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11


11 「世界不該那麼安靜。」


這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只不過是剛好而已,因為今天要去拿腳本,時間差不多所以就問看看罷了,這真的沒什麼……
腦中詞句像山手線不停環狀運轉,在經歷無數個起承轉合,橫山終於鼓起勇氣按下通話鍵。嘟嘟嘟嘟,每一聲都宛如元旦鐘響,迥異點在於一方消除而另一方是增添。

居然真的沒有接電話。聽著要求留言的電子聲,橫山將話筒扔到副駕駛座上,發現簡直無可救藥的自尋煩惱。
踩著油門的腳輕飄飄地彷彿失去方向,橫山單手抓著方向盤,在一個一個紅燈前停下。
好想就這樣靜止,永遠都不前進也行,誰知道前面會發生什麼事呢?說不定會有酒醉的貨車駕駛、打群架的男高中生,還是從東京鐵塔一躍而下的恐怖份子?隨便哪一個都行,總之都是討厭的東西。
橫山依循交通號誌打了方向燈,轉彎之後臨停在路旁。

吶,我說呀,如果是這樣我就去喔。
橫山閉起眼睛在心裡默唸,然後維持眼前黑暗的模式,伸出左手往副駕駛座方向探去。
一、二、三、四,還沒數到五指尖就碰到冰冷的金屬物,橫山張眼看見被觸及的手機,覺得不遵守和神明的約定是會被懲罰的。


「喂喂,ヨコ?怎麼了?」彷彿都是必然,這次電話瞬間就被接通。
「你工作完了嗎?」
「嗯,在等マル收拾東西。」
「我去載你。」
「耶?不用了啦!マル順路呀。」
「再等十分鐘,我直接去地下停車場。」沒等到回應橫山就逕自掛斷手機,發動引擎隨及一個大迴轉。

      ◆

到達現場發現不只有村上一人,橫山當下確有無視約定離開的衝動。
「你這樣不就繞路了嗎?」在丸山小心翼翼照護下,村上坐進了副駕駛座。
「我去拿腳本,剛好順了。」明明沒有半句虛假,橫山卻感覺這比謊言更害怕被戳破。
「信ちゃん你今天就跟著裕ちん回去吧。」丸山在關上門前笑逐顏開說著,下一秒卻不是退到一旁,而是繞過汽車前端,敲了敲駕駛側的窗戶。
總覺得不是什麼好事,但不開窗又更顯得奇怪。橫山按下自動鍵讓窗戶降下四分之一,丸山就在那小小縫隙裡說出:「贏不過你呢。」這樣的笑語。

音響流竄出Mr.Children的曲目,這是兩人共同喜歡的歌手,每張專輯都有好好收藏。於是言語變得不再重要,狹小空間裡自然有另一股聲音將彼此相互連結。
車輛佇足在紅燈前,橫山趴在方向盤上,彷彿繃緊神經在注意路況,兩顆眼珠除了前方無法再往任一處偏移。
「……ヨコ。」
「……。」只用餘光瞄了身側的村上,這時才發現對方也很反常的沒有看向自己。
「你來載我,我很開心。」時刻已近傍晚,窗外斜陽灑落進來,村上反射性瞇起眼睛,渾然不知光線有如調皮的荳蔻少女,悄悄在眼角眉梢沾上金紅的粉妝。
橫山不禁轉頭注視著,覺得世界不該那麼安靜。

「……吶,你知道前面會遇到什麼嗎?」
「嗯?今天有什麼嘉年華大遊行?」村上伸長脖子探頭搜尋,聽見橫山噗嗤一聲也不在意,反倒像想起什麼逕自接續:「不過遊行啊……,好久沒去迪士尼了,有點懷念耶。」
「要一起去嗎?」
「好啊!」村上曳著夕日的眸子讓橫山不禁揚起微笑。

如果是自己被這樣詢問,肯定會因為害羞而裝腔作勢,反觀村上卻不會有半點遲疑,從過去到現在,始終無所畏懼。
燈號轉換時橫山迅速踩踏油門,車子前進的瞬間,他在心底默唸“就算我不動,你也會拉著我走的吧?”

