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23


23 「反正從今往後再也無法注視那雙眼睛。」


終於有次是直接從經紀人口中得到演出訊息,只是當知道是哪個節目時,村上只覺得這真是令人哭笑不得的進步。
橫山參與製作的節目是從去年底開播,至今雖然沒有全部收看,但只要時間允許村上從不吝嗇蹲在電視機前動也不動二小時,最後被逗得幾乎無法從沙發上起身。

雖然現在已經有足夠的主持經驗,可羅馬終究不是一天造成,在剛開始得到【新鮮一午報】的外景機會時,村上因為過份緊張又熬夜看了太多主持前輩的錄影帶,被身體毫不留情宣告血尿。但也就是有這段陰暗過去,如今的村上才更能感受出橫山是個難得的創意天才,這點無庸置疑。

在自己的行事曆上標註記號,雖然惋惜無法親耳聽到橫山提出邀請,但光想像當天在節目會遇見多有趣的段子就興奮不已。

      ◆


其實除了【水曜日約會】外,村上沒有跟橫山在同一個團隊合作的記憶,而自己也顯少去詢問或關心橫山平時的工作細節,一方面是橫山常常反問『你知道要幹嘛?』,二方面是知道了也真的沒能幹嘛,所以就這樣了,彷彿不需交集的平行線。
於是現在看見橫山在攝影棚內東奔西跑比手劃腳的樣子,村上只覺得非常新鮮,眼前猶如是一個從未見過的男人,拼命散發出在工作崗位上認真努力的風彩。

兩人終究是在無會談下進入節目的正式收錄,因為最初就被告知是以即興演出為主的單元,所以村上從一開始就全神貫注。
「除了節目外,聽說你最近有舞台劇要演出嗎?」
「是的,在三月底的時候,是部適合全家共賞的兒童舞台劇。」在以銳利吐嘈為走紅手段的主持人面前,村上理所當然的小心恭敬。
「其實我們有做特別收錄。」
「耶?可是我沒有收到通知啊。」
「白癡嗎通知你的話叫你來幹嘛啊!」被嚴厲的指責村上只得拼命點頭,隨後把視線轉移到眼前的小型螢幕,在看見收錄畫面時不由得狠狠抽氣。

那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空間,卻是自己從未見過的視角。
由上往下拍攝的全景讓每個小細節都無所遁形,螢幕裡映出自己獨自轉圈的模樣,一而再再而三,在鏡子反射下有股滑稽的自戀感。主持人吐嘈著『做什麼呢以為是偶像嗎?』,村上苦笑之中眼神不曾遠離畫面。

於是出現了那位美麗的舞蹈老師,從進練習室前就在門口接受工作人員的指導,表明需要用各式各樣小動作吸引村上的注意,讓他不自主露出實質上俗不可耐的真面目。而後的一切就像村上所接收到的,現在以旁觀者角度來看更加目不暇給的連環攻勢,也是這個時候村上才發現當時還是有忍不住誘惑偷瞄對方胸口,手臂上曾經的軟綿觸感也慢慢浮現。

「到底有沒有在練習啊這,你真的有記清楚舞嗎?說什麼再教我一遍只是想再摸一次手吧?」主持人用力將提示板摔到村上身上,村上只是露出尷尬的抽笑,再將掉到大腿上的板子還了回去。

於是畫面不停運轉著,村上注視自己在鏡子前拼命練習滑步的模樣,剛開始的生疏被打上“協調障礙?”的字幕,而後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再以快轉方式表示渡過半個小時,最後結束在一個連村上自己看了都滿意的滑步下。
「你都練習到多晚?」
「大概到三、四點吧?」
「三、四點?你的肝根本已經死光了吧沒心肝的傢伙。」
回覆主持人的吐嘈村上拍手大笑,將頭後仰在椅背橫桿表現出極其誇張的反應,覺得現在怎麼樣都無所謂了,只要記得笑就可以。

