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28-36 摘要


28 「一錯再錯才會知道什麼是正確答案。」


「真的很謝謝,也謝謝你願意贊助我們的節目。」橫山語畢便深深一鞠躬。
「哪兒的話,是好節目啊,我也不是只聽村上幾句話就扔錢的人,有好好研究過的。」
「……村上說了什麼嗎?」發現心跳越來越快,橫山有強烈的預感。
「他沒跟你說?……確實是這種人。」大前輕揚嘴角後接續說道:「去年夏天吧,我在一家叫【鳥居】的店喝酒,他一跛一跛走過來我還以為出什麼大事,結果只是推銷員而已,一直跟我說這節目會很棒,投資下去會回本,明明在求人卻拿了麥茶來,被我罰了三杯。」
面對如此和藹可親的笑容橫山卻無法反應,僵直的身軀只有腦海不停倒轉不停回播,直到符合的場景出現。

= = = = =

「爭吵過的那些事,現在回想起來真的都無關緊要,當時會這樣傷害對方,一定是因為過得太幸福的緣故。」

一定是太幸福的緣故,被你愛著太幸福的緣故。



29 「逃避過後卻依然找不到更好的出口。」


翻開大樓信箱發現裡頭放了個沒有住址的包裹,覺得會不會是惡作劇,帶著惶惶不安的心情拆開後,卻在瞬間紅了眼眶。
包裹裡是一個紙盒,紙盒裡裝載一顆只有在二次元看到過的一星龍珠,打開了塞在角落的信,上頭是明顯心不甘情不願的筆跡。

居然逃跑了!我們的友誼只有這樣嗎?不想讓你許願所以自己去找龍珠吧!
PS‧如果連我都不知道你家在哪,你就連龍珠都見不到了,所以第一個來找我吧!
                            錦戶亮

真是太過可愛的一群男人。橫山揉了揉充滿酸楚的鼻頭,覺得人生中難得有這樣效法偶像的機會,連一秒都不想浪費。



30 「傘下的人一直動也不動等待。」


「……抱歉。」小小聲地,彷彿低喃。
「你說什麼我沒聽見!」幾乎是十倍的音量吼回去。
「抱歉,真的很對不起。」
「你根本就不知道你自己做錯什麼吧!」
「夠了吧!我都跟你道歉了!」
「橫山裕!現在不只是你跟我的問題,你要是不改過來你這輩子就毀了你知不知道!我不可能再這樣縱容你下去!」

縱容。這是村上這陣子想到最好的形容詞。
他一直想著橫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人,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滿口謊言卻面不改色的人,終究還是自己的縱容。第一次的時候沒有阻止,第二次的時候也不追究,一昧的信任換來只是又一次的背叛,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不可以讓他臨死之前才知道要後悔。
就算你不喜歡我也好,討厭我也無所謂,這樣的傷害對你才是真正的幫助。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應該騙你……,我、我只是怕,很怕……」一層一層瓦解掉最深的防備,開始顫抖的尾音有著無助的脆弱,橫山手中的提袋被鬆開的指尖拋棄,咚地幾聲有好幾顆龍珠就此滾了出來。
看著此情此景的村上握緊拳頭,知道還不行,還沒到時機。

「……如果有龍珠就可以完成願望了,所以給我。」抬起雙手直直向前,橫山接近乞求的姿勢讓村上心頭瞬間抽痛。
「你到底是要什麼願望!到底什麼願望讓你那麼拼命啊!」

「……我想跟你在一起。」



31 「直到再也無法分開。」


「早安吻啊。」仰起的眼眸輕眨。

救!命!啊!這傢伙是誰啊!這麼可愛的傢伙是誰啊!
心頭小鹿彷彿都搭上飛行器亂跳亂撞,為了尋找出口橫山只能使勁大喊:「我、我也不是什麼時候都想接吻的!」
「……喔,那你什麼時候想?」絲毫不受影響的村上維持原姿勢,眼神卻比剛才更清晰了一點。
「至少、要在你可愛的時候。」為了讓這句話成真,橫山拼命將視線定焦在鬍渣上,兩顆眼珠動也不敢動。
「所以我不可愛的時候你就不肯親我囉?」
「你一直都可愛啊!……不不,我在說什麼,就是……」
話還沒能說完,太過混亂的橫山就被村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唇瓣輕啟早安。

「我覺得你現在世界第一可愛。」

完全清醒的村上燦爛笑著,橫山只覺得整個人在陽光下快要融化。



32 「能出生在這世上真是太好了。」


「當初搬進來的時候就覺得不會住太久,沒有拆封是對的呢!」
「你根本只是懶吧!」神速揮舞右手重拍丸山腦袋,村上哭笑不得的表情流露出很多很多近乎羞恥的感激。
「……不過裕ちん要負起責任喔!」晃動兩下恢復清醒,丸山逕自走到橫山身旁,橫山則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
「我、我會幫你找新房子的。」
「才不是這種我自己可以解決的小事,要裕ちん出馬當然是只有你才能做到的。」眨了彷彿會掉出星星的單邊眼睛。
「什麼啊你……,我聽不懂。」這傢伙胡鬧起來真的很難纏。橫山在心底哼哼地苦笑。
於是丸山右手抓起村上,左手抓起橫山,三個人頓時連成一線。
「要好好相處喔,即使你們看不見,我卻能深深感受到你們的牽絆呢。」

