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07


07 「有著比櫻花更為鮮豔繽紛的色彩。」


『今年的夜櫻會什麼時候呀?不要忘了通知我喔,不要忘囉!』
似乎是真的擔心所以提醒了兩次,錦戶簡訊裡的驚嘆符號在手機螢幕不停閃動。

「……早。」打著哈欠緩緩從房裡走出的村上,讓恍神中的橫山為之一顫。
「早……不早了。」瞧見客廳的電子鐘已經顯示在十點位置。
「沒有工作就讓我多睡點嘛……哈……。」抓抓肚子,尚未完全清醒的村上逕自走往廚房。

果然喝醉後就一點也記不住了。

橫山覺得獨自糾結昨晚未免太過愚蠢,於是尾隨上去,把手機擺到村上眼前,「吶吶,今年的夜櫻會。」
「喔?又到這個時候啦,……你決定啊,每年不都這樣。」村上瞬間就聚焦到過份醒目的紅色驚嘆號,不禁對這種花俏皺眉。
「我決定了如果湊不齊怎麼辦呀?」
「大家都有工作嘛,但你決定的大家也不會有意見。」
「你又知道,搞不好私底下每個人都在偷罵我。」橫山自己擺出嗤之以鼻的表情。
「怎麼可能呀,至少我就不會這麼做。」

比起有意識的答辯,無意識的回應往往更讓人信服。
橫山站在原地注視從冰箱拿出味噌湯塊的村上,忍不住說出:「好久沒喝你做的湯了,不做給我嗎?」這樣撒嬌的話。

      ◆


「今天不醉不歸呀!」
「這裡就是你家你還想去哪裡呀!」
村上對還沒開酒就歡蹦亂跳的大倉使勁吐嘈,安田和錦戶等人則連番從廚房端出一盤又一盤今日限定的私藏料理。

夜櫻會,顧名思義是個在櫻花盛開的季節裡,一群以橫山為中心聚集的朋友,相約在【鳥居】吃吃喝喝的晚宴。
之所以有這個聚會,是因為多年前渋谷在現場表演完後,趴在吧台有氣無力說著:「為什麼大家都那麼開心呀?櫻花真的有那麼好嗎?可是我光踏出店門就覺得快死了呀!有沒有沒有花粉的櫻花呀!騙騙我也好呀!」
宛如神燈精靈聽到願望般,下次渋谷戴上兩層口罩外加眼鏡,匆匆推開【鳥居】大門之際,發現裡頭沒有平常的素雅冷色,全都變成櫻花的粉紅。

「這是我們大家一起幫你準備的賞櫻聖地,不錯吧!」
拉著站在門口無法動彈一步的渋谷,村上順手從牆面摘下一朵噴上螢光漆的假花,塞到渋谷耳旁。

從那次開始,即使沒有大費周張的布置,【鳥居】也會在花季的某天夜裡休息,舉辦只屬於花粉症患者的狂歡派對。

「橫山還沒來嗎?」丸山左顧右盼,就覺得少了一人。
「他等下就會到了,應該會順便帶二宮和相葉來吧?」村上目視牆壁的古董掛鐘,算算時間也差不多。
「耶?二宮さん也會到嗎?」驚訝的雙手捧頰,丸山的少女氣息瞬間飆升。
「你這是什麼反應?」村上不適的皺起眉頭。
「因為二宮さん是很厲害的助理導播嘛,哇啊好緊張。」
「你是個攝影師耶!更何況他這幾年都有來有什麼好緊……,啊,是因為你沒來吧!」記起什麼般,村上的大喊讓丸山不自主比出象徵禁聲的手勢。
「マル超難約呀,每次都說些一聽就知道是謊言的藉口。」錦戶從旁邊湊了過來,露出十足氣惱的表情。
「不,就是剛好……」
「我們來囉!」相葉推開大門的時機正好解救想用一發技脫逃的丸山,但後方出現的二宮卻又讓他加倍困窘,最終只能故弄玄虛以芭蕾舞者轉身的動作奔到渋谷身旁坐下。

