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陰之地的驅逐(五)


※ J禁,無限大,橫雛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五、

橫山變了。望著手機裡三天兩頭傳來的訊息,“我跟村上去一趟熊本”、“村上把我的現切鮪魚吃掉了”、“我們要出發去箱根了”,渋谷由衷體悟到什麼叫作炫耀,卻又覺得來吧來吧我撐得住。
畢竟他們是風風雨雨一路走來,真正同甘共苦的兄弟。


“我知道浴衣的魅力,冷靜點,泡溫泉的時候倒是不用克制,反正你一定會訂露天雙人房。”
誰會做這種事啊,雖然我真的訂了露天溫泉雙人房。橫山嘖的一聲關掉訊息,旋即看見村上從屏風後走出,已經換好了溫泉旅館提供的浴衣。
基於體質效力,外出時間橫山和村上幾乎形影不離,關於這點橫山是有些彆扭,村上則顯得毫無芥蒂,就像剛才換衣服也是大剌剌在橫山面前就脫了起來,最後是橫山受不了硬是拉過擺設用的屏風權當隔間。

人們常說在旅行時最能看清彼此的合適程度,橫山對此深有同感。村上的時間掌控精準,對數字也十分敏感,還曾經揪出店員誤算的加總金額。途中村上自然也提問過“花這麼多錢真的不要緊嗎?”橫山只是無所謂的聳肩,回應:「不過是一點偏財運,這種程度的開銷不會有天譴的。」通靈者嘛,總有些不為人知的管道。
說完了優點,再來是缺點,如同繁星說也說不盡的缺點。在家裡的時候還不明顯,一出門橫山就感受到村上真是連個性都和自己完全相反。他不喜歡村上在發現新事物時大聲喧嘩,不喜歡村上見到什麼有趣就拉著自己亂跑,不喜歡他吃完壽司後直接剔牙,不喜歡他進到旅館就放鬆得掀衣露肚,不喜歡、不喜歡,有太多太多的不喜歡。
但卻不是討厭,就只是不喜歡。
他知道村上對自己也有許多不滿,也總會扯開嗓門直接指責,但就算再怎麼不開心,村上卻從未遠離,頂多是扭過頭賭氣個幾分鐘,最後開口:「吶,ヨコ,我們去那邊玩吧。」
是的,大概是因為聽渋谷喊過太多遍,村上也改口稱呼橫山為ヨコ。關於這點,其實並不討厭。

「你怎麼還不換浴衣啊?」把屏風移回原來位置,村上坐到了橫山面前,把兩隻腳打直平擺在榻榻米上。
「不換也沒關係吧,反正是房間裡的溫泉。」在跟村上相遇之前,橫山從未想過自己能到箱根,畢竟這裡歷史淵遠又位處深山,實在有太多未知的神靈鬼怪,就連現在,橫山只要將視線往窗外遠眺,仍能望見在空中飄浮的白色身影,所以相對封閉的室內空間是必要的。
「是這樣說沒錯啦,但是我想看你穿浴衣啊。」村上的兩個腳板晃呀晃,也在此時橫山才察覺異狀。
「……你的腳踝怎麼了?」右腳那塊明顯的瘀青在橫山眼底實在刺眼。
「腳踝?喔,爬山的時候扭到了啊。」
「你幹嘛不早說?擦藥了嗎?」
「不要緊啦,等等泡完溫泉就沒事了。」
「你是傻瓜啊?哪有溫泉那麼神奇,我去拿藥來。」橫山語畢便起身到房間角落打開行李箱,村上則是不留痕跡的往橫山方向挪近。

拿出備用的治傷痛藥,橫山看著榻榻米上的村上想了想,便逕自盤腿坐到對方腳邊,把扭傷的右腳踝抬高擺上自己膝蓋,動作輕柔的幫忙抹藥按摩,空氣中瞬間瀰漫薄荷清香,在夏夜靜謐的箱根山裡增添一抹沁涼。
「……ヨコ,謝謝你。」村上的聲音很輕,宛如飄搖的螢火蟲,閃爍微小光芒抵達橫山眼前。
「你要是變得更嚴重才叫麻煩。」並沒有看向村上,橫山直覺現在不能看向村上。
「真的有很多事想謝謝你,要不是遇見你,我根本不可能到這麼多地方,這段日子就像作夢一樣,真的很開心。」
好燙。橫山凝視自己扶著村上腳踝的掌心,猜想或許是藥效開始發作,才讓他有被灼傷的錯覺。
「……雖然我還是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但無論你去哪裡,我都會跟著你的。如果有讓你覺得不舒服、看不順眼的地方……對不起。」
彷彿煙火在眼前猛然引爆,橫山感到一陣暈眩,心跳震耳欲聾,前所未有的感受籠罩住橫山全身,他甚至有些想要哭泣。
放下村上的腳踝,橫山不敢在此時觸碰這個人,卻又不由自主想要更靠近。

