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貴族。偵探。

原梗來源,最末翻譯圖取自WB,僅為個人興趣紀錄,設定不會用於任何商業用途

051112.jpg

以下為個人添加設定

【就算是這樣也可以談戀愛!】

鳥貴族偵探大倉無限寵溺他的保鑣安田,
不管安田說出什麼外星話大倉都會笑著回應「我知道了,やす果然好厲害呢」,
下一秒就使眼色要橫山把情報重新整理一次(橫山無奈)
不過安田雖然語言傳達不好,作為保鑣的能力卻十分出色,
大倉尤其喜歡看安田將敵人過肩摔的模樣,
「不覺得特別帥嗎?明明個子這麼小一個卻可以把人摔得老遠呢。」

錦戶作為間諜卻被重用,大倉還老是派自家司機すばる去接送錦戶,
於是搞不清楚究竟該如何與すばる相處的錦戶,在只有兩人的車裡常常出現気まずい的狀況
但すばる表示他沒特別感覺只是腦子裡什麼都沒在想而已(放空)

村上社長很想要一個精明的管家,
常常在唱卡拉OK時向大倉說「真的不能把橫山給我嗎?多少錢你開個價吧。」
大倉表示除了橫山之外沒有人能供給最新的美食情報,鄭重拒絕
雖說如此還是會不著痕跡的製造村上和橫山的獨處機會,橫山對此曾經表達不滿,
大倉只是回以「用高級紅酒搭配六本木的夜景應該不錯吧?還是說其實不是紅酒而是一些其他的什麼?」

糟糕這個鳥貴族偵探感覺超游刃有餘wwwwwwwwwww

↓↓↓↓ 就是在這樣設定下的故事 ↓↓↓↓


耳邊鬧鐘滴滴滴響了起來,像極雨水墜落池塘的漣漪,將睡夢中的安田喚醒。
他努力張開眼睛,立夏過後的白晝一天一天擴大,不過五點便已經將世界輪廓照得清晰。

不能再賴床了,安田心想。今天是他幫橫山代理管家的日子,每一個時間點都格外重要。
以卡拉OK的機械記分做賭注,大倉略顯慵懶的唱法輸給一字一字都講究吻合的村上,於是什麼都不缺的村上社長,提出的要求就是讓橫山擔任他一天的管家,對此大倉忠義十分大方甚至白紙黑紙還蓋上私章(村上隨身都攜帶空白合約範本),就這樣明明白白把不明不白的橫山交了出去,對此橫山生氣得在晚餐多吃了一塊半熟牛排。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了。

安田換好工作襯衫後拿起橫山前一晚交待的工作列表,那是以十五分鐘為單位的精細,雖然有許多地方是空白,但這就代表好好填上的任務絕對不允許出差錯。
五點半的時候廚房會開始接收從各地送來的食材,除了時令蔬果外大多是固定配合農家,安田只要對照橫山留下的數字進行盤點,順便檢查食品外觀有沒有明顯損壞。六點一到廚工便會開始烹調,安田需在原地監督十五分鐘,隨後前往大廳等待會在六點半左右到來的送報青年,之後將報紙擺放在餐桌右手邊,符合大倉一直以來喜歡在早餐後邊喝咖啡邊悠閒看報的習慣。

安田照著橫山細瑣的列表一一打勾完成,接著就要執行自己的工作。
他在七點半打開大倉的房門,毫無意外看見窩在柔軟蠶絲被裡睡得一臉滿足的大倉。
其實原本叫大倉起床也是橫山的工作,但大倉以“說不定一打開房門就會看見我被挾持的畫面啊!這麼危險的事當然要交給保鑣來做”為理由,改成由安田章大的呼喚作為每天大倉聽到的第一道聲響。
「少爺,少爺起床囉。」並沒有直接搖醒大倉,安田邊說話邊走向窗邊,將夜間遮蔽的窗簾朝兩側收起,此時日照正好,以至於大倉一睜開眼便看見安田沐浴在金黃陽光中的側臉,灑落的光束穿透頰面細密的短毛,讓輪廓變得模糊,帶著點不容侵犯的神聖。

「……早安啊やす。」慵懶的伸展雙臂,大倉不急著移開視線。
「早安,今天的天氣很好,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快點來吃吧。」露出上排牙齒,安田笑得毫無勉強,他每天都會這樣親切又溫柔的讓大倉迎接早晨。
「還以為橫山不在我可以睡個懶覺呢。」抓抓雜亂翹起的瀏海,大倉自嘲的哼笑。
「你該不會是因為這樣才答應村上社長的要求吧?」並不是閒聊,反而更像突然驚覺的表情,大倉看著安田不禁又再次哼笑出聲。
「在やす心裡我是這種人嗎?」
「不是啊。」
「那就不是了啊。」
大倉把頭歪向右側,雙眼笑得瞇成一條直線,安田總是會因此聯想到家鄉養的大狗,總是會有股衝動想要摸摸那張溫順的撒嬌臉龐。



