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省思

果醬專輯買了可是光碟機有問題就一直沒看DVD,今天終於能看了,覺得很喜歡這樣的節奏
我本身不是很喜歡看綜藝的人,當然歡笑也是很重要的部份,只是就觀賞者的角度,我比較喜歡去觀看"本質"
我喜歡那些漫不經心,或是若有所思的一瞬間,會忍不住想去揣測"你究竟是怎麼樣的人呢?"
那些近似本質的東西會引起我的興趣,就因為有興趣才會不斷不斷的去觀察,直到我覺得"就是這樣了"為止
當然這些都是很個人的東西,我也知道我不可能得到真相,但我也不過就是想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而已

福岡旅行的種種不順利讓我發覺了很多事,那些是在順遂的時候沒辦法看見的東西
掉了錢包時真的很震驚,會覺得"怎麼會發生這種事",然後告訴自己"之後會順利的"、"至少損失不大"
那時候在噗上得到很多回應,讓我覺得"啊啊有這麼多人關心真感動啊",所以之後的不順利反而不願意說了
該怎麼說,一次倒楣還可以尋求安慰,但第二次反而會讓我覺得自己很可憐的樣子,但我並不覺得自己可憐
當然,一般來說在五天四夜的日本行裡的第三天扭傷腳真的挺可憐的,所以我不想特別張揚(笑)

那時撐著扭傷的腳站在蛋頂時,我有一瞬間想著"我到底為什麼要在這裡?"
但是演唱會結束後,我也很清楚"我就是為了這個才在這裡"

演唱會到中場時我很清楚感受到腳已經腫起來了,真的是每動一步都很痛苦,不過還是順利站到結束那一刻
我拖著右腳走下巨蛋(居然還錯過了電動梯),一步一步往地下鐵前進,進旅館前還去便利商店買了冰塊

一個人走著時腦子裡想了很多,但基本上都不是什麼劇烈的情緒
"我真厲害啊這樣都能走啊"、"路過的8er應該覺得我這樣了還來看控真偉大啊(?)"
真的是,瘋狂的在稱讚自己呢(笑) 有一種"到這個地步還能笑出來,我果然很強啊"的自我滿足感
當然我知道這樣想的自己很蠢,可是當下如果不這樣我是撐不下去的

如果不認為"自己什麼都能做到",那我就什麼都做不到了

在旅館裡什麼醫藥品都沒有,也沒有餘力再走出去買
晚上睡覺時想著要綁緊還用紙膠帶和襪子之類的硬ㄍ一ㄥ起來,腦子都活了(笑)
隔天完全是動不了了,碰到地板都會軟腳摔下去的程度
那時候也很感謝旅館有附輪子的椅子,一整天都在房間滑來滑去(大笑)

考慮到最後是非得要移動去搭飛機,所以要在空檔時盡可能恢復,真的是,悠哉到不可思議的一天啊
我在那一天忍不住想著"其實像這樣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想,才真正算是假期吧?"
一但這樣思考反而蠻享受那一天的,簡直是近幾年來少見的放鬆

當然還是有跟親友聯絡,大家也蠻關心我的狀況的
也有思考要不要跟同樣在福岡的同好打聲招呼,但後來還是放棄了
就覺得別人也是假期來玩,就不要因為自己的狀況去打擾別人,我也沒有糟到非得要人趕來協助這樣
或許真的是逞強吧,但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所以直到回國前我都覺得自己頗平靜

真正動搖的是在我回到台灣打電話給家人那一刻
那時候我打電話要我哥來接我,我雲淡風輕的說了"我腳扭傷了,是還可以走路啦,但你可以來接我嗎?"
是在掛掉電話之後,才忍不住哭了出來
是在我發現自己其實需要幫助,其實我很軟弱那一刻,眼淚才不受控制的掉下來
但其實我早就過了最糟糕的時候,所以我覺得人的心是可以改變的,是可以欺騙的,是可以靠自己控制的

於是我忍不住思考自己究竟要什麼,我心裡頭究竟需要什麼,然後發現其實我什麼都不要

我真的不是個有欲望的人,錢的話夠用就好,健康狀態是希望至少可以死得痛快點(?)
被太多人注目反而會讓我不自在,也不會想用服裝或物件裝飾自己,表面的評價對我來說並不重要
至於創作之於我比較像是日記,現在更加明確的變成"僅僅是給我自己閱讀就可以了"的情況
當然偶爾還是會貼貼東西,但相比總創作量,有公布的終究只有一小部份,反正比我優秀的人那麼多也沒差

現在的我沒有想要追求、執著的東西,頂多就是"這樣蠻有趣的我去試看看吧"
我不知道這種情況是好是壞,也不需要其他人幫我評價好壞
我只是現階段想要這樣活下去,或許哪一天我又變得不同也說不定

也許現在是我最自由的時候,渴求跟不滿是個順序,沒有不滿就沒有渴求
所以我去哪裡都可以,因為我什麼都不需要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749-36768ad2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