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09


09 「才知道自己要的不僅僅是這樣。」


「信ちゃん真的很笨拙耶。」在棚內等待錄影開始的空檔,丸山對站在身旁閱讀腳本的村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突然開口。
「蛤?什麼呀?今天搶滿分給你看。」
總覺得丸山最近的態度很不好,村上心想。尤其是上次工作完碰巧到了用餐時間,順口詢問要不要一起去吃飯,卻得到『我不同意外遇』這種回答,簡直莫名其妙到了極點。

「嗯……還是遲頓?啊,該不會是因為你在看頓感力這本書吧?」
「喂喂,把我當傻瓜了吧?我可沒有要你那麼多話。」揮過腳本拍打丸山的頭,村上習慣性的吐嘈。
「不過這樣直接用行動表達的地方也是你的優點,我很喜歡喔。」丸山伸出兩手食指戳向村上胸口,在敏感邊緣徘徊。覺得對方言詞舉動間實在沒有任何道理可言,無厘頭的氛圍讓村上想生氣也氣不了,只得放下手邊一切狠狠以十指搔癢回擊。

記得橫山也常說自己搞不清楚狀況,或是天然,但,究竟是哪裡呀?問橫山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會囔囔『問這句話的你本身就天然!』,像圈狀迴路始終是無解的謎團。
可是,如果總在小事上摩摩蹭蹭,最後什麼都做不成吧?所以呀,覺得對的事就立刻行動,即使結果不能盡如人意,至少百分之百努力過。這樣的自己,很帥氣不是嗎?
在機智問答單元表現亮眼的村上,實在不明白自己哪裡笨拙了。

      ◆


二宮和也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重情重義的人,但有時候會突然覺得,是不是連那麼一點良心都應該捨棄。
「你們那個節目呀,根本沒有好好發揮ヒナ的優點嘛,那種小事不管叫誰去都可以的。」喝了一杯又一杯,從臉頰到耳根都紅得發燙的橫山,光是張口就有濃濃酒氣竄出。

相葉雅紀你就這時候機靈,二宮不由得在心底暗罵兩聲。
原先的情況是橫山打電話給相葉,感性說著『男人偶爾也會有想喝醉的時候』,但礙於隔天一大早的工作行程,相葉隨口丟出『我不行耶叫ニノ陪你好不好呀?』於是慈悲為懷的自己捨身赴約,不太意外跟橫山聊了一整晚關於村上信五的話題。

「你剛才不就抱怨了ヒナ一堆小事,這樣小材小用很好呀。」二宮搖搖手中的酒杯,習以為常的隨口回應。
「什麼呀ヒナ什麼都能做喔,是萬能的好不好!」
「是呀是呀,既然如此你幫他做個節目吧,把他包裝成當紅偶像怎麼樣?」
「偶像不行啦,那傢伙的魅力又不是長得帥,雖然穿西裝很好看……。」打了酒嗝,橫山軟下身子趴倒在吧台,用餘光看著杯底的殘汁,彷彿想起什麼自己傻笑起來。

不在意對方自打耳光的發言,卻憶起之前跟另一個人吃飯,也是這樣逕自笑開。
二宮右手撐住腮幫,左手翻開手機,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也是呢,偶像這種角色,還是相葉做起來稱職呀。」
「……ヒナ才不會輸呢,眼睛也好、笑容也好,睡著的樣子也好,那些毫無算計的地方最可愛了……,才不要……當什麼偶像……」尾音已經全部黏成一團,不勝酒力的橫山閉上眼睛沉沉睡去,留下二宮依舊從容的獨酌。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但很多事,也只有深陷其中的人才能懂得。
橫山的發言固然有失公允,卻也非毫無道理,可是呀,這樣保護一個人究竟能做到什麼程度呢?
又或者,要到什麼程度,才知道自己要的不僅僅是這樣。

二宮伸手抽出橫山褲袋裡,已經半露在空中的長型黑色錢包,俐落取出二萬日幣,再塞回一張寫著“諮商費”的手工收據。
「大倉,幫我把帳記在這個人頭上,另外幫我外包一碟小菜。」