平常用餐時間大倉會讓安田、橫山和渋谷同桌進食,比起一個人高高在上的霸佔餐桌,他更喜歡大家一起熱鬧吃飯的模樣,好似多了張嘴食物就會變得更加美味。
只是此時橫山不在宅邸,渋谷又被叫去載九點要進行簡單匯報的錦戶,整個餐廳現在只剩下大倉和安田獨處。

大倉本身對飲食相當講究,那是他生命中無可取代的熱情,於是在他慢條斯理的吃完西式早餐後,決定要儘速解決從北海道特急快遞來的夕張哈蜜瓜。
而在他從籃中挑起一顆網紋細密又飽含香氣的哈蜜瓜時,看見了安田略顯困惑的雙眼。

「怎麼了,要一起吃嗎?」大倉並不介意跟安田共享。
「不是,只是覺得奇怪。」
「哪裡奇怪?」將手中的哈蜜瓜模仿地球儀轉了一圈,大倉看不出明顯瑕疵。
「橫山在貨品清單上寫了黃金哈蜜瓜,我還以為真的會是黃金的,結果就是一般的哈蜜瓜啊。」似乎是擔心自己出了差錯,安田認真無比的發言。
此時大倉望向安田澄澈的雙眼,說不出他手中那顆哈蜜瓜要價一百二十萬,絕對有資格稱得上黃金哈蜜瓜,而這名稱八成是橫山飽含戲謔之意寫下來的。

「やす,黃金這個詞呢,本身又代表著珍貴,你看這顆哈蜜瓜的網紋明顯又均勻,即使我還沒切開也能聞到甜香,這就代表它是人間極品,可以被形容為黃金,這世界上有很多東西都可以這樣代稱,像我也可以叫你黃金章大啊。」
「這種叫法好繞舌啊,還是叫我やす就好了。」安田皺起眉眼笑了兩聲,歪著頭彷彿在咀嚼黃金章大這個詞的唸法,但大倉知道安田並沒有真正瞭解剛才那段話的意義,或許也還不需要瞭解。

最後大倉以五五分的氣勢跟安田分享了六十萬,並默默為這個共犯結構感到安心。



當錦戶來到面前時,大倉照往例詢問了:「今天有沒有跟すばる說了“早安、這個就好、謝謝”這三句以外的話?」
「能不能別再說這個了。」錦戶深邃的五官皺在一起,像揉捏的紙團讓人看不清心思。
「我是關心啊,都接送這麼久了怎麼就說不上幾句話,是不是你做了什麼?」翻看手中的報表,大倉只是淺淺看了幾個關鍵數字,然後就擺到橫山……,不,今天是安田的手上。
「別亂說!我可是很安份的坐在椅子上啊!」邊說話錦戶邊把兩手心擺上膝蓋,挺直身軀供大倉檢查。
「誒,不安份一點比較好,太平淡的小菜すばる不喜歡啊。」
「你怎麼什麼都可以跟吃的扯上邊啊?」

錦戶控制不住上揚的嘲諷唇角,大倉只是淺淡輕笑,不打算再針對下去,於是站了起來伸個懶腰,隨口說道:「今天橫山不在,我在這也沒事做,不如你跟我一起去看看新研發的產品。」
「可以吃到新產品嗎?」彷彿是被點亮的燈泡,錦戶一雙下垂眼瞬間炯炯有神。
「雖然是商業機密但我是少爺嘛,雖然是少爺但我也是偵探喔。」大倉接過安田遞來的帽子,模仿影集裡的矯情動作用食指尖頂上帽簷。
那個瞬間錦戶與大倉對視,再下一秒前者便笑裂一張嘴說道:「管它是不是機密,如果是炸雞串就更好了。」



橫山覺得自己再也受不了了,他甚至沒有力氣整理散落在自己眉間額前的亂髮。
「怎麼了,不喜歡嗎?」與橫山相仿甚至於是更加凌亂的頭髮,但村上毫不在意的一雙眼睛直視對方。
「不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難道你不覺得這太超過了嗎?」
橫山認為自己已經用了最高分貝吶喊,卻完全敵不過眼前直升機旋翼迴轉的巨響,他感受到臉龐正不斷被捲上的沙塵襲擊,身旁的村上卻像沒事般跟直升機駕駛員用手勢交談。

真的是個暴發戶啊!橫山以前嘮叨過大倉的花錢方法,但在跟村上相處後,他開始找不到適當的比較單位。
明明在簽合約時精細到連小數點都計較不已,現在想看個夜景卻出動了直升機!直升機啊!這不是暴發戶這是什麼?

