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陰之地的驅逐(十二)


※ J禁,無限大,橫雛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 本章開了台跑跑卡丁車,請未成年者自重迴避



十二、

這頓火鍋村上吃得心亂如麻,他覺得橫山太奇怪了,真的太奇怪了。
光是一路牽著手前往超市,心中各種困惑讓不到一百公尺的路程彷彿有一公里之遙。更別提挑選食材當下,自己說了“すばる好像不喜歡香菇吧,那就不買了”,橫山只是回應“今天就我們兩個吃,你喜歡的話就買,我聽你的”。
太奇怪了,這種溫柔到好似被捧在掌心的感覺,讓村上不由得毛骨悚然。


「肉是不是買太少了?下次可以買多一點。」將鍋中煮熟的豬肉片放進村上碗裡,橫山認真翻找還有沒有未開封的食材。
「夠了夠了,我吃得夠飽了,倒是你好像沒吃多少……。」印象中橫山似乎把多數時間都放在烹煮上,而自己碗裡的佳餚則不斷累積成一座小山。
「你吃飽了就好。」揚起唇角,橫山對村上微微一笑,比起湯中的春雨更加晶瑩透亮,那個瞬間村上感覺自己耳朵不爭氣的燙紅起來。
「……那個,我是不太想這樣想,但你今天是不是聽到了什麼。」望向還泡在鍋裡的大白菜,村上對眼前異狀想來想去就只有這點能解釋。
「你是指什麼,你跟丸山的對話嗎?」
啊啊啊啊果然啊。聽見回應的村上第一時間將頭趴往桌面,迅速用雙臂圈出一個洞將臉掩埋。
「為什麼是這個反應,是關於我的事難道我不能聽嗎?」橫山語氣平靜,聽在村上耳底卻是波瀾萬丈。
「你平常不是不會往廚房來的嗎……。」可惡啊絕對是被丸山設計了,下次非得要好好教訓他一頓,乾脆把他泡進水裡當火鍋料算了。
「如果不是剛好走過去就聽不到了吧,是很熱情的告白啊。」
聽言的村上保持悶頭反覆吸吐幾口氣,隨後猛然仰首,有些自暴自棄的喊道:「沒錯,我就是喜歡你,難道不行嗎?」
「我沒有說不行啊。」
「才怪,你一定覺得很麻煩,想說“明明只是個命定之人還想得寸進尺”。」
「如果是我討厭的人我確實會這樣想。」
「對吧!我太瞭解你了!我是不會找你麻煩的,你放心好了!」
說完話的村上旋即起身,向外走了幾步後突然從脖頸,延伸到背部,整個人向後傾倒在一股熱度。他感覺自己的心跳震耳欲聾,彷彿在預告什麼驚人結局。

「可是我不討厭你。」
「不對,正確說法是,我喜歡你。」

橫山的聲音太過靠近,而吐息過份真切,以至於村上連說服這是一場夢境都辦不到。
「……可是你不會覺得噁心嗎?我畢竟是個男人。」低眸就能看見橫山緊緊環抱自己的雙臂,村上注視著微微浮出的青筋,充滿男子氣慨。
「我不親你也不抱你,卻還是跟你在一起,就代表我是真的喜歡你。」
「果然不行啊……。」
「我原本是這樣想的,但我果然不是這種人。跟すばる說的一樣,我不是那麼溫吞的人,不可能什麼都不做。」
「等一下,我應該不是你喜歡的類型吧,這樣也可以嗎?」
「你為什麼話只記得一半,大倉明明也說了“要心動也沒那麼難就是”。你平常不是很正向嗎?為什麼這時候淨往壞處想。」
「因為太像假的了,我簡直懷疑等一下すばる就會拿著整人成功的牌子從旁邊跳出來。」
「才不會有這種東西!我是認真的在跟你告白,相信我啊!」用力將村上轉了半圈,此時兩人四目相接,橫山望向村上那雙清澈的眼眸,覺得再也不想讓這雙眼睛感到悲傷。
「……你親我一下我就相信你。」
村上尾音甫落,橫山嘴唇毫不遲疑立刻貼合上來,就像不留給思緒分毫餘地,吻得密切而真摯,恨不得將情意完全傾倒,從頭到腳狠狠掩埋。
“這個人絕對是肉食系的啊”,充滿侵略性的吻叫人無法呼吸,村上覺得自己環抱的既是浮木也是沉舟,全憑命運安排。



