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25


25 「還能保有這種純粹根本是一種才能。」


村上首次即興問答被導演打了低空掠過的六十五分,理由是說法不夠簡單明確,無法符合兒童劇的需求,以及如果不是老經驗演員的幫助,最終呈現出的效果可能大打折扣。
已經盡了當時最大的努力,但這些評語村上都可以接受,略顯沮喪的情緒映照在臉龐,導演發現後輕笑,伸出手拍了對方的肩膀說:「一場進步個幾分,最後那天你就一百分了。」僅僅這樣一句話就讓村上恢復信心。

接下來幾場公演的問題村上都順利解決,觀眾和工作人員都報以熱烈的掌聲,唯獨導演始終沒有給予正面性的評價,這點讓要求嚴謹的村上感到十分困擾。


這次換幕過後舞台中央出現一個陌生的男人,他雙手交叉抱胸看來焦躁不安,村上一如往例上前詢問:「你怎麼了嗎?需要幫忙嗎?」
「我不需要你的幫助,你這種陰沉的人肯定是想害我。」
陰沉?聽到此言的村上環顧自己全身上下,不解的回道:「我沒有想害你的意思,只是覺得你好像有心事,如果可以請讓我幫助你。」
「我沒有什麼心事,也不想要你的幫助,你那些惡意的發言讓我想吐。」明明說著充滿諷刺的話語,眼神卻像快哭出來了一樣,到底怎麼回事啊這個人?交談至此村上仍然無法看透眼前的問題,
「……如果你真的不需要我的幫助,那我就離開了。」彷彿在賭博,村上以逃避方式央求對方賜予提示,往前邁開兩大步,果不其然有人拉住自己的披風。
「你走啊!走得越遠越好!你這種人分明是想要我幫助你吧!」
到底是誰不讓誰走,又是誰想幫助誰?發現這個定律的村上猛然大喊:「我知道了!你是個只會說反話的人!你想要我幫助你卻只能用反話來回答我!」
「我是個只說實話的人怎麼可能需要你幫助!我所說的每一句都是真的,才不可能滿口謊言!」將村上的披風抓得更緊,眼前男人老練的演技讓村上折服,也就因此更想解決這個問題。
「所以你想要說實話囉?」
「我為什麼要努力,我根本說不出謊話。」
「你拼命努力還是說不出實話嗎?可是說謊畢竟不是好事,你真的改不了嗎?」
「我活著就只能說實話。」
「嗯,那要不要試著死一次看看?」
當村上從腰際抽出寶劍時,全劇場的人都倒抽一口氣,甚至有小朋友緊張的喊出:「不要殺他!」
「我想死啊!想死啊!」嘴巴和動作完全背道而馳,男人想逃走卻被村上抓住手臂,於是兩人在台上展開一段簡直像排練過無數次的扭打。體格和力氣都佔有優勢的村上最終將男子制服在地,以跨坐對方身上居高臨下的姿態,舉起手中寶劍冷酷講訴:「如果你這麼想死我就成全你。」
就像一道閃光,太過衝擊的視覺效果讓男人不由得雙手擋在眼前大喊:「我不想死!」
劍梢與眼珠僅僅五公分緩衝,村上燦爛笑著全然褪去上一秒的銳利,「只要你老實說出來我是不會傷害你的,因為我從頭到尾都是為了幫助你。」

      ◆

「真的很不好意思,做出那麼失禮的行為!」謝幕後第一件事就是找尋剛才與自己對戲的演員,村上站到對方面前深深一鞠躬。
「我是真的嚇了一跳喔,還以為你要刺我。」卸了妝的男人有一雙漂亮的鳳眼。
「不是不是,因為我想不到其他辦法了,真的很對不起!」將頭壓得更低。
「很不錯,我是真的得說實話,本來還以為可以再周旋一陣子。」扶起眼前彎下的身子,男人微笑的模樣如沐春風,讓村上心頭也跟著暖和。
「村上!」遠處導演的聲音反常響亮,村上連忙跑到對方面前,見到那皺起的眉宇心想剛才這麼胡搞肯定會被罵慘。
「兒童劇,四十分!」太過嚴厲的點評讓村上咬緊牙根,卻在下一秒聽見,「身為演員,九十分。」
「導演……?」
「全場都被你吸引住了,你知道剛才有多少小孩站起來了嗎?太好了!你果然跟橫山說的一樣!交給你沒問題的!」一掃過往冷靜分析的態度用力握緊對方手臂,導演眉開眼笑的神情瓦解村上近期沉重的壓力,他只能拼命點頭道謝分散想大哭的衝動。