接著又是一連串舞蹈老師的攻擊,村上發現當時的自己已經跟對方保持至少十公分的距離,在不小心接觸到時也會記得說『抱歉』,很不可思議,那是連自己都無法追憶只能靠影像記錄的盲點。
在畫面出現“又來了”的字幕時,村上只看見不停轉圈不停滑步不停跳躍不停練習表情的自己,有股難以形容的傻氣,卻沒有包裹住任何負面含意。
將鏡頭放大在三點半的時鐘,旁白娓娓道出『即使是笨蛋,也是個帥氣的笨蛋』時,村上忍不住對螢幕的角度深深一鞠躬,毫無理由的反射動作。

「呀呀,這個不得了啊,聲勢看漲了吧?」主持人右手摸著下巴透露讚許的眼神。
「沒有這回事,還是在谷底呢。」
「根本就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你這混蛋!」站起來大聲怒吼,村上笑得露出完整虎牙,舉起雙手合十拼命請求原諒。

就是這樣不是嗎?這就是演藝圈啊!滿口虛偽和謊言。
村上用眼角餘光追蹤到站在攝影棚邊緣面無表情的橫山,難以忘懷那一句『因為我很了解你,所以一定沒問題的。』

      ◆

「今天辛苦了,真是不好意思收錄這樣的內容。」熟稔的導播用著愧疚不已的表情向村上道歉,村上只是搖搖頭說:「沒這回事,希望對你們有幫助。」
明明自己可以在接受完所有鞠躬致歉後擺出高姿態走人,但有些話村上悶在心底總是不吐不快。他像隻無頭蒼蠅在攝影棚拼命打轉,終於在廁所門口遇見剛走出來的橫山。

看見對方明顯愣住的表情,村上感覺到很奇怪,眼前這個至今跟自己認識八年的男人,為什麼頓時變得那麼陌生,彷彿看不清摸不透,被擋在好幾層高牆背後,自己怎麼樣都走不到跟前,更別說一窺究竟。
終究是自己天真了吧?就算提醒過無數次要小心要小心,面對那麼多明顯得可以的破綻,自己還是粗枝大葉不當一回事,根本沒有成長根本沒有進步,村上信五永遠是村上信五,是謊言世界裡被愚弄的棋子。

「……。」發現村上只是不發一語站在自己面前,橫山思索了一會兒決定側身避開對方,也就是在那個接觸點被村上抓住左手腕。
「我只問你一件事。」
村上太過沉穩的語氣橫山顯少聽見,他不由得咽了口水連頭都不敢回。

「你是不是很討厭我。」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心中吶喊無數次卻梗在喉頭停止傳遞,這個瞬間橫山簡直像熱鍋上的螞蟻。

「如果你不回答我,就當你默認了。」

饒了我吧、放過我吧,這明明是連說謊都不被允許的問題。

「……我不討厭你。」
宛如從牙間緊溢出的聲音傳到村上耳裡,明明真實卻又過份虛幻。隨後沒有過往橫山抓緊時機的推躲,而是村上主動將手放開。

「那就不要再騙我了。」

淡淡一句不帶悲喜的回答,村上直挺挺走出廁所前狹窄的通道,僅僅留下橫山一人握住剛才被擦身撞過的肩膀,無助地將背倚上牆壁。

村上從來沒有辜負過我的期待,這次也一樣,只是被拋下的疼痛遠遠超過心臟能夠負荷的程度,連呼吸這種理所當然的舉動都在身影交錯之際被帶走。
淚水難以湧現,因為根本無從宣洩,橫山輕輕笑著、輕輕笑著,心想這不過就是太深愛一個人的後果,但現在就算全世界都指責自己的愚蠢笨拙都無所謂了,反正從今往後再也無法注視那雙眼睛。

丸山說過自己像月亮一樣,或許真的是吧。
失去村上的信任就像失去太陽,殘存下來只有永恆的黑夜。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99-1b068ad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