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20


20 「心中浮出很多說不出口的可是、可是。」


記得是在這裡吧?村上站到椅面,從衣櫃頂端拿出已經沾滿灰塵的箱子,抽出一只因為忙於舞台劇所以從未打開的A4紙袋。將紙袋裡的東西撒落到床上,村上一封一封、一封一封的拆閱。有小學至今還是死黨的朋友,中學一同闖過決賽的足球社員,高校時最照顧自己還無條件提供筆記的學長,以及從小玩到大分散在老家四周的夥伴,他們每個人的親筆信。
村上看著信上的字跡和內容,覺得自己表情肯定又哭又笑十足奇怪,最後拿起DVD跑到客廳搶走丸山正在看的頻道,按下播送。

影片有著再熟悉不過的故鄉,爸爸、媽媽以及老是責備實則期望很高的弟弟,接著是一些常去店家的老闆,像是光顧十幾年的早餐店,巷口總是高朋滿座的燒肉舖。『抱歉我就幫你吃了呀』,即使只有聲音也能猜想到攝影者是什麼樣的表情,村上不由得會心一笑。
最後登場的是自己的初戀女友,『不好意思請你對村上信五說一句話好嗎?』不夠專業的攝影畫面輕晃著,只見螢幕裡那位留著長髮透露人妻氣息的女士,溫柔的揚起嘴角。
『在我心中你永遠是很積極的形象,所以不管到了什麼時候,都希望你全力以赴,去追求你想要的幸福。生日快樂。』即使已經不是當年的少女,對鏡頭揮揮手的模樣仍舊十分可愛。而後喀啦喀啦,畫面天旋地轉劇烈搖晃後,映出一張戴著毛帽的男性臉龐。
『二十五歲生日快樂!我們認識的第七年,嗚啊這樣講好噁心啊。』彷彿不明白為什麼要說出令自己害臊不已的話語,橫山露出唇紅齒白的笑顏後迅速關機,仍舊運轉的電視螢幕僅殘留黑影。

「……。」人們總會鼓勵比自己不幸的人以證明自己的幸福,卻也總是逃離比自己幸福的人以避免自己的不幸。這樣想的丸山默默離開客廳,只是不想看見那過份幸福的眼淚。

      ◆


睡眼惺忪的橫山打開房間電燈,發現自己幾乎將元旦假期全部花在補眠。
一個人的生活沒什麼好也沒什麼不好,反正就是工作工作工作。新開的節目剛播出第一集,收到了以深夜時段而言不錯的評價和收視率,為了確認觀眾喜好所以調出收視落點明細,在那高高低低彷彿心電圖的表中來回比照節目環節,藉此對下一次收錄做修改。橫山畫完最後一筆紅線感到無比疲倦,於是關上房燈沉沉倒進棉被,從接近白天睡到接近黑夜。

開啟不想被打擾於是關閉的手機,毫無意外的龜派氣功連發,但仔細查閱排列,才發現仍然有驚人之處。
“丸山居然是第一名,怎麼回事啊”,抱持這樣的想法點開信件,裡面大致是咬文嚼字的浪漫祝賀,實在無力看完的橫山本想直接跳至下一封,卻在備註停下腳步。
『PS‧這樣就完成跟信ちゃん的約定了。』
分明是故意這樣說的。橫山跳至簡訊列表,來來回回來來回回,都不見某個人的名字,“以為派了個丸山就能討我歡心嗎?有誠意就自己跑到面前跟我說呀”。下一秒察覺居然還懷抱這種孩子氣的夢想,橫山打了寒顫,決定先洗把臉冷靜一下。

在一月一日要結束的最末一分鐘,自己的龜派氣功突然又發出,覺得奇怪的橫山翻閱手機,在吃驚的下個瞬間感到哭笑不得。

『我一定搶不到第一名的,不過倒數第一名也算吧?新年快樂,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到底是可以多天然呀!橫山抓著手機倒上床鋪,望向簡訊的署名欄,心中浮出很多說不出口的可是、可是……。

      ◆

買醉絕對不是任何人的專利,但對方這樣失控飲酒的情況確實少見。村上坐在一旁注視和大倉聊著毫無營養話題的相葉,思考是不是該適時阻止。
跨過一年之末相葉也彷彿褪去一層皮,一層身為偶像光鮮燦爛的外皮。兩次現場收錄都顯得力不從心,檢閱帶子時也能感受到笑容的僵直虛應,被製作人詢問後,只聽見『抱歉我會好好調整』的公式回答。
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想這樣問相葉卻發現這種溫柔是自己最笨拙的範疇。

「ヒナ你也喝呀!乾!」結束與大倉的談話後,相葉滿身酒氣轉過頭來。
「我喝啦,但你也喝太多了吧?」
「我開心嘛!你們能喝我為什麼不能喝!喝喝。」勸酒似地將村上的酒杯倒滿。
「你明天沒有工作嗎?最近狀況那麼差你還敢喝!夠了我去叫ニノ來接你。」伸出手攔下欲將整個瓶口塞進嘴巴的相葉。
「不要叫ニノ!工作工作,為什麼每個人都在說這些,犧牲那麼多換來的工作真的那麼好嗎?」
「耶?ニノ又怎麼了嗎?」

二宮、工作、犧牲,幾個關鍵詞直覺聯想到石川事件,但脫口而出的當下村上就知道自己闖了大禍,只見相葉原先半闔的眼皮突然睜得雪亮,十指緊緊抓住村上的手臂彷彿要穿透衣服欿進肉裡。

「你知道什麼!知道什麼!告訴我啊!」
「啊啊夠了別問我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沒有說謊的才能有時也是一種罪過,在看見相葉怒氣沖沖站起大喊『你不知道那我自己去問ニノ』時,村上真的恨透自己的不擅偽裝;而發現對方一出店門就連忙招計程車離去,腦海還是本能性去行動。

      ◆

因為太熟悉那個人的脾氣,橫山再怎麼強硬都無法不接這通電話,果不其然話筒彼端彷彿快哭出來的嘶啞聲依舊讓人心痛不止。
「我真的不是故意說的,怎麼辦!相葉會不會做什麼傻事啊!」
「你冷靜點,到底發生什麼事?」
「剛才他喝醉講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我就想到ニノ呀!我以為他知道的!結果現在卻跑去問他,ヨコ該怎麼辦!」
光從字詞組合就知道對方的心慌意亂,橫山嘆了一口氣:「你別動,我去處理。」
「可是相葉……」「你去了事情只會變得更糟!不要再給我添麻煩了!」
把整隻手機使勁摔出去,橫山在踩踏油門的那一刻心想,這一定是老天爺給自己的懲罰,懲罰那個說了無數次想放棄,卻又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心軟的放羊孩子。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93-f152762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