橫山知道的,如果自己是寄生在腐朽的黑暗,村上則是擁抱著明亮的太陽。
即使缺點多如繁星,只要太陽一出現,誰又看得見星星。



從箱根回來的兩人給渋谷帶了一些名產,渋谷吃著明顯過甜的溫泉饅頭,好似也嗅到了跟過往不同的氣息。
尤其在村上喊著“ヨコ,過來幫我一下”,橫山會慵懶回應“好啦好啦,我來了”。
啊,分明是老夫老妻的發霉棉被味啊,為什麼不早點洗床單呢。渋谷一邊想一邊笑著把剩下的饅頭塞進嘴裡,感受到令人頭皮發麻的甜度。

「是說丸山應該會來,你注意一下。」看著忙完後走進和室,心情好似不錯的橫山,渋谷才想起了要做通知。
「來得正好,我打算過幾天去鞍馬寺一趟,乾脆問他要不要當嚮導好了。」橫山坐下後也拿起一顆溫泉饅頭,他倒是覺得甜度剛好。
「不要,我才不要他當你們的電燈泡。」毫無轉圜的否決。
「哪有什麼電燈泡,你也可以一起去啊。」實在太清楚渋谷的個性,橫山把手中食物吞了下去,往後挪動身子。
「我們都認識那麼久了,你老實說,村上很可愛吧。」
「什、什麼可愛,那傢伙哪裡可愛?」
「是可愛的吧,是會讓你想把他弄得亂七八糟那種可愛對吧,好像什麼都能接受,反而叫人想狠狠欺負那種可愛對吧。」
「你到底在想什麼,我在你心中是這種人嗎?」橫山痛苦的皺起五官,不解為什麼總是要對自己和村上的關係窮追猛打。
「就是這種人想找到合適對象才不容易,難得遇見一個要好好把握啊。」渋谷雙手交叉擺胸,說得情真意摯。
「……你別老是說我,那你呢?真不打算選一個嗎?」嘴唇噘得半天高,橫山可不甘心一直做挨打對象。
「我誰都可以啊,幹嘛要選。」渋谷聳聳肩,輕鬆的把包袱抖得一乾二淨。
「是這樣嗎?那我馬上打個電話……」
「ヨコ。」
渋谷的聲音讓橫山瞬間停止動作,他知道的,接下來不會是玩笑話。

「你們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就因為有你們在,我才能繼續活下去,所以我選不出來的,我只希望你們都能得到幸福。」

你們,卻不包含“我”。
渋谷話中的絕望橫山比誰都清楚,但那不是誰的錯,真要怪罪的話,也只能推給命運。
正如同那時,師傅留下的最後一句話,“交給命運吧,這就是我的選擇。”



就在橫山陪渋谷走到門口道別後,一轉頭他就聽見村上的大嗓門。
「真不錯啊,這個豆腐又白又嫩……,ヨコ!是ヨコ啊!」對著手中的豆腐來回環視,村上露出如獲至寶的閃亮眼神。
「耶?命名嗎?」作為慣例,丸山將交換借宿的食物帶來廚房,以往橫山都是不冷不熱的收下,眼前村上的激昂反而讓丸山備感驚喜。
「對啊!怎麼看它都是ヨコ!等一下我們來煮ヨコ吧!」
「為什麼要煮我啊?」橫山靠在廚房門口,對著村上的天然皺眉苦笑。
「啊ヨコ你看!這豆腐怎麼看都像你啊!」
三步併兩步,村上獻寶似的將豆腐捧到橫山面前,橫山則是縮了縮脖子,將眼神撇開後回應:「胡說什麼啊,難道你要邊吃邊想著“啊啊這就是ヨコ的味道”嗎?多害羞啊。」
「怎麼可能,豆腐又沒味道。」村上皺起鼻子,覺得沒趣的轉身走開。
“所以我就有味道嗎?”橫山將這句吐槽狠狠壓在心底,只因為看見後方丸山藏也藏不住的曖昧笑臉。