      ◆

【你好!萬花筒】的外景以探討全日本五花八門的獨特事物為主,年輕又身為男性的村上理所當然常被指派具有危險或刺激性的任務。
在與夏季氣溫無二致的六月,深山洞窟還是保有陰森的涼意,村上“刷”地拉緊身上的登山服飾,前後踩踏石塊磨去腳底略顯濕滑的青苔,除此之外他什麼都沒有多想,因為一但開始思考,他只想逃跑。

獨自一人前進蝙蝠洞這是什麼瘋狂舉動,在被告知當下村上著實嚇出一身冷汗,可是,畢竟是工作呀!沒有理由為了自己的膽小改變吧?將頭燈戴上,村上依循指示拎著手提攝影機進入洞窟,其間看了什麼說了什麼根本一點都不記得,他只希望不要出現什麼掉落什麼,趕快結束拍攝就能逃離這個鬼地方。
好不容易完成嚴峻的任務,來到導播所在的臨時外帳,只見對方盯著小螢幕眉頭深鎖,思考了半晌後緩緩道出:「你可以幫我補個鏡頭嗎?」
當然不可以!村上在心底大喊卻完全沒有發出聲音,抱持“已經過了一次那第二次也一樣”的鼓舞心態,用力深呼吸後點頭,再次踏入陰溼的洞穴。

取景部份村上毫無意外順利完成,就在轉身要往洞外走去時,耳邊突如沙沙的聲響讓人頓時陷入恐慌,他加緊腳步前進,四周啪答啪答的回聲伴隨節奏更顯激昂,覺得整顆心臟都被無以名狀的恐懼綑綁,於是越跑越快、越跑越急,在看見洞口的光明時,反覆溼乾而累積的黴苔就像惡作劇般讓村上一腳踩滑。
彷彿聽到有叫喚聲,而且拍攝時間竟比第一次進行得還長,感到奇怪的工作人員決定去探探情況,走進洞窟沒多久便看見滿是泥濘拖著右腳行走的村上,全身上下只有攝影機一塵不染。

      ◆

檢查結果是脛骨輕微裂痕外加多處挫傷,並非無法復原但仍須短期靜養。確定狀況的大家瞬間鬆了一口氣,因為村上已經移往普通病房,想著要讓他休息於是大部份工作人員先行離去,只留下私交甚篤的相葉和二宮等待橫山的來臨。
在送醫的第一時間二宮已經通知了橫山,但他眼下有無法脫身的工作,於是說好一結束便立即前往。
橫山來到醫院已經是半夜一點,打了個盹的相葉倉促起身對橫山頻頻道歉。

「這不是你的錯,是他自己不小心。」橫山的聲音宛如輕撫孩子般溫柔。
「就算這樣,如果不是因為只有一個人也不會……」
「已經很晚了,你們都還有工作吧?我來照顧他就行了。」
「……那就交給你了。」二宮拉了拉似乎還想說什麼的相葉,在轉身離開病房之際,橫山突然開口。
「我雖然沒有任何立場說這句話,但村上怕蟲也怕黑,如果不麻煩請儘量讓他避開這種外景,可以嗎?」
過份恭敬的態度根本不像與朋友對談,相葉聽言連聲回答:「當然!我回去告訴他們!」二宮僅是站在門口,凝視微笑說著謝謝的橫山。

幕後經驗豐富的人應該很清楚,企畫組在意外後對節目安排一定會更加小心,即便沒有人提醒,這種高危險度的外景肯定也會消失,所以現下,橫山想表達的肯定不只有這些。
對比酒局時純粹的笑靨,二宮注視面前這雙渾濁莫名的眼睛,終究不敢猜測其中壓抑了多少火燄。

      ◆

連綿不斷的梅雨占據整個東京天空,橫山緩緩坐在床舖旁,分不清滿身汗水是因為過份悶熱,還是剛才那場夢魘。
在夢裡他和一抹模糊的身影手牽手走上一座木製吊橋,耳邊是嘰嘰嘎嘎的緊繃聲,接踵而至腳底搖搖晃晃,被恐懼籠罩所以下直覺想把那隻手抓得更緊,可是黑暗在眨眼剎那鋪天蓋地襲來,他慌亂的大叫,同時發現原本握著的溫度泡沫般消失,而後整個世界連同自己,騰空的失重的下墜。猛然一震之際橫山驚醒過來,全身溼冷只剩下心臟捧不住地亂竄。
凝望自己空蕩蕩的右手,好像有什麼討厭的東西被喚醒了。伴隨無法言喻的不安,橫山走出房間到客廳裝滿杯水,喝完後注視離自己最近的那間房,像被牽引般默默走了進去。

