自己喜歡橫山此時孩子氣的眼角眉梢,也喜歡橫山在夕陽照射下顯得泛紅的精緻臉龐。不過最喜歡的,果然還是這個人開心的笑靨,就像璀璨的鑽石一般,每個折射都閃閃發光,每個稜角都叫人想要細心珍藏。


極陰之地的驅逐(七)


※ J禁,無限大,橫雛,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七、

泛黃的樹葉因應季節轉換,紛紛落下不再回頭。經過幾個月的磨合,村上完全適應了現在的生活,並且找到最適合他的節奏。他秉持早睡早起的習慣,在六點左右醒來,到社區裡的公園慢跑運動。其實剛開始橫山還是拒絕讓村上一個人外出,只是村上每日請求再外加一句“不然你跟我一起跑步吧”,疲勞轟炸到最後橫山只好摸摸鼻子投降,卻不忘附加“最多只能兩個小時,超過了我會用各種方法讓你回來”。
村上回到家時橫山大多已經起床,兩人會安靜對坐吃完早餐。而渋谷出沒的時間變得很不固定,有時是午飯,有時是消夜,有時是拿著幾瓶酒就跑了過來。
即使知道渋谷的過去,村上的態度也絲毫沒有改變,頂多就是在渋谷醉倒時會不吝嗇的充當抱枕。不過那時候村上大多也已經醉倒在橫山身上,三個人就像骨牌層層疊在一塊。

極陰之地的驅逐(六)


※ J禁,無限大,橫雛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六、

丸山將故事追溯到那個熱得連知了都倦怠的夏天,他變回貉的原形穿梭林間,想盡快趕到長老們指定的開會地點。踩踏枝葉的腳步沙沙沙沙,丸山只顧一路前行,卻在霎時聽見一句:”丸山隆平!停下!”
無法動彈,歲月彷彿在呼喚裡靜止,丸山只能勉強轉動眼珠,最後發現樹下一名瘦小的黑髮少年。
少年的眼睛迎著光,像水晶珠透澈清亮,丸山望見他絢爛多彩的氣,也目睹那細微殘末,卻清清楚楚屬於言靈的特殊火花。猶如彼岸花開,鮮豔的紅映照在少年臉龐,叫人不捨離去,只能日夜思念。
後來渋谷說著只是怕丸山踩到他設下的陷阱所以叫住他,但丸山的意思是相逢自是有緣讓我們來作好朋友吧。
於是那隻貉混入了人群,跟爽朗的少年們一同出遊,也陪他們一起在月光下談心。那幾乎是丸山百年來最美好的記憶,只是越是美好,越代表無法超越。

極陰之地的驅逐(五)


※ J禁,無限大,橫雛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五、

橫山變了。望著手機裡三天兩頭傳來的訊息,“我跟村上去一趟熊本”、“村上把我的現切鮪魚吃掉了”、“我們要出發去箱根了”,渋谷由衷體悟到什麼叫作炫耀,卻又覺得來吧來吧我撐得住。
畢竟他們是風風雨雨一路走來,真正同甘共苦的兄弟。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