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13


13 「卻也沒有能真正放到心上的。」


在接到大倉沒頭沒腦的求救電話時,橫山和村上開車以絕對會被警察取締的速度來到【鳥居】,在搞清楚狀況後只有把大少爺十字固定的衝動。

「你們也很久沒有聯誼了嘛,來幫幫我呀!」難以言喻的慌張和少女氣息,大倉抓住村上的手臂死活不肯放開。
「你都幾歲了還應付不了嗎?再說了安田家不是還比較近?」即使腳傷已經好了大半,村上還是對工作後的應酬有所節制。
「你們見過世面呀!這次全是一堆藝人、模特兒我不能得罪,而且多認識對你們也有好處不是嗎?」擺出一副“我也是有為你們著想”的姿態,大倉想藉此說服眼前明顯比自己成熟老練的兩人。

「不過為什麼會來這?」橫山站在酒吧後台偷偷觀察,發現女方全是叫不出名字的生面孔,但青春無敵總是有點姿色。
「我是不清楚,可能是因為上次有雜誌來採訪所以……。」畢竟是經營多年的特色酒吧,再如何深藏都無法掩蓋鋒芒;甭提加了單身帥氣小老闆之類的宣傳詞就更招人注目。平心而論客人多是一樁美事,無奈大倉看見一群五、六人的陣仗嬌滴滴要自己作陪,再怎麼色慾薰心都忙不過來。

「只要待一下就行了吧?我現在其實很想睡。」忙了一天錄影已經筋疲力盡,村上強打精神用力眨眼,頓時淚光閃閃。
「……我不要。」
「橫山拜託你!下次請你吃燒肉!」大倉雙手合十高高舉起。
「不是這個原因,就、沒興趣呀。」
「最左邊那個應該有E罩杯吧?你就坐在那嘛!」
「這是酒吧還酒店呀?我現在真的沒心情。」差點被劃弧的手勢逗笑,橫山鎮定對村上使個“走了”的眼神。
「不行至少ヒナ要留下來!」大倉把手抓得更緊,村上夾在兩人中間左看一眼右看一眼,

最後選擇對橫山說了句『抱歉』。

      ◆


「那邊有認識的人,我去一下。」拿起黃澄澄的酒杯,村上越過幾雙纖纖玉腿逕自離開,橫山注視對方漸遠的身影,覺得自己也真是活該倒楣。

以前不是沒跟別人聯誼過,幾杯黃湯下肚倒也玩得不亦樂乎,但礙於今天急急忙忙開了自家車來,而村上腳剛復原總是不好踩煞車油門,本就容易害羞的橫山少了酒味助興不免拘謹,而一拘謹就顯得份外尷尬。
其實身旁的女孩條件都不差,卻也沒有能真正放到心上的。
比起在這鬼混更掛念筆電裡還沒定案的腳本,橫山呼嚨兩句扔下已經半醉開始傻笑的大倉,一個人往廁所奔去。

“雖然這樣做很不好意思,但學了那麼久的尿遁之術不好好活用也是對不起師父。”橫山一邊洗手一邊回想某個忘了名字的漫畫角色,說服似地幫自己所做所為解套。
但要走也得先找到同車的村上。橫山關緊水龍頭準備轉身就聽見對面女廁滿溢出嘰嘰喳喳的討論聲。

「那個應該是萬花筒的村上沒錯吧?好吵!煩死了!」
「這樣也能上節目八成是靠關係。不過旁邊那個白白的挺可愛的。」
「耶?那個是長得不錯,但怪陰森的該不會是處男吧?」
「處男也好呀,反正妳身經百戰就幫幫他囉。」
「好討厭喔會付錢給我嗎?」

年輕女孩特有的銀鈴笑聲此起彼落迴盪,橫山只是淡淡撇了一眼,面無表情離開碰巧佇足的原地。

「你在這呀?想說回去找不到你。剛跟大倉說我累了要先離開,你也一起走嗎?」
村上從酒吧對角處緩步緩步走來,聽言的橫山只是安靜點頭,要再邁步時卻被一把抓住,
「多注意點呀,傻瓜。」沒有任何遲疑就幫對方把褲頭拉鍊關緊,村上玩笑似地拍了橫山的肚子。