老舊電扇發出轟隆隆的噪音,村上光裸上身呈現大字型睡著,腳上突兀的石膏因此格外引人注目。
橫山悄悄蹲在那張睡顏旁,看著對方人中浮起的薄汗,不自主伸出手把它擦去。

「……嗯?」感到騷癢而微睜雙眼,村上滿是倦意的發出鼻音。
「……。」該說抱歉,可是自己發不出聲音,或者是,不敢發出聲音。
「ヨコ?……幹嘛呀?」在還可以睡眠的時間被吵醒,任誰都會有些許不悅。
即使如此橫山還是不發一語,他自顧自爬上村上的床,以不壓擠對方的姿態蜷伏在角落。
「做什麼不要鬧……」村上不停打著哈欠,偏頭去看已經妥妥躺了下來,以後腦勺面對自己的橫山,摸不著頭緒也沒有力氣思考,「……晚安。」說完便再次進入夢鄉。
彷彿是確認後方的人已經沉睡,橫山小心翼翼側過身來,望向那張安祥無比的臉龐,用視線去追尋每一處輪廓,不知道為什麼,眼角有什麼灼熱的東西也跟著滑落。

橫山以為當時的自己很冷靜,接到電話也好趕到醫院也好,平穩的呼吸、平穩的行走,這一切都在打開病房大門的瞬間,被無力的雙腿否絕。
和相葉他們對談的自己有著輕柔恭敬的語調,因為如果不這樣層層武裝,不這樣狠狠將自我掩埋,下一秒便會失序的吶喊。
真是個笨蛋!笨蛋!就你一個是笨蛋!這種一看就知道該閃得遠遠的麻煩事,就你一個人會逞強!就你一個人會受傷!
眨乾眸子的水霧,橫山很輕很輕的伸出手,用指腹劃過村上眉尾一處小小裂口。

“你們怎麼會忍心拋棄他一個人?”
端視那副傷痕累累的身軀,橫山心底堆疊起無數疑惑。

      ◆

隔天一早,村上醒來看見雨過天晴的豔陽,直覺是個踢球的好時機,想起床卻發現有一半身體動彈不得。
啊,現在裹著石膏呢。這麼一想的村上放緩動作,瞬間查覺不只是右腳,連右手都無法自由行動,驚愕之際連忙轉頭,只看見右手臂被橫山緊緊抓住抱在懷裡,死活不肯放開。
或許是清晨舒適的陽光讓思緒變得溫和,村上沒有責罵對方的意思,心想“這傢伙不熱嗎?”就用空著的左手撥開橫山凌亂的瀏海,發現已經被沁出的汗水淋溼,思考該不該幫忙擦拭時,被突如睜開的眼睛嚇了一跳。
「……早。」雖然有些違和,村上還是依循慣例打了招呼。
「……。」在太近的距離四目交接,橫山愣了二秒確認眼下,而後像蚱蜢彈跳起來,彷彿也搞不清楚做了什麼,左右環顧後迅速雙手抱頭瑟縮成一團。
「我說你呀,別隨便跑到別人床上啦,很奇怪耶。」終於可以移動身驅,村上在床舖坐起身子,邊伸懶腰邊說話。
「……我大概是……夢遊了吧?」造成這個局面的種種原因橫山一時無法總結,卻也不可能冒著被嘲笑的風險說出自己做了惡夢,於是逃避性的,小小聲說出無傷大雅的謊言。隨後他很輕很輕,宛若含羞草恢復舒展般仰起頭,用眼角餘光瞄向坐在一旁注視自己的村上。

「所以你抓我的手是想帶我去玩吧?真不錯,等我腳好了再一起去喔。」

漂亮的眼睛沒有分毫陰影,認真的態度也沒有一絲虛假。
橫山看著看著,無意識說出:「你不要待在太陽下啦,刺得我眼淚掉出來了。」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81-d84f0221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