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08


08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結束舞台劇後一切行程又恢復成原先模樣,但經過高壓的生理時鐘卻遲遲無法歸位,注視窗外櫻花映著夕日緩緩飄落,村上覺得這樣悠閒的日子美好到很不踏實。

“不管是什麼都好,給我新工作吧!”側躺在沙發的村上在心底吶喊,沒料到手機竟不偏不倚的響起。
「喂,我是村上。」因為是沒有見過的號碼,態度不由得較為嚴謹。
『村上さん嗎?您好,我是【你好!萬花筒】的製作人,現在方便說話嗎?』沉穩的男性聲線讓村上從臥姿彈起,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仍然擺出正襟危坐的姿態。
「是的,可以的,請問有什麼事嗎?」村上不可能會認錯,【你好!萬花筒】就是相葉所在的電視節目,之前還為了特別放送在廣播進行宣傳。但一個收視平穩上升的節目製作人怎麼會打電話來?
『想通知一下開會時間,因為有點緊急所以我先跟您本人確定。』
「呃?開會?」如果是在後製部份,畫面此時應該會貼上大大的驚嘆號。
『是呀,啊,您的經紀人還沒通知您嗎?』
「嗯……最近沒有收到什麼訊息,請問是?」那傢伙是又在忙誰的行程所以把自己擱置了嗎?果然還是要有專屬經紀人比較保險。

『我們安排您在全新的【你好!萬花筒】裡擔任助理主持人的角色。』
「……蛤?」
村上太過率直的回應令話筒彼端的人笑出聲,『果然是個有趣的人,很期待您加入我們的團隊,我先說一下開會時間好了,您再跟經紀人確認一下,可以嗎?』
「可以可以,麻煩您了。」腦子頓時清醒,村上隨手拿起紙筆將訊息紀錄下來,連聲道謝後掛斷電話,發現世界剎那間變得絢爛無比。

      ◆


簡直是被動物園脫逃的大猩猩迎面痛擊。橫山開門當下只看見一團黑影火速襲來,然後不分三七二十一將自己壓倒在地,扶著頭想大罵時,卻被村上整張臉皺起的雀躍表情惹得爆笑不已。

「不要這樣啦哈哈哈!」笑得腹筋緊縮,橫山推動村上的動作顯得有氣無力。
「你好!萬花筒呀!」村上以伏地挺身般,雙臂撐在對方頸側的動作面對面大喊。
「什麼東西你先走開啦!這、這什麼令人害羞的姿勢呀!」收起笑意後橫山使勁拍打對方手臂,村上意識到確實有些尷尬才挪開身子坐到一旁。
「製作人打電話給我了,叫我去【你好!萬花筒】當助理主持!」
「喔,這樣呀。」離開箝制後橫山也緩緩挺身坐起。
「什麼呀這可是【你好!萬花筒】耶!」對橫山淡定的態度十分不解。
「也就是必須的人員調動,理所當然的吧。」
「可是是找我去主持,你不覺得驚訝嗎?」

「有什麼好驚訝的?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二秒之後才發現自己說出何等了不起的發言,在『不不我說什麼呢,我的意思是……』這樣的吐嘈還沒結束之際,村上純粹無染的笑顏讓橫山覺得再說什麼都是多餘。

      ◆

被橫山囑咐不下數十次『這次真的跟我沒關係,你自己看著辦』,村上在推開會議室的大門時,竟有股來到同學會的錯覺。

「ヒナ!這邊這邊!」拍拍身旁的空位,相葉一雙烏溜眼珠簡直快看不見眼白。
「唷,村上,好久不見。」坐在相葉對面,蓄鬍微胖的褐髮男子接續開口。
「歡迎呀,沒想到你也幹到這啦!」再來是頂著一頭大捲髮的中年女士,以充滿江湖味的口吻招呼。
「為什麼!等等!這不是整人節目吧?」村上天然的發言引爆在場所有人的笑點,畢竟他怎麼也沒料到,在門扉另一旁會有那麼多熟稔的朋友。
「我才被你嚇一跳,還以為你就靠著橫山吃穿,沒想到……咈咈咈。」從身後傳來的笑聲不用看就知道是誰,二宮戴著眼鏡儼然一副精明。
「我才沒那麼做!可是這真的,哇……。」當初與相葉、二宮的相遇已充滿離奇,但在各種場合下認識的專業人士能齊聚一堂,村上不由得讚嘆緣份妙不可言。