      ◆

「那些女生在廁所說你很吵。」深夜順暢的交通讓橫山得以在開車途中分神抱怨。
「蛤?可是我嗓門本來就大呀。」不明為何而起的話題,村上微皺劍眉。
「表面上說『你們都有節目好厲害』,私底下換張臉說『有節目不過是靠關係的』,啊啊這就是演藝圈呀,滿口謊言誰都不值得相信。」俐落轉了兩圈方向盤。即便剛才也順口說出『妳們都很漂亮呀,人美心也美』這樣的話,橫山倒是打從心底接受了自己的不老實,甚至到了理所當然的程度。
「靠關係沒什麼不對啊,朋友互相幫助嘛,重點是之後有沒有努力。……算了反正剛才我也有說謊。」

村上此時的發言猶如一顆炸彈,讓橫山無法自己的瞬間緊急煞車。
「你做什麼很危險啊!」要不是有安全帶肯定因為慣性力撞上玻璃,村上轉身就是一記巴頭,但現在橫山哪管得了這麼多,只是大聲追問:「你說了什麼謊?」
不明白對方反應怎會如此劇烈,村上努努嘴,伸出右手模擬抓握酒杯的姿勢,「剛才的酒其實全是麥茶,嗯,也不是全部,大概三分之二啦,腳才剛好我不想一下就喝那麼多,這樣看來我和她們都說謊,應該可以抵消吧?」

這算哪門子的謊言?橫山望向那張自行反省中的臉龐,頓時查覺心頭某一處騷動再也壓抑不住。
「……ヒナ你真的很天然耶。」
「為什麼又這樣說呀?到底哪裡天然?麥茶嗎?」
「真的真的很天然,可是……」
「嗯?」
「……很可愛。」
「可愛?我本來就很可愛啊。」
如果換作其他男人,或許會覺得被稱可愛是種調侃,但村上從以前到現在,都認為自己可以適用可愛這兩個字,即使已經擁有成熟的男性臉龐,還是會為了這個詞雀躍不已。

在月光下招牌虎牙清晰可見,橫山深深望進那張眉飛色舞的笑靨,每一處橫紋每一處肌理,點點滴滴都彷彿在提醒謊言之中永遠隱藏真實。
橫山知道他不行了,再也不行了。

不是沒有人能放在心上,而是他的心早就為之傾倒。

      ◆

在村上穿好鞋子準備出門錄製【新鮮一午報】之際,橫山剛好從外頭開門進來,兩人無預警四目相接,下一秒橫山伸出手緊緊抱住村上。
「怎麼了呀?」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
「過了呀!製作人說找到投資新節目可以開了!」欣喜若狂的情緒在黏糊字詞中表露無遺,而這樣強烈的波動很輕易就渲染進村上心底。
「太好了ヨコ!我就說你是天才呀!你可以的!」村上迅速掙脫雙臂將橫山的臉扳正到面前,彷彿增添信心般用力直視。
「喔,是啊,我很厲害吧?」或許是情緒突然冷靜,也可能是臉頰太過滾燙,橫山放緩了說話節奏,像在遮掩什麼嘟起嘴擺出高姿態。
「超厲害的,你一定是我見過最厲害的人了!」玻璃珠般的瞳仁倒映出橫山的身影,因為過度興奮也無暇遮掩喜樂的尾紋。

「……吶,我要親你囉。」
「為什麼?」關西腔的直率回應彷彿在緩和這過份突兀的轉折。
「因為我現在很開心嘛,可以吧?」
「……喔,可以。」答應之後乾脆的閉上眼睛。

明明鼻子裡的吐氣很燙,這個吻卻很輕呢。村上這樣想著。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85-6d70c64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