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敗の戀人

1257.jpg

隨手寫寫。鳥貴族偵探設定。橫雛交往後的事。配了圖後覺得好色啊


橫山很少那麼焦慮,至少在跟村上交往之前,他沒有那麼焦慮。
今天是村上出差回國的日子,橫山早已經在手機行事曆裡標記好班機和時間。雖然說出不一定有時間能去機場迎接,對方也回以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可以回家這種理所當然的發言,但橫山不是沒聽見轉過身後村上那幾近錯覺的嘆息。
其實吧,如果村上對他撒嬌任性,橫山頂多就是佯裝困擾隨後便會答應了,只是村上不會這樣做,橫山很清楚,對於會勉強橫山、帶給橫山麻煩的事,村上一件都不會做。
既然如此就快點回覆我的訊息啊!橫山盯著超過二十小時都沒有動靜的手機,簡直想拆開來檢查是不是哪個零件出了問題。


「你再這樣盯著我怕電池都要爆炸了,放鬆點吧,村上可比我中用多了。」大倉喝下一口花茶,不疾不徐的接受橫山一記白眼。
大倉說的橫山自然明白,更嚴格來說,如果真的出了事,村上的解決能力和條件一般人大多望塵莫及,於是眼下情況簡單解釋,就是向來積極貼心不惹事的戀人突然失了音訊,這實在很難叫橫山接受。
「……那傢伙身邊沒什麼像樣的人手啊……」自言自語般的低喃,橫山覺得村上要是再不回應,他就會開始怨恨起放不下大倉的自己。明明大倉身邊還有像安田或渋谷這樣足以信賴的人才,村上身邊卻什麼也沒有。
「橫山,你未免太緊張了吧?」
「怎麼可能不緊張?要是出什麼事……」橫山話剛到一半,便看見大倉那雙含笑的眼眸,他立刻察覺自己被玩弄了,卻又被無可名狀的情緒挑起。

「……不管你怎麼想,他是很重要的人,我不希望他出事。」

要看一個人的真實心意,就要看那個人在其他人面前談論自己的樣子。
如果是在本人面前,或許會因為彆扭害臊而說不出什麼好聽話,但是在村上不在的場合,橫山並不想委屈對方。
是重要的人,是經過無數次思考後下定決心,很重要很重要的人,這份心意不會因為任何眼光而退縮。

「我覺得很好啊,村上對我來說也是重要的朋友,所以他一定沒事的。」將喝光見底的水晶杯輕輕放至軟墊,大倉揚起優雅的嘴角,橫山則是抵抗著管家迅速整理環境的本能,硬是給了一記癟嘴哼氣。
說時遲那時快,大門的電鈴響了起來,橫山雖然煩躁還是敬業的走向大門,拉開手把說道:「歡迎光臨,請問……」
「我回來啦!」隨著過份爽朗的口吻,下一秒橫山只感覺頭被對方狠狠下壓,心卻反方向的被急速拉起。

「啊啦,村上你回來啦,這帽子挺適合橫山的。」似乎是預料到了,緩慢步行到門口的大倉幾乎沒有時間差的填補空白的沉默。
「雖然橫山戴什麼都好看,但這頂帽子真是一看就喜歡,不買不行啊!」語尾還黏有嘆息,村上貌似沒有分毫旅途奔波後的疲憊。
「……你為什麼這時候回來。」語調和頭一同下降,帽簷陰影遮掩住橫山的雙眼。
「嗯?啊,因為早一點的班機還有空位,想說沒什麼事了就先回來了。」村上的口吻滿是笑意,似乎對自己的決斷頗為得意。
「……那訊息呢?為什麼不回我訊息?」
「嗯嗯?有訊息嗎?工作完我就直接去機場了,改完班機就直接上飛機,是不是飛航模式沒接收到啊?我看一下。」說完話的村上將手伸進口袋貌似要掏出手機。
「不用了,不需要。」橫山將帽子取下同時啪的一聲反壓上村上腦袋,村上被這莫名暴行悶得退後一步,來不及阻止橫山轉身跨步的身影。
「等、等等,橫山……」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村上終究是為了橫山才到這裡,沒有理由讓對方離去。
但在村上準備追上前時,大倉伸出手臂攔住了他。

「你都沒有回應,橫山他很擔心你。」
「……啊……這樣啊。」村上頓時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別看他這樣鬧彆扭,你回來他心底很開心的,等下哄哄他幾句就沒事了。」
「我沒哄過他啊,我都是真心誠意的。」略為噘起上唇,村上可不想讓大倉覺得自己對橫山跟以往對待女生是同一種招式。
「這我倒也看得出來,你們倆個都很好懂,一點意思也沒有。」
「才沒有,我費了多大工夫才打動橫山你又不是不知道,不過你這麼關心我們,謝啦。」村上拍了大倉手臂權當感謝,準備前進時又被大倉攔住。