「做這行人脈是很重要的,我想村上在這點十分成功呀。」仍有幾分記憶的聲線響起,村上回頭看見保持微笑的四十代男子,沒有一絲懷疑就喊出:「製作人好!」
因為太激動而破音的當下毫無疑問又造成哄堂歡騰,村上自己也忍不住笑了,整個會議室都笑了。

      ◆

不是會彼此詢問近況的相處,只要對方想說自然就會提起,在外人看來這種互動略顯生疏,橫山卻覺得剛好而已。
因為呀,即使什麼都不說,還是會知道的吧?

把單元劇的企畫存檔傳送出去,橫山轉頭看向電子鐘,發現時間差不多了就打開電視。
在村上接到新的主持任務後,除了不停開會就是不停外景,很明顯就是在為往後的播出預錄。偶爾回來會說些『你知道嗎那個壺好厲害你一定要看』,但講實話誰在乎那個壺是什麼呀!

整點新聞的娛樂情報裡,【你好!萬花筒】的主持群穿著西裝分作兩排站開,每個人胸口都別上代表萬花筒風景的鮮豔亮片。站在第一排笑容燦爛的相葉開口說道:『這次有村上加入真的很開心,終於不只有我一個人被欺負了』,然後畫面迅速跳接至象徵歡迎的亮片交付大典。
沒有高潮迭起的驚喜,就是為了四月底節目轉戰黃金時段的必要宣傳,熬了一整夜工作的橫山忍不住哈欠連連,關掉電視前看了眼站在後排沒有一句發言,卻頻頻點頭表示同意的村上,覺得之後再查查介紹壺的外景是哪天播出也不錯。

      ◆

長期在業界耳濡目染下,對於“受歡迎”這件事,橫山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但對他而言電視是最重要的傳播管道,在全國擁有高知名度的藝人可以沒有廣播或舞台劇演出,但肯定要握有好幾個電視節目,因為那是個對觀眾而言低門檻又高完成的媒介,也最容易讓人養成習慣。“看到誰就知道是星期幾”,這種象徵度不僅重要,一但建立起就很難被取代。

五月九號自己生日當天,橫山處心積慮終於挪移出完整空檔好好休息,碰巧是週一所以不假思索照例觀看【新鮮一午報】。
其實從村上由收音助理被提拔,首度躍上外景主持人開始,橫山就有固定收看該節目。

“星期一中午就是村上信五呀”,把嘴撕爛都不可能說但橫山心底一直這樣惦記。

發現外景環節居然在介紹自己最喜歡的燒肉,感到各種羨慕嫉妒時,只見村上倏忽挾起烤得鮮豔欲滴恰到好處的肉塊,簡直要填滿整個螢幕。
『把你最喜歡的部份留給你喔,啊──』
特寫在張開口露出虎牙的臉龐,擔任攝影師的丸山貌似要上前進食所以鏡頭左搖右晃,
『才不是給你吃的。』頓時轉成嚴厲的表情,村上連忙將肉塊塞進自己嘴裡,咀嚼得彷彿人間絕品。

明明是如此普及的綜藝橋段,不過此時若能把鏡頭帶入家中,便會看見電視機前的橫山先生,以被一秒擊倒的姿態陳屍在客廳沙發。

比起偶然更相信必然,比起巧合更相信預謀。
總是無法克制淪為負面思考的橫山,篤定村上的行為是計劃好的,但,就算是故意讓自己出糗,發現被放在心上這件事更讓人感到愉快。
躺在沙發卻始終無法將眼神移開,注視螢幕裡村上一如往昔毫無保留的笑靨,橫山覺得這樣悠閒的時光美好到很不踏實。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80-730403c4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