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僅一問

6EOagw7IoCIAYbBz3NJkiq.jpg

真的是一代大師

彩稿手法的多方嘗試,不受限的構圖藝術,
水墨製成的獨特網點,還有卓越的透視和表現力
我在黑白稿和遊戲設定那區看了特別久,
想著我們明明有那麼傑出的前輩,但為什麼這份精神卻日漸隱沒

遊戲人物設計那邊太喜歡融入中國元素的手法了,京劇boss帥到爆炸
另外也說到基礎的"形"的概念,
內部細節再精巧,重點還是要從外形輪廓上就留下印象,光靠剪影就能抓住目光

後面有個展區是影片,內容由其他人講述老師嘗試了什麼樣的非筆素材來作畫
裡頭有一句話一直在我耳邊繚繞
"畫圖對他來說太簡單了,他想畫什麼都能畫"
但即使是這樣的大師,也還是不斷的嘗試、創造,這才是他能撼動人心的主因

之前偶然聽到鄭問展策展人——鍾孟舜老師的廣播訪談,
除了知道鄭問老師對作畫的精益求精,執著龜毛(把毫雕帶入創作到底是???)
還有把畢生都獻給了漫畫這件事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裡的潰爛王其實是老師的自繪,無論樣貌還是穿著都和老師神似
而鍾孟舜老師也說到,其實在發現鄭問老師辭世時,他倒下的模樣,也跟潰爛王的某一格畫面神似
於是想起那句 「我不再因你而潰爛」
或許人間是是非非,之於鄭問,也不過就是筆尖的一滴黑墨


吳明益:磨石成鏡的潰爛王——關於鄭問和他的作品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792-96967a9a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