世界上每個人都有缺陷,每個人都在追求自己失落的另一半,卻往往在相遇時發現無法吻合而放棄,孰不知唯有一次又一次了解、磨合,才能將對方美好的特質看清,並且吸收到自己身上,藉此完整一個獨特而美麗的靈魂。
丸山不停交替看向兩方,幾乎肯定再也沒機會見到如此真實的靈魂伴侶。



33 「這真是個貪婪的人啊。」


「……。」橫山試圖解釋卻發現力不從心。村上說的沒錯,自己內心深處某個地方,還是希望他像個妻子待在家,只要在自己工作回來時溫柔說著“辛苦了,飯做好了快來吃”這樣就行了。徹頭徹尾是個大男人,有著對傳統家庭的憧憬。
將腰際間失去力道的手拉開,村上轉過身注視無言以對的橫山,頓時以略顯沮喪的神情說道:「我破壞了你的期待?」
「……你在想什麼!怎麼可能!誰會去期待一個笨蛋啊!」被眼神戳進了心底,橫山不明就裡的放大音量。
「我到底是有多笨……」
「就算跟期待不一樣我還是愛你啊!笨蛋!」

我愛你啊、我愛你啊,不管你是怎麼樣的人我都愛你啊!
因為愛是沒有什麼道理的,要去講道理就根本不算是愛了。
說完話的橫山以為整個人都要燃燒起來,感到無比羞恥,卻又如釋重負。



34 「至少不讓你再哭泣。」


「……不想吵架、不想被討厭,……不想跟你分開……。」
即使有如阿基里斯的堅強,都會有一處是脆弱的。
橫山聽著耳邊傳來有些沙啞有些顫抖的嗓音,只覺得心臟又痛得快要碎裂,於是果斷地回抱住對方,咬緊牙關說出:「不吵架、不討厭你,也不會跟你分開。」

如果你最脆弱的地方是我的話,那我最堅強的地方肯定也就是你了,
因為我們就是這樣互補的兩個人,不是嗎?

安穩躺在床上的橫山,側身看著村上沉沉睡去的臉龐,感覺很幸福、很平靜。
雖然還是想當一輩子的小孩,但為了保有這樣的安心,自己也會很努力很努力,至少不讓你再哭泣。

做得到嗎?橫山這樣問自己。
做得到的。橫山知道村上會這樣回答自己。



35 「眼底那種調味料。」


二宮因為工作關係於開場後才進到【鳥居】,不過熱情無比的告白歌及渋谷生日慶祝砸派大典都沒有錯過。
「我看到ヨコ被女生叫走囉。」因為是在視野極佳的中間位置,二宮一下就發現村上的身影,並以饒富趣味的表情說著剛才所見。
「ヨコ很帥啊,被叫走是理所當然的吧?」村上毫不在意的回答。
「就不怕被拐走?都是些低胸、巨乳。」
「不會啦,要喜歡上別人早就喜歡了,這點自信我還是有的。」像趕蒼蠅般揮揮手,村上微笑著眨眸,眼神宛如醉了掩上層層朦朧。



36 「愛。」


你說啊,愛這種東西究竟是什麼呢?
是在耳邊低喃一輩子都不離開嗎?是在接吻之後熱情的擁抱嗎?
這些都是吧?但也不是全部吧?

孩子出門時,媽媽幫忙打點衣服,這不是愛嗎?
老師上課時,責備了不好的地方,這不是愛嗎?
朋友獲勝時,毫無保留大聲歡呼,這不是愛嗎?
家人相處時,不說話也不覺得怪,這不是愛嗎?

各式各樣的各式各樣的,比花還要繽紛比海還要寬廣,這不都是愛嗎?
有人說愛一個人,是因為在一起能感受到幸福。
但仔細想想跟你在一起也不全是開心的事,我們還是會爭吵,還是會不經意傷害對方,只是即使流下眼淚也不覺得白費,即使疼痛到心碎也不想要道別。

好難喔,愛這種東西,大概一輩子都不明白吧。

但就是因為我不明白,所以你才會在我身邊,不停提醒我什麼是愛吧?

我們就像完全相反的兩個人,這樣的兩個人究竟為什麼會相遇呢?
一定就是為了彌補對方缺少的那一部份,成就兩段完美的人生吧。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因為我們如此相愛。

如此相信,愛。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763-a31a7b69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