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24


24 「卻是自己到達不了的彼岸。」


「抱歉,我臨時有工作沒辦法去,你先跟村上通知一聲吧,就說用預錄檔,反正他現在正在忙舞台劇,會答應的。」
跟【水曜日約會】的製作人通完電話,橫山癱在床舖環視全黑的房間,認為沒有任何地方比這更適合現在的自己。

電視圈探究一個節目成功與否,收視率就是全部。
小組會議時製作人針對最近收視起伏進行檢討,當有人提出『不然做點整人企劃』時,橫山直覺感到大事不妙,而後這個重擔果然丟到了自己身上。
說實話橫山平時確實喜歡動點歪腦筋,但前提是他覺得可以做而做了對方也不會記恨,眼下這種毫無依據就必須挑戰承擔肩膀的遊戲,人微言輕的自己向來避之唯恐不及,但球直直扔過來甩也甩不掉,在橫山苦思要挑誰當對象時,來來回回幾次腦海都只有一抹身影。


坐在監控室的自己其實毫不緊張,反而難以形容的平靜。橫山看過無數次村上為了工作努力的模樣,所以光從螢幕透出的影像,就能約略猜測出他的心情和下一步動作。

「如果真的擦槍走火怎麼辦?」同時監看的男性工作人員擔心地詢問,或許是身體裡的本能蠢蠢欲動。
橫山聽言只是撇起嘴角,「不會的,而且再過幾天他就會保持距離了。」
當事情真如橫山所言發展時,工作人員回以崇拜的眼光,只有橫山清楚這根本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能力。
其實也無法預測最終會不會跟舞蹈老師有進一步發展,但至少在舞台劇結束前,村上都不會輕舉妄動,橫山對此懷抱滿滿自信。

一直都是這樣,從頭到尾不曾改變,工作中的村上是單純的,單純到一舉一動都只為了達成目的。注視那道在鏡子前不知疲倦反覆練習的身影,橫山只覺得太好了,選擇村上真是太好了,這樣勤奮的光彩並非刻意,而是自然而然本能地進行,沒有一絲虛假沒有一絲懷疑,唯有如此強烈的執著才能穿透鏡頭讓每個觀眾相信。

經歷超時熬夜編輯出的作品連橫山都止不住滿意,交付製作人觀看後,對方只娓娓道出:「比起整人經過,最後留在腦海只有他努力的模樣。」
「除了村上沒有人能做到這種程度,我打從內心敬佩他。」橫山對這樣的效果毫不退讓,製作人也只是輕啟微笑表示同意。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這肯定是最好的結局了。
看著畫面定格在村上結束練習後拎起提包的模樣,橫山心想“如果可以幫助你走到下一個地方就好了”。

於是他真的向前走了,卻是自己到達不了的彼岸。

橫山平靜地躺在床上,讓無息的淚水追隨地心引力滑落,一點一滴直到血液都停止流動。
再這樣逼自己放棄也沒有意義,就是放棄不了才會這樣勉強自己。心中總是保有“即使我這樣做你也會接受我”的渴望,於是不停傷害不停傷害,僅僅是想用傷害後的包容確認被愛。說到底並非不信任對方,而是不信任自己有被一直愛著的魅力。

“像我這樣膽小的人怎麼可能得到幸福。”

橫山舉起右手張開,發現幽暗空間裡沒有光線願意穿透指尖。

      ◆

【水曜日約會】除去播放預錄的那一集,舞台劇公演開始兩人都以時間無法配合為理由,決定暫緩兩周的播出。村上覺得這沒什麼不好,自己已經沒有餘力再去顧及另一顆心。

戴上象徵小孩的毛帽,村上從黑色布幕後走出,注視座無虛席的劇場,滿腔感動差點無法抑止。
劇情大致是描述陽光戰士的成長史,從小時候有點笨拙的天真,最後下定決心要以正向力量去引導所有人前進。毫無拐彎的劇情讓村上不難揣摩,唯獨要注意導演事先提醒每個場次都會有的臨時問題。

換幕過後,村上走到舞台看見地上撒滿未曾見過的羽毛,隨後有一名男士從另側通道進場,背上綁著一副純白大翅膀,晃啊晃啊簡直要飛了起來。
「啊啊可惡又失敗了!」將翅膀拆下,男子狠狠將它砸至地板,再用力踩了兩下。
「怎麼了嗎?」明白這就是導演說過“拼命想飛的人類”,村上連忙向前詢問。
「已經好幾次了,我這樣用盡一切做出的翅膀還是飛不起來,到底哪裡不對,我只是想飛啊!想跟小鳥一樣自由自在的飛啊!」語畢將手比向天空位置,飽含情緒的口吻讓村上知曉對方是個專業演員。
「你已經努力了很多次嗎?」
「我非常非常努力,沒有任何人能比我更努力,但為什麼我就是做不到!」
「如果已經使盡全力,就接受這個結果吧。」
「你說什麼啊!你瞧不起我嗎?你覺得我做不到嗎?」音量震懾全場,唯有村上知曉男子的眼神正在告誡自己不可以忘記現在的身份。
「我們跟小鳥在很久很久以前其實是同一個祖先,是經過很多年的進化才變成不同模樣,但為什麼我們是人類而他們是鳥?」突如拋出的問題,讓接續的氛圍瞬間轉換,男子左右搖頭,村上則用雙手拉起對方的雙臂。
「因為我們有不同任務啊!例如、你看,我們正做著小鳥使盡全力也做不出的動作,很棒吧!」村上抓住手臂的用意在於強迫對方跟著自己腳步起舞,發現被牽引的男子忽地使勁掙脫逃開。
「但我就是想飛啊!我願意用我所有一切去換一次飛翔啊!」拾起地上的翅膀大喊。
「雖然姿勢不一樣,但我們也一直在飛啊。」走向前去,村上伸出手拿過那對羽翼,輕柔撫摸它的觸感。「既然我們不是小鳥,就代表不應該依靠羽毛了吧?你有很棒的手藝,還有很多可能性,如果試過全世界的材料都沒辦法讓你飛起來,那時就放棄吧,因為你早就已經飛越了全世界。」
村上將翅膀還給對方,只見男子站在原地想了想,最後點頭朝舞台彼端跑去,在躲進布幕的前一刻,他回頭問了:「噯,你是誰呀?」
「我是陽光戰士,那你呢?」
「你的名字好奇怪喔,我叫作萊特!很帥吧!」

或許這是專屬於大人的暗示。
村上看向對方微笑的表情,覺得這一定就是被認可的快樂。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700-a9425b0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