「不是,你這做什麼,該說的都說完了吧?你總不是要跟我討禮物吧?」村上並不認為跟同樣財力雄厚的大倉有必須禮尚往來的庸俗交情。
「該說的是說完了,但你鞋子沒換之前我是不會讓你踏進我家的。早上やす才徹底整理過一遍,誰都不准弄髒。」決定今天有潔癖的大倉如是說。



擔心這個暴發戶的我真他媽是個傻子,這世界有什麼事是錢解決不了的?蛤?啊,帽子應該帶進來的。
躺在床上滾完兩圈的橫山彷彿拉回一些理智,但總體而言還是有些火大。
即使知道沒看訊息是有理由的忙碌,即使知道對方百忙之中還是記得為自己買禮物,即使知道提早回國肯定是為了早點看到自己……啊,不行,我現在可是在生氣啊!
橫山又在床面翻過半圈,把頭壓上枕頭,望向一塵不染的天花板。
……不過聽聲音很有精神,太好了……。
或許是柔軟的枕頭沉澱了心思,橫山沒有察覺自己揚起的唇角,卻聽見了房門外細微的踏步聲,忽遠忽近,不難想像對方是在躊躇轉圈思索最佳的敲門時機。
出國一趟直性子倒是收斂了啊。橫山苦笑一聲,從床鋪爬了起來,隨後將手按上門把,耳朵則貼附門板,等到腳步離得最遠那一刻打開房門。

「啊!橫山。」連忙站直身子,村上雙手抓著那頂要送給橫山的黑色爵士帽,戰戰兢兢的表情顯得十分緊張。
「你在這幹嘛?不回去休息?」用著挑釁的低氣壓口吻,橫山無法避免的口是心非。
「我還是想把這帽子給你……。」雙臂伸得筆直,村上將帽子擺到橫山面前,抿嘴垂眉的可憐模樣讓橫山心頭一陣抽痛。
「……我收下了,回去吧。」將帽子接了過來,橫山一邊恨透自己的裝腔作勢一邊打算關門進房,而在轉頭瞬間村上不偏不倚擁抱上來,將整張側臉緊貼橫山後背。
「是我不好,對不起。」
村上彷彿悶進衣服的懇切聲線竄進耳裡,橫山剎時覺得自己簡直是天底下最差勁的男人,明明知道對方所有心意,卻還是想緊緊揪住這些好換來更多的退讓寵溺。

「……為什麼道歉?你做錯什麼了。」橫山邊說話邊緩慢轉過身子,最終與村上面對面。
他看見對方一雙大眼泛起薄薄水霧,簡直捨不得的想要一點一點用親吻拭去。
「我不該讓你擔心的……。」村上眼睛用力眨了兩下,猶如深刻的反省。
「……你就這樣不吭一聲改行程,沒想過我會去機場等你嗎?」
「你不是說不會去嗎?」
「我是說“可能”,再怎麼樣我也是你的男朋友,去接機又不是什麼難事……。」橫山眼神飄移,卻不忘用餘光確認村上此刻的反應。他多少是有些自覺的,他是那麼喜歡村上有些驚喜有些害羞同時又藏不住滿腔愛意的目光,就因為喜歡到不得了才忍不住兜著圈子說話。
「……你果然很溫柔呢。」村上輕輕說著,隨後將頭枕上對方頸窩,像在汲取養分般深吸一氣,「所以在床上對我兇一點也沒關係。」
腦子頓時被帶有氣息的誘惑勾勒出滿坑滿谷不可描述的畫面,但橫山還是保持鎮定的只用右手回摟住對方腰際,低聲喃道:「……晚上我再去找你,做好準備吧。」
「我全部都會準備好喔,包括那裡也是,就等你來欺負我。」
啊,不行,我現在只想將這個人剝光然後狠狠插進去把他弄得亂七八糟直到哭著說不要不要了為止。

最終橫山只是回應一聲“嗯。”隨後瀟灑的放開對方,以不容侵犯的神聖容顏揮了兩下手示意要村上回去。
而在村上獨自哼著小調走下樓,與咬下一塊法式麵包脆餅的大倉照面時,後者忍不住失笑道:「這麼快就哄好了啊。」
「我可是真心誠意的。」村上用右手拍了拍胸膛,隨後笑得露出了虎牙。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760-d513fbf9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