耳邊【啟程之歌】彷彿在回答自己。

      ◆

「給村上:好久沒在【你好!萬花筒】看到你了,聽說是受傷了?都過了那麼久還沒好嗎?……哇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喔。」橫山用指尖把傳真遞給坐在對面的村上。
「為什麼給我的信都不用敬語呀?不過腳現在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應該下個星期就會去錄影,謝謝你的關心。」
「他只是認為你在假裝受傷偷懶吧?去了迪士尼不是嗎?」
「才沒有去!你不是要跟我一起去的嗎?」
「兩個大男人去什麼迪士尼呀?」橫山的嘻笑沒有得到村上的附和。

在預錄存檔結束後,【水曜日約會】恢復了直播,兩個人一如往常說說笑笑,卻也發現了難以解決的問題。
「果然沒什麼好聊的。」在播歌的空檔,橫山放軟身子整個重心傾向椅背。
「嗯……,平常能聊的都聊完了,畢竟這陣子我們一直在一起呀。」村上拿起紅筆在白紙寫下幾個單詞,認真思索最近新聞上有趣的話題。
「偶爾一次還可以,再多幾次就沒辦法了吧?」
「我寧可平常都不跟你講話,也不想聽你一直說謊。」村上突如的發言就像句點,讓橫山頓時語結。

握完手的歌星在後台傳送『好噁心』的簡訊,當紅女主播是節目製作人的外遇,爽朗男演員私下召開每月一次的大麻派對,沒有任何地方比演藝圈擁有更強烈的明暗對比。而在這個謊言的大融爐,橫山始終不明白村上怎麼有能力置身事外。
「……可是你不覺得比起說出『你本來就是個醜女』,不如說『你化妝後的樣子一定很可愛』還比較好嗎?」
「啊啊這是當然的呀,為了形象多少會這樣。可是修飾和說謊還是不一樣吧?明明有的東西要我說沒有,……做不到耶。」村上歪頭露出鮮明的困擾表情,橫山只心想這傢伙真的一輩子都當不成偶像。

在休息過後的現場廣播,橫山無預警拋出『你這樣受傷要怎麼跟女朋友約會呀?對方還要照顧你也太可憐』這樣的話題。
村上聽言只是隨口回應:
「如果真的有女朋友也不錯,應該會陪我在客廳吹一個月冷氣吧。」

      ◆

回到【你好!萬花筒】棚內並沒有長期脫隊的陌生,但村上還是對二宮離去的消息感到十足震驚。
問了相葉和其他工作人員都沒有得到明確回應,既然如此總是話中有話的二宮想必也不會給予答案。
“也就是必須的人員調動,理所當然的吧。”腦中浮出橫山淡定的神情,村上認為自己也該適應幕後團隊的自然生態。

這次錄影來賓是知名的老牌女演員,出道三十幾年創下不少傲人紀錄,算是經歷與實力兼備的業界巨匠。或許是這些勳章讓人有驕傲的理由,女演員從進棚就擺出不可觸及的明星架勢,身旁助理像顆陀螺忙著端水忙著煽風,村上瞧著瞧著不由得搖頭。
「喂,那邊那個。」視線對上手指的瞬間村上冷顫,自覺剛才的失禮動作,一路拖著提早拆石膏的右腳要去道歉,沒料到站在跟前,只聽見一句:「你也穿紫色的呀。」
注意到彼此都穿著深紫色調為底的上衣,這是在稱讚英雄所見略同的意思嗎?村上抬起頭習慣性燦笑,女演員頓時一愣,隨即菱角般的嘴唇輕抿。

節目中第二排主持群有著明顯的陪襯意味,村上大多時間是配合前方訪談點頭,或是適時鼓掌大笑。
而在說到大阪的食物名產時,因為太過熟悉所以不自主在字詞間隙插入一小句話。

「等等,卡。」舉起手向導播致意,於是攝影迅速停機。在大家摸不著丈二金剛時,剛制止拍攝的女演員從座位起身,緩步移動到村上面前,沒有任何預警便賞了他一記耳光。
為了保護仍未完全康復的右腳,村上的坐姿本來就重心偏移,在這個外加力道下更加不能自主的跌靠在左側主持人身上,明亮的眼睛因為驚愕變得更加有神,瞬也不瞬直視雙手交叉擺胸的女演員。

「你以為你是誰呀,坐在這不過是看你可憐,誰讓你說話。」
高傲氣燄伴隨優雅語調竄出,棚內氧氣頓時稀薄,其餘工作人員包括製作人見狀都衝出來圓場,頻頻哈腰說道『他也就是個新人不懂事』、『以後不會再這樣了請您多多包涵』。

這就是所謂的謊言嗎?那麼浮華那麼虛偽。
被身旁主持人小心攙扶起,村上獨自邁步站到女演員面前,以超過九十度的鞠躬,深深說出『對不起』三個字。

此時的他並沒有餘裕發現,
比起固定腳下的平衡,自己花了更大力氣在壓抑全身的顫抖。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83-b4e8f446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