隨意攤開的被褥顯得凌亂不堪,但現在沒有人有餘裕顧慮。吐息在唇齒交纏間加速滾燙,此時的村上將主導權交給橫山,所以橫山能毫不費力掃蕩對方齒貝,在尖銳的虎牙側徘徊,吸吮滑潤的舌肉,越趨霸道的舉動直到唾液從唇縫間滑落才短暫消停。
「……你不先脫掉嗎?」在指腹抹去唾液的空檔,村上輕聲詢問。
被這樣一雙漫起水霧的深邃眼眸注視,橫山只感覺自己正墜落進去,不管是從全身傳來的炙熱滾燙,或是叫人窒息的甜蜜香氣。
橫山曾經思考為什麼他總會對村上有特殊感受,彷彿時時刻刻都在提醒他村上的存在。後來意識到那都是純粹的吸引力,猶如飛蛾撲火,村上之於橫山的意義就是如此,從第一眼起就是如此。
於是橫山一把脫去上衣,露出白皙而優美的肌膚曲線,他知道自己的身材肯定沒有長年運動的村上精實,但是無所謂,他知道村上也無所謂。隨後他近乎急迫的舔吻對方脖頸,雙手探進寬鬆的運動衫,指尖順著漂亮的腹肌稜線緩緩上移,接續褪去。他連綿啄咬對方鎖骨,感覺村上鼻息輕顫,於是按捺不住的掐揉胸前突起,果不其然聽見更劇烈的喘息,未料此時村上冷不防將雙腿盤上橫山腰際,稍一用力便讓兩人胯下相貼,兩具明顯的硬挺無可避免摩擦,橫山對這樣的刺激不禁皺起眉宇。

「你不要隨便亂來啦。」橫山可不想讓村上的天然毀了寶貴的一夜。
「就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硬起來了……。」村上嘟著腮幫子傾訴。
「沒有理由硬不起來吧?」明顯的挑釁讓橫山覺得自己太陽穴旁的青筋微微抽動。
「難說啊,說不定跟你想的不一樣。」
於是太陽穴旁的抽動變成心頭上的抽痛。橫山注視村上些許怯懦的神情,一瞬間明白對方或許比自己還要緊張。
於此橫山再不想猶豫什麼了,他掙脫村上的盤踞,將那雙嬉鬧的腿岔開固定在自己左右兩側,村上因此雙腿大開毫無防備的面對橫山。
「……你最近有處理這裡嗎?」橫山說完話低下頭,牙齒咬住村上運動褲的綁繩,一個用力將結扯開,隨後手指扣住褲頭一點一點下拉,就像需要鄭重公開的展示,步調緩慢的揭露裡頭早就精神奕奕的產物。於是突破包覆的極限,肉紅色的陰莖立馬彈跳出來,頂端已經溢出些許黏液。
「這是正常的生理需求吧。」對這樣的攻勢感到緊張,村上紅著耳朵卻強裝鎮定的模樣更加燃起橫山的戲謔心。
「所以你是想著什麼做的?」橫山重新將身體欺上,兩個人的胸膛相貼,他一邊靠在村上耳邊說話,一邊用右手來回揉捏對方越趨硬挺的分身。
「……為什麼要告訴你。」對於明顯的陷阱題,村上沒有自己跳入圈套的興趣。
「不告訴我也無所謂,反正你今後只能想到我了。」
橫山用著再甜膩不過的口吻在耳邊傾訴,村上不由得一陣輕顫,他猛然抓住橫山手臂,分不清是推阻還是催促,此時橫山卻用姆指按住鈴口,感覺手裡的陰莖不滿的一跳一跳,他不禁撇嘴輕笑,隨後含咬著村上耳垂,再以舌尖探入耳道打轉,溫熱、濕滑又淫靡的感受一湧而上,讓村上下意識挺起腰桿。