「我現在來是不是打擾你們了?我隨時都可以走喔。」將指尖按在唇邊,丸山的態度就像酒館媽媽桑,橫山只得對丸山翻了白眼。
「明明是你自己闖進來的吧?這次打算待幾天?」
「大概二、三天吧,只是定期會而已。」
「你們的社會概念還真是很強啊,沒看過比你們更入世的生物了。」
生物。橫山這樣說著,村上這才憶起丸山不是人類的事實。
「所以說你們的定期會,是像人類一樣開會嗎?」好奇寶寶村上舉手發問。
「差不多喔,大家圍成圓圈,聊聊哪座山上的誰跟誰在一起啦,哪座山上的誰生小孩啦。」丸山老師親切的講解。
「這不就只是八卦嗎?是茶水間的OL嗎?」
「我們本來就是學習人類的一舉一動,進而成為一份子的動物啊。人類多有趣啊,好想快點成為人類。」

丸山說得眉飛色舞,好似隨時都能夢想成真。可是在村上看見橫山默然的神色時,就知道事情絕不簡單,而且對現在的村上而言,還有比當不當成人類更迫切的事。
「嘛……,既然你要住個二、三天,那我把房間挪點位置給你?」
「耶?」突兀的聲響從喉尖竄出,在察覺集中的視線時,橫山很快堵住了嘴巴。
「裕ちん,其實你是想要我跟你一起睡的吧?」瞇起的眼眸顯得格外細長,丸山戲謔的戳了橫山手臂。
「我沒辦法跟別人一起睡,你自己跟村上討論吧。」把手揮了揮,說完話的橫山逕自轉身離開。
「耶?」又是突兀的聲響,只是這次來自村上。
「怎麼了?難道村上你那裡也不行嗎?」感覺被左右夾擊,丸山雙手捧胸緊張起來。
「喔……我是沒關係啊,就把棉被挪一挪就可以了,嗯,一起睡吧。」迅速做出結論,村上看著丸山放鬆下來的表情,腦海仍舊迴盪橫山剛才的話語。

“我沒辦法跟別人一起睡”,那之前一起旅行的日子算什麼?
村上並不是生氣,只是突然感到一絲寂寞。



和丸山一起將鋪地的床墊攤開,本就不大的房間被滿滿佔據,村上很快就撲到上頭找好位置,他從小過著簡樸生活,既不認枕也不認床,只要躺著就能迅速入眠。
「不可以比我早睡著。」盯著身旁似乎也很習慣硬地板的丸山,村上有些任性的發言。
「這個很難說啊……,要是我睡著了怎麼辦?」再怎麼說也是從郊外跋涉了近百公里才到橫山家,體力上不能說沒有耗費。
「當客人的怎麼可以比主人早睡著,這是基本禮貌!」說得義正辭嚴,村上一雙眼睛在夜晚仍舊炯炯有神。
「你已經是主人了嗎?」丸山有些失笑,卻很快將嘴角抹平。
「至少在這個房間裡是吧。」漂亮的將話圓回來,村上微抬的下巴終究讓丸山笑了出聲。

「你真的跟裕ちん差好多啊,但是すばる應該會喜歡你。」
「我也喜歡すばる啊,他好有趣,光看著他我就想笑。」並不是調侃,而是發自內心的覺得有意思。
「那裕ちん呢?」
「那傢伙啊……,嗯……不討厭吧。」認真想了一下,村上撇嘴的表情顯得有些掙扎。
「裕ちん是很溫柔的人喔,只是不夠坦率而已,你可以放心喜歡他的。」丸山笑瞇的眉眼像弦月彎繞,村上頓時感到些許煩躁。
「你別光說我,那你呢?你為什麼會跟ヨコ他們認識?」村上發覺自己其實對丸山的來歷一無所知。
「我啊,是在樹上的時候被すばる叫住的,還以為會被抓起來。」
「在樹上?你還爬樹啊?」
「不是人類的樣子,是我恢復成原形的時候,這樣子移動比較方便啊,結果被すばる發現了,他叫出我名字時我根本動彈不得。」聽起來頗為驚險的回憶,從丸山的眼角眉梢卻只能讀到欣喜。
「你們不是第一次見面嗎?他怎麼知道你的名字?」
「他看得見啊,萬物皆有名,只要是言靈師都能看……」
「言靈師?」

村上的問句讓丸山驚覺失言,他眼珠子在眶內轉了一圈,決定裝傻翻過身時被村上狠狠扳了回來。
「你說すばる是言靈師?可是言靈師不是錦戶嗎?」村上抓住手臂的力道加重,丸山幾乎有變回原形逃跑的念頭。
「這、這事情很複雜的,我想すばる也不想提起這些事。」丸山發出近乎哀求的口吻。
「那好,我明天自己問他。」
「別別別,我告訴你一些就是,雖然我也不是全部清楚……」唯唯諾諾,丸山也不明白他為什麼沒辦法反抗這個人,或許這也是命運的一部份。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725-bf7dbbcd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