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14


14 「只有他們安靜的接吻、接吻、接吻。」


「幸好你沒有傻呼呼把它辦在室外,這樣很好呀。」環視天花板彌漫的螢光星型貼紙,以及舞台那張銀河大型布景,橫山眼底也映出點點星光。
雖然早一步答應了企劃,接踵而至的工作卻讓橫山分身乏術,在求得諒解後迅速討論出主題和流程,細節則由大倉自己藉題發揮。不過今日一看倒是意外心靈相通,畢竟當初腦內的『星空』LIVE就是如此,並不僅僅是從地球所見,而是從更遠的地方傳來聲音。
「是不錯,果然找你們幫忙是對的,除了上次把我一個人丟下來之外。」沒有以往柔和的笑顏,失去表情的大倉散發一股幽怨氣息。
「那個音響測試了嗎?我還是去看一下吧。」知曉大倉是個情緒轉換很快的人,苗頭不對立馬將話題帶開總是沒錯。

「ヨコ!ヨコ!」聽見背後有呼喚所以轉過身去,看見眼前有食物所以嘴巴張開。
「……好吃!真好吃耶這個!」嚼了兩口就查覺檸檬魚肉酸中帶甜的美味。
「好吃吧!我剛吃了一口也覺得很棒,大倉你要記得按時加薪別讓新大廚跑掉。」村上揮舞手中的筷子,以前任員工現任兄弟的姿態指點著。
「真的很噁心耶你們。」露出無可救藥的鄙夷表情,大倉下一秒便揚起笑容拉著村上往樂器區走去,留下橫山獨自默然。


美其名是為長年在酒吧貢獻的渋谷舉辦LIVE,實際上仍然是一群好友的狂歡派對。除了主唱始終屹立不搖,其餘樂器則視需要由安田、丸山、錦戶、大倉幾位業餘好手輪番上陣。在某一首由渋谷、安田兩人搭檔的曲子,中途吉他揚聲器猛然失去聲音,安田慌張的確認配線,此時舞台一角突如出現的點點燭光及生日快樂歌,讓他知道自己瞬間成為了主角,於是又哭又笑許完願望吹完蠟燭,下一秒整張臉就被埋進蛋糕裡。

「……ヨコ你會不會喝太多了?」
為了讓渋谷喘口氣,村上上台串場了一段主持,回到座位就發現橫山桌前多了許多空瓶。
「難得嘛,就讓他多喝一點。」丸山瞇起眼睛看向村上,有一股纖細的溫柔。
「……ヒナ你過來,坐我旁邊。」拍了自己身旁最靠牆角的沙發位置,橫山眼皮比平時更顯得沉重。
「你真的很醉耶,平常都會叫我走開的。」抓抓頭卻還是聽話坐了進去,一到定位橫山整個重量像斷線木偶般突然壓下,村上不由得側身背部倚上牆面。
「沒問題嗎?還是我先送你回去?」眼看幾乎是攤軟在自己身上的橫山,村上擔心地伸出手掀起那片黑色瀏海,好確認他整張表情。是因為新工作壓力太大了嗎?記憶中顯少見到如此爛醉的程度。
「……不要,不要走……ヒナ……」
「好好好不走,那你休息一下。」就像在照料生病的小孩,村上兩隻手轉而移向後方,以一種擁抱的姿態平撫對方的背。
「我去幫你拿條毛巾吧?」丸山見狀起身,村上則是小聲說句『謝謝』。

台上四人站好定位準備就緒,渋谷嘴巴緩緩靠近麥克風,以略帶生澀的口吻說道:「謝謝大家,真的很謝謝,接下來這首不是別人的歌,而是我們的,請大家接受在這樣該死的世界裡,仍然拼命掙扎的我們。」
總是想要什麼、想要什麼,卻無法用言語好好傳達出來,既然如此就唱吧,用力的唱吧,即便聲嘶力竭精疲力盡,至少在那瞬間曾經幸福過。渋谷無時無刻都在自己的演唱中傳達這樣的訊息,所以憾動人心。

「ヒナ……」「嗯?」
很近很近到不需要焦距,橫山撐起身子湊過臉,直到兩個鼻尖輕觸。
「……可以親你嗎?」沒有其他人會聽見吧,那幾乎從心底發出的聲音。
「為什麼最近都這樣問我?」村上眼睛微微輕顫,卻沒有逃避。
「因為……,想要聽到你回答……」真的太靠近了,只要嘴唇開合就會與對方磨擦。
「……好啊。」過份濃厚的酒氣讓村上吸吐間不禁暈眩。

輕彈吉他單弦的起頭,安田認真無比說著:「請聽這首『流星』。」
丸山站直聆聽這首彷彿包含所有心事的歌曲,抓住毛巾至始至終沒有回到座位。

  明明靠得那麼近 卻又看不清
  因為在心裡吶喊 所以無法回應
  最想保護的 成為墜落的碎片
  每一步前進 都痛得快要哭泣
  沒有辦法抓住的 流星
  在消失之前是不是能留下痕跡
  即使是燙傷 我也想要 緊緊擁抱你

尾音落下時,現場陷入一片死寂,隨後一個兩個,觀眾回報起如雷的掌聲,渋谷等人在台上深深一鞠躬,丸山也忙著抹去眼角不知何時滑下的淚水。
在吵雜得分不清東西南北的世界裡,只有他們安靜的接吻、接吻、接吻。

宛如一對真實的戀人。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86-5c1cfc52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