「吶,我可以繼續做下去嗎?」連迂迴都顯得浪費,橫山只需要一個答案。
「我也沒打算停下來啊。」而村上並不吝嗇回應。



情欲的流動就像無法抑止的沙漏,稀稀簌簌的滑落,最後堆滿。
繁瑣的準備工作並未消磨橫山的耐心,從淺出到深入,他不著痕跡的步步逼近,直到村上無法自己的扭動腰際,他便一個使力抓起村上臀部,接續自己振腰向前,瞬間兩具身體緊緊相連,村上也不由得溢出一聲嘆息。
「……你先慢一點……。」配合著擺動腰身,村上眉心輕皺,努力讓自己儘快適應。橫山則是一邊平緩抽插一邊調整位置,他不討厭這種觀察活動,因為這能讓他更加認識村上這個人。
於是在他看見村上咽下口水時,直覺這種強度已經不夠了,所以十指抓住對方腰桿,以不容拒絕的態度使勁撞擊。橫山能感覺陰莖不斷和穴徑嫩肉磨擦,像是不讓離開的擠壓彷彿自己被狠狠渴求,被緊緊包覆的飽滿充斥情色,這讓橫山著急的想要更多,宛若貪婪的青春。

喘息、肉體拍打,還有淫靡的潤澤聲在房內迴盪,橫山注視流下的汗水不停灑落在村上也充斥汗液的赤裸身軀,看著兩方晶瑩融合,最後撐不住重量的順著曲線滑落床面,那一刻他真實感受到自己和村上合為一體,不只是性,還有更重要、澄澈的東西。
隨後橫山強力撞擊兩下,仰躺的村上不自主彎起腰板,想要更多刺激時橫山卻猛然拔出,在對方來不及反應之際將整個人翻了半圈,旋即以後背姿再將陰莖狠狠插了進去。來去太過迅速的快感讓村上無法克制的呻吟,下一秒只能跟隨更加猛烈的節奏起舞。
橫山發現自己喜歡這個姿勢,一方面是可以埋藏得更為深入,另方面則是村上結實有勁的蝴蝶骨。只要注視村上因興奮而繃緊的肩脊,橫山就能看見那彷彿隨時都會衝破血肉而出的蝴蝶骨振翅,模樣性感又叫人著迷。
說到底這個人的一切自己都會喜歡的。橫山腦海無預警浮出這句話,猶如命運的指示。

保持身下規律的抽動,橫山右手扶著對方胸側,不斷用指腹掃過乳尖,左手則套住對方硬挺的分身,順著擺動上下撫弄。強烈的快感像電擊一陣一陣酥麻,村上開始有些頭暈,所以試圖要推開橫山抓握自己陰莖的手,但橫山不僅沒有就範,反而更固執的糾纏,這讓村上更加喘不過氣。
「……不、不行……ヨコ……」話語顯得片段,村上整張臉漲紅,覺得氧氣啊、理智啊,都被這個男人一點一滴抽乾,他不由自主掉下眼淚,渴求著多一份憐愛。
「只有我能讓你射出來。」說完話的橫山毫不留情上下套握,水澤聲響清亮到令人羞澀。
此時的村上全身都染上一層薄紅,他無法自己的左右扭擺上身,像是意欲要從什麼掙脫,可是橫山卻緊緊箝制住他的下身,村上逃不出慾海翻騰,之後腦內一片虛白,淚流滿面的用力痙攣,在橫山掌心射了出來。
橫山從對方癱軟的反應知道還在高潮餘韻,於是他將手中的精液塗抹在穴口附近,隨後在那副軟綿綿只能任由欺負的身體裡猛烈撞了幾下,察覺對方近乎顫慄的縮緊後也滿足的射出,僅留下一聲通往天堂的嘆息。



「你應該是真的憋很久了吧?」
在橫山清理完環境慵懶躺回被窩時,迎接他的是村上疲憊又若有所思的雙眼。
「嗯,好幾年沒有做了。」雖然想聽到更適合調情的話語,但橫山不介意村上的提問。
「為什麼?以你的條件要找女人太容易了,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嗎?」
「你真的要在我們剛做完的時候談前女友嗎?」橫山苦笑,覺得這種話題不管放在哪裡都很敏感才是。
「我對你的過去沒有興趣,反正都已經過去了。但你是喜歡做愛的人吧,沒有理由憋那麼久啊,所以我想知道是不是有什麼原因,先講清楚至少我以後不會不小心傷害到你。」如同現在赤裸的身軀,村上一字一句說得明白,他並非好奇氾濫或想挖掘禁忌,而是單純的想避開傷口。橫山不由得伸出手觸摸他的眼角眉梢,就像在觸碰這份直率的心意。
「……這是連すばる都不知道的事,但我可以跟你說。」親吻了眼前唇瓣,橫山開始回憶過去那段寧可塵封,情願從未開始的記憶。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732-3ba0f91e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