真的太好了,能演出這部舞台劇太好了,能有這次機會真的是太好了!
心中有千言萬語卻發現無從傾洩,因為至始至終都只想與那個人分享。

“沒有你就沒有現在的我,你是我永遠的大功臣,謝謝你、謝謝你。”
這麼想的村上終究壓抑不住眼角緩流而下的淚水,嘗到那份苦鹹。

      ◆

「請問你有什麼地方需要我幫忙嗎?」
「我得了一種怪病,一種只要抬超過三百五十克的東西手就會斷掉的病。」
男人比著地上猶如拳頭大小的盒子,露出相當苦惱的表情。
「你是想帶走它吧?如果用腳踢著走呢?」
「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東西不可能用踢的,要是弄壞我整個人就碎了。」
「這麼重要的東西肯定要好好保護,讓我想想。」村上環顧了舞台四周,最後從森林布景裡拉出一條紙捲藤蔓。

「如果雙手承擔不住就用全身去揹吧,這麼重要的東西就讓它成為身體的一部份,永遠不要分開。」

將盒子從地上拿起並緊緊綁在對方胸口,男人見狀很開心的道謝,並以過份輕盈的腳步走下台。村上一直以為最後一場公演會有相當難纏的挑戰,現在卻出乎意料的迅速解決,感到有點錯愕卻又代表只剩下最後一小段路便能完成漫長旅途。

      ◆

可能是年齡足夠成熟,抑或身心徹底放鬆,村上在完成終場謝幕走下臺的瞬間突然哽咽出聲,原先圍過來安慰的同伴被強烈的情緒感染也哭了出來,最後演變成後台的大家全都被淚水淹沒的感動模樣。
於是此時遇見二宮多少還是有些尷尬。將鼻水擤乾的村上揉著紅通通的眼尾走上前去。

「恭喜你,我查過了這次反應很不錯。」搖搖手中風靡全球的智慧型手機,二宮輕笑。
「你怎麼有空來?我可以給你公關票啊。」
「公關票這種東西我當然是拿了,原本想說就做個樣子來看看,沒想到我旁邊的小鬼還挺捧場的一直大叫。」
聽見一如往昔的調侃不由得放心許多,村上注視眼前的身影,覺得二宮比以前更加瘦弱。

「不管怎麼說都謝謝你來看,畢竟你也曾經幫助過我。」村上的鞠躬讓二宮頓時感到彆扭,嘆了一口氣後不禁將話題帶開:「你真正要謝的不是我,到底還要搞錯幾次。」
再怎麼樣都不可能搞錯那個人。村上站直身子後露出無奈的苦笑,「可是他應該不想見到我,我不想再給他惹麻煩。」
「……你是在記恨上次他整你?」

二宮看過橫山策動的整人計劃,而且是以“這是個不錯的剪輯”這樣的推薦看的。
說實話整部影片看完,二宮只感覺這是喜歡對方喜歡到發瘋的紀錄片。
短短幾分鐘橫山眼裡的村上曝露得淋漓盡致,原先還覺得好笑的環節到最後胸口隱隱作痛,因為這世上肯定沒有人有資格去嘲笑這麼努力追逐夢想的身影,那種連笨拙都羽化成優點的部份只有盲目的愛能做到;更何況比起電視台的收視率,得到如此正面宣傳的村上才是最終贏家。

「我對於那個整人企劃沒有意見,做節目難免的,而且影片做得很好,我很謝謝他。」
「你是該謝謝他。」
「但我還是不希望他騙我。」
「你剛才不是才說……」
「不是影片而是平常說話的時候,因為我真的百分之百相信他,不管怎麼樣我還是會受傷的。」即使堅強得像鋼鐵但終究不是鋼鐵,村上的心臟跟所有人一樣都是肉做的,只要是肉在被刀劃過時都會滲出血絲。

「那你現在還相信他嗎?」或許這是連二宮都不明究理的脫口而出。
「他如果討厭我,要這樣傷害我也無話可說。但他說了不討厭,那我只要他以後不要再對我說謊就行了。」

為什麼沒有考慮過那句『不討厭』也是個謊言呢?二宮看向村上那雙毫不猶豫的眼眸,覺得經歷如此波折還能保有這種純粹根本是一種才能。
「……你把這些話對橫山說吧,我想他需要。」
「下次廣播見面時再說吧,他現在應該不想接我的電話。」村上輕嘆一口氣,實在太了解對方的玻璃心所以不忍緊逼。
「你知道要怎麼做就好,……話說你們換幕後的第一個問題都是即興?」
「嗯,怎麼了?我回答得還不錯吧?」
「你那幾兩重你自己清楚,我覺得問題很有趣所以上網搜尋了一下,你猜那盒子裡會是什麼?」
「我不知道。」村上直率的回答讓二宮揚起驕傲的嘴角。

「三百五十克差不多是成年男子的心臟重量。」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701-ed09130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