橫山無法自制的在心底快速盤算啟動直升機要花費的各項金額,而村上看著對方低頭蹙眉的表情,不禁走上前去貼在橫山耳旁問:「你不開心嗎?」
比起漫天風沙,村上突如溫熱的吐息更叫橫山心驚,他迅速遮住耳朵退後一步,不看對方的眼睛只顧大喊道:「你怎麼會覺得我會開心啊!」
「可是以前那些女孩子都很開心啊。」如果是平常情況,村上此時的音量應該足以令橫山頭疼,但在現下卻顯得剛好而已。
「她們不是開心,是看到錢啊!這都是錢啊!」僅僅一天的相處,橫山就知道對村上說話不需要客氣,直來直往的態度反而是最適合村上的管家。
「錢又怎麼樣,如果這樣就可以讓我喜歡的女人開心,那我這個錢就花得值得。」
村上語畢同時,身後的直升機也安全降落,風壓一瞬間從高處沉澱,連同橫山想回嘴的心思也一併壓抑。

隨後村上轉身走向直升機,抓住握杆便熟稔的一躍而上,他並不急著就定位,而是蹲在艙門口,對橫山伸出右手。
橫山覺得此刻自己的腦袋就跟上頭的毛髮一樣混亂不已,連回應的掌心都不知道該怎麼擺才正確,就這樣正正反反的在空中躊躇,最後被村上一把抓住拉進直升機裡,隨著旋翼上升再無退路。



其實待在村上身旁的橫山一直有股違和感,但那股違和並非來自侍奉者的不同,而是他覺得村上根本不需要管家。
村上和大倉不同,他有準確的時間計算觀念,也能獨立檢閱所有工作文件,與共事者討論時手腕和盤算哪一邊都沒有落下,甚至於比橫山更重視環境清潔。唯一稱得上問題的或許是在忙碌中輕忽了飲食掌握,但這對長期照顧大倉的橫山而言簡直是再簡單不過的工作。
他實在是很想再做些什麼,可是村上總是說著“不用了,你在旁邊就好”,這讓橫山更加肯定即使沒有大倉忠義,他也斷不會選擇當這個人的管家,這種近乎坐領乾薪的事太傷害橫山的自尊,讓他覺得自己是便利商店的冷凍三角飯團。

「我也好久沒有坐直升機了,都要發霉了。」村上邊說邊拍打座墊,橫山只是偏過頭沒有回應。
從上機那一刻橫山就察覺了,小小機艙內有個橫排沙發,左前方擺置一個小冰箱,再加上折疊式立桌,搭配空氣中隱隱漫開來的,跟村上相同的香水氣味,於是只要望著腳下閃爍如寶石亮光的夜景,往往酒不醉人人自醉。
「要喝點酒嗎?」在橫山拉回思緒時,村上已經彎腰將手搭上冰箱,橫山僅能下意識說道:「工作中我不喝酒。」
村上聽言理解的點點頭,重新讓身體回歸沙發,整個人放鬆的倚靠。

「……今天就快結束了,你真的沒有考慮來當我的管家嗎?」
雖然切入點突然,但橫山並不意外村上的直率,只是被那雙又大又圓,彷彿盤中墨玉的眼眸凝望時,橫山發現自己竟無法斷然說出“不”字,所以將視線撇向窗外,隨後驚覺滿地璀璨都不及村上的目光透亮。
「……恕我直言,我認為村上社長你根本不需要管家,你一個人就可以做得很好。」
「我知道啊,但我還是想要管家。」毫不隱藏的自信,即使橫山迴避了村上的視線,村上卻沒有動搖的持續注視。
「那也不用我來做啊,你隨隨便便就可以找到不錯的管家吧。」
「但你是最好的不是嗎?」
村上的話一瞬間像團火光在橫山眼前爆開,橫山說不清自己心頭的思緒,只覺得整個人都在燃燒,從頭頂到腳底所有穿梭血管的地方都在沸騰。

「橫山,我不做隨隨便便的事,你要什麼條件儘管開,只要我做得到都可以,我是真的想要你。」

沒有餘力防守,一百六十公里的快速直球狠狠投往橫山心臟,疼得他感到眼前一片昏暗。
大倉忠義你給我找了什麼大麻煩!我要把你藏起來的米其林三星甜點通通吃掉──!
橫山決定在心裡反覆這樣吶喊,彷彿不這樣做腦袋就會被另一個名字塞滿。

無法得知千變萬化的內心戲,從村上的視角只能看見橫山猛然彎腰瑟縮成一團,他趕忙關切:「橫山?你還好嗎?」
「……我、我要下飛機。」使勁全力將腦袋藏了起來。
「怎麼了?不舒服?」
「可能是狹心症。」
「這麼嚴重?喂!快點回去!」顧不得究竟飛到了哪裡,村上立刻起身朝駕駛員大喊,橫山也顧不得一個謊言究竟會耗損多少經費,他只知道他必須現在、馬上、立刻離開村上,不惜一切代價。



就在橫山堅持不去醫院要直接返回大倉宅邸後,橫山終於覺得自己心跳恢復正常,而見到大倉笑得一臉曖昧不明時,橫山只是擺出往常的冰山姿態,冷淡回應:「別再做這種事了,村上根本不需要管家。」
「我知道啊。」大倉一派輕鬆的口吻令橫山皺緊眉頭。
「你知道還叫我去,存心捉弄我啊?」
「作為他的卡拉OK好友,我知道村上確實是不需要管家,但是他需要戀人啊,最好是跟他一樣不會唱歌的戀人啊。」
「大!倉!忠!義!」音量媲美鐵達尼號撞擊的巨大聲響。

作為同一個宅邸的住民,渋谷覺得樓下那兩個人實在是吵死了,真那麼閒就一起連線打怪啊,沒有人帶頭很容易就死胡同了懂不懂啊。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716-5fd718e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