「大家都到了所以我可以開動了吧!」磨搓刀叉,大倉邊嚼食邊說話。
「你根本就已經先吃……為什麼你有兩條魚呀不是一人一條嗎?」村上回頭便看見兩條金黃酥脆的煎魚妥妥躺在大倉盤裡。
「因為亮不吃,我就挾來吃了。」
「因為村上不幫我挑刺,我就不想吃了。」
「現在是我的錯嗎?你這樣偏食哪有體力去衝浪呀!」看著前陣子剛登上運動雜誌,外號“浪花貴公子”的錦戶,村上覺得那身段隨時可能被大浪折斷。
「跟偏食沒有關係吧!就算是男人也可以穿裙子的呀!對吧安田!」
「什麼為什麼扯到我這?不過只要是好看的裙子我隨時都可以穿喔!」
「不要順著把話題扯遠了啦!夠了把魚給我!我挑刺!」左手打了擁有獨特世界觀的安田,右手打了要還食物就癟嘴的大倉,接著還要幫屬一屬二挑食的錦戶處理魚刺,理所當然的氛圍讓相葉不禁開口:「……媽媽白飯在哪裡呀?」
「去廚房找呀!啊,誰是你媽!」村上晚一拍的吐嘈讓所有人都笑彎腰。這就是夜櫻會,有著比櫻花更為鮮豔繽紛的色彩。

      ◆

「ヒナ!」
村上轉頭就被渋谷親上一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已經醉了。

「啊啊沒拍下來,マル你真的是攝影師嗎?好好幹呀!」錦戶用力拍打丸山的背,丸山則抓著手機東搖西晃準備對焦,酒過三巡每個人情緒都高漲莫名。
「沒拍到嗎?再補一次就好啦!」橫山推開丸山的腿表示讓路,在長沙發上擠著擠著來到村上身旁,發現對方根本沒注意到自己,於是挑眉非常刻意的壓低逼進,抓準時機便用羽毛搔弄般的嗓音在耳邊輕喚:「……ヒナ。」
尾音甜蜜上揚簡直讓人酥軟一半,村上不由分說瞬起鳥肌,回頭確認時被橫山沒有時間差的吻上,大概持續了兩秒才“啵”地一聲離開。

「嗯……我覺得角度不夠好耶,還是要轉二號機吧。」丸山雙眼緊盯手機螢幕,煞有其事的搖搖頭。
「這畫面肯定要被導播罵的,喂,再補一次。」將頭偏過去瞄了影片一眼,二宮懶懶揮舞手臂高姿態的發言。
「親嘛親嘛,啾啾。」「橫山最會啾啾了啾啾。」
安田和大倉同時像小雞嘟起8字嘴,簡直可愛到令人心癢所以橫山又順應要求親了身旁的村上。

一直都是這樣,當場子沸騰起來時,嘴唇相碰也不過是衝動和手段。
只要覺得“這時候你好可愛呀”,橫山可以不分青紅皂白親上對方,就像北歐神話的惡作劇之神,遭到襲擊的親友不計其數,還曾經被封上接吻魔的稱號。
但在輕浮的外表下,橫山其實很清楚什麼人可以而什麼人不行,只有在深信不疑的情況下,才被賦予隨心所欲的勇氣。

「為什麼大家都要親我呀?」短暫回神的瞬間才發現被男人接二連三強吻,村上已經八分醉的神情顯示沒有絲毫防禦能力。
「因為你被大家愛著嘛。」錦戶站在村上面前,彎下腰,在彷彿要親嘴的距離用手指掐了村上的乳頭。
被錦戶突如的舉動和村上驚嚇的表情逗得不可開交,醉入肝腸的橫山瘋狂笑倒在村上大腿,半晌過後稍微平復情緒,仰首看見村上也注視自己的眼睛,

感覺好想接吻,所以就接吻了。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79-d00b89d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