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19


19 「這麼努力的我應該是被稱讚的好孩子才對。」


『相葉的生日快到了,要送他什麼?』

白板幾乎是村上自言自語的小園地,即使如此卻從未放棄耕耘;當隔天清早發現一向都被放倒的板子居然屹立,上面草草寫著『明天三點在家嗎?』,村上不自覺吐出:「果然是個溫柔的人。」這樣的話。

      ◆

「我在車站附近看到一間不錯的公寓,想說下星期就搬進去。」
「……蛤?為什麼那麼突然!」出乎意料的話題讓村上忘記控制音量。
「也不算突然,我本來就打算搬出去,這裡太吵了我睡不好。」
村上看著眼前坐在L型沙發短邊的橫山,查覺他這段日子真的消瘦許多。
「可是這裡還有三個月的約……,你這樣……」
「叫丸山搬進來呀,他有跟我說在找房子,要我幫他留意,這樣一來正好。」撇起單邊上揚的嘴角,橫山拉了拉褲子調整坐姿,發現對方只是不發一語的站立,覺得沒什麼其他要說的就起身準備出門。

「……一直以來都吵到你了,抱歉。」

村上放輕的音量,橫山沒有漏接也沒有回應,在走出家門的那一刻,才像洩了氣的皮球靠在樓梯牆邊滑落。

這裡真的很吵,通勤的車子很吵,鳥兒的叫聲很吵,你的每一個小動作都非常非常吵,吵得我幾乎無法入眠,幾乎無法冷靜。橫山扯開毛衣領口,掐揉脖子抑止差點吐出的酸液。


      ◆

星期一早上有休息空檔的橫山忙著打包行李,電話響了發現顯示是丸山的名字。“一定是在錄影的時侯跟他說了吧”,有這樣的自信所以橫山接通手機。

「裕ちん,……那麼好的房間留給我好嗎?」沒頭沒腦卻沒有超出預期,橫山輕笑一聲,回應:「就交給你囉。」
「為什麼那麼不坦率……」於是掛上了電話,雖然是橫山這邊切斷的。
夠了吧,這麼努力的我應該是被稱讚的好孩子才對。

陸續整理好一部份紙箱,想趁有空的時候分批搬運到新房子去,橫山打電話給冬季顯少賽事的錦戶尋求幫助,得到『就只有麻煩事會找我,不過我馬上過去』這般尖銳的撒嬌。
大門一開就對上錦戶笑滿的臉龐,覺得哪裡不太對勁於是匆匆回頭,卻被錦戶連忙叫住,「你的領口沒翻好。」說完便伸出手幫忙折平。
那一瞬間橫山突然查覺到,從今以後這種事都得自己注意才行了。

      ◆

一點一滴減少了,那些在生命裡存在許久,卻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看著冰箱有一層是空的,看著洗手臺盥洗用具少了一副,看著陽台不再有略大自己一號的衣服,村上有些呆然,彷彿靈魂有一部份也跟著被掏空。
明明在一起相處那麼長的時間,要離開卻只是幾天就能辦到的事。村上心想橫山那麼做肯定有他的理由,或許就如他所說,這裡太過吵雜讓他無法入眠。其實不管原因是什麼,自己不會阻止也沒有立場阻止,畢竟都是大人了,誰也沒有資格干涉誰的選擇。即使明白這些道理,但心頭那片無法填補的空盪又是怎麼回事?村上環視整間房子,突然覺得它好寬敞好巨大,根本不是該一個人居住的環境。
揉乾眼角,村上拿出手機對話筒另一端大喊:「你到底什麼時候要搬進來啊慢死了。」

      ◆

果然是專業人士,不會因為私生活改變而影響工作。看著橫山在麥克風前一如往昔的談笑風生,讓村上陷入自己真是太瞧不起人的懺悔。
但有些事變了終究是變了,以前就像跟朋友相聚聊天一小時的輕鬆時光,現在卻變成生命裡彌足珍貴的片段。
當橫山在【水曜日約會】開頭說出『最近過得還好吧?』的簡單問候,不知該怎麼形容那股心悸,或許正是所謂百感交集。

「信ちゃん,明天我可以用吐司機嗎?」把味噌湯乖乖喝完的丸山眨眨眼睛。
「喔,可以呀。」因為生活作息相仿,村上很習慣的在製作早餐時準備兩人份。
「雖然日式風格的早餐很好,但偶爾換換口味也不錯呀,而且吐司機感覺很久沒有用了,明天我會起床準備的。」
“如果不想吃就直接講嘛”,原本想這樣不留情面的吐嘈,但看著笑容滿面的丸山,村上不知為何反倒有一點心虛。

以前和橫山一起生活的時候,烤吐司機是很常被使用的,那為什麼現在沒有了?村上很努力很努力的追憶,後來才記起來,是因為不管炒飯、煎魚還是煮味噌湯,需要洗的鍋碗瓢盆都太多了,總不好意思讓不煮飯所以主動洗碗的橫山清理。但面對丸山時反而沒這些顧忌,或許是不想給對方增添麻煩,兩個人都在吃完時順手將自己的碗盤清洗乾淨。

「……信ちゃん?怎麼了?」村上回過神便對上丸山困惑的表情。
「……果然我還是喜歡煮飯。」比起洗碗的話。
「耶?你剛才才答應我的,不會反悔吧?」
「但如果有人願意煮給我吃,也很不錯呀,明天交給你囉!」
「嗯,交給我了!」丸山一雙會笑的眼睛,折出動人的弧線。

即使再怎麼努力想維持現況,地球總是會持續運轉下去,就因為如此我們才必須一直往前走,唯有這樣才能不停抓住眼前的幸福。
該習慣了,要習慣了。村上這樣告訴自己。
已經不是跟那個人在一起生活了,改變也是理所當然的。

      ◆

「ヒナ!謝謝你送的生日禮物,雖然還好早喔。」
相葉在【你好!萬花筒】錄影前咚咚咚跑到自己面前,轉動漂亮的烏黑眼珠道謝。
「耶?生日禮物?」
「就你跟ヨコ一起送的啊,昨天就寄來了,真是的你直接拿給我不就好了,都老朋友害什麼羞。」相葉語畢玩笑性拍打村上的手臂。注視那抹笑容,村上猜測肯定是收到了很棒的禮物,至少是自己想不到的。

『比起節日,生日不是更重要嗎?因為是那個人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最值得慶祝的日子。』曾經在自己的生日派對結束後,橫山露出俊美的笑靨甜甜說著;而那一年是串通所有人都假裝忘記的惡作劇驚喜。
真的是太溫柔又太細膩的人了,橫山在這一部份永遠可以讓人感受到心意,至少自己總是能感受到。

在村上依附經驗以牙還牙答覆『畢竟不想搶了二宮的風彩呀』這樣的話時,心裡突然惦記起差點被塵封的記憶。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92-a502ad0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