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06


06 「因為那傢伙是無所不能的。」


整個二月村上幾乎都在進行舞台劇的排演,除了不可能更改時程的電視演出外,舉凡廣播都是以預錄方式進行。
「我說呀,你這傢伙自己放消息了吧?什麼情人節那天會很忙喔之類的。」在兩人都有空檔的白天,橫山排定了【水曜日約會】的工作。
「才沒有,為什麼你這樣說呀?」村上皺起眉頭對這突如的話題表示困惑。
「東西都堆起來了還裝傻,你以為休息室是給你裝巧克力的嗎?」
「蛤?再怎麼說也有一半是你的吧?」
「不不,上面都是寫著給村上君呀,還加了愛心呢!在其他地方你肯定也收了不少!」
「嘛,一般般吧。」
「什麼叫一般般呀!五箱也是一般般嗎?」
「哪來的五箱?是會收到一點啦,不過都是義理巧克力。」
「為了維持形象不管畫了多少真心都會被你無視嗎?」
「才不是咧!真心巧克力我會用真心回應的!」


安排在情人節那週播出的廣播理所當然以情人節為話題,即使略顯誇大,但橫山確實收到不少工作人員轉交給他們的巧克力。
“這傢伙其實很受歡迎,雖然不一定是那種意義上”,在分類兩人的禮物時,橫山略略驚訝村上的送件人是不分男女老少的廣泛。

或許是大方爽朗的個性,村上很容易和人交上朋友,工作場所噓寒問暖乃家常便飯,即使已經下了工,在燒肉或壽司店也偶有一看就了不起的人物來打招呼。每每看著村上自然與之應對,橫山都覺得這傢伙到底哪來的勇氣,如果是自己別說聊天,光是叫喚對方的名字都害羞到無法出口。
所以才會那麼安心吧?只要工作場合有村上在,橫山總是特別放鬆,彷彿確信自己缺少的一部份,會有人妥妥幫自己填滿。

二月十四號當天,村上礙於【新鮮一午報】的演出,沒有安排舞台劇練習;而趁村上在客廳確認行程的空檔,橫山拎出了好幾個紙袋。
「吶,這些是別人送你的情人節禮物。」
「喔謝謝,你還幫我整理好了呀?」驚訝之餘連忙起身接過。
「不然太亂了,還有,這個。」在雙手滿滿的村上面前晃過一眼,橫山就把東西丟進某個袋子裡。
「蛤?什麼呀?」快到連包裝花色都只剩殘影。
「我送的。」
「不是吧?這有點噁心耶!」村上大叫一聲。
「對吧,所以我送了全黑口味。」橫山噘起嘴,伴隨無以名狀的高傲。
「……謝謝。」瞬間,不諳甜食的村上笑得把虎牙露了出來,橫山看著看著總有股它又變長的錯覺,畢竟那是個麻煩無比卻又閃閃發亮的存在。
而稍晚村上在外景中介紹了現下女高中生最喜歡的巧克力,橫山工作回來發現自己房門把也掛了一盒,覺得這真是沒必要的行動力,但,不討厭就是了。

      ◆

舞台練習的最後一天,大家都緊鑼密鼓再三確認,等到結束之後,村上才發現二宮揹著隨身攜帶的相機站在角落,似乎已經待了許久。
「你怎麼會來?」連忙走過去招呼。
「來拍拍照,不過我想你自己也知道重點不是你。」越過了村上,二宮朝迎面走來的大野招手。
「啊啊,你們認識呀?」習慣話中的調侃,村上眨眨眼睛。
「你以為是誰請來傳說中的大野君呀?」二宮肆無忌憚的將手擺上大野的肩膀。
「扛轎子來的喔。」大野認真說出明顯是玩笑的話語。
「原來如此!難怪你說我會想再請你一頓!」記起上次飯局二宮天外飛來的賭注,村上表情豁然開朗。
「嗯……不是。」二宮抿起薄唇搖頭。
「耶?不是嗎?這已經可以請客啦!」
「這次我只是舉手之勞,大功臣另有其人,你不要給大野添麻煩就算報答我啦。」
「嗯嗯,不要給我添麻煩呀!」贊同地點點頭,大野的故作姿態令村上捧腹大笑。
雖然沒有明講,但村上認為二宮暗指的相當明顯,應該說,也沒有第二個人選。

      ◆

灰狼與獅子四處奔逃,穿著三原色服裝的男孩用寶劍劈開巨鎖,一個二個三個,掙脫鐵籠的孩子牽起手唱歌,陰暗的黑森林瞬間充滿綠光,普天之下沒有什麼比笑容更珍貴的寶藏。

匆匆跑進後台,助理連忙拿出謝幕的服裝,村上一邊替換一邊聽著外頭連綿的掌聲,難以壓抑快滿出的興奮。
舞台劇共五天十一場演出,村上總趁著開始前躲在布幕後探頭,眼看觀眾席一場比一場坐滿,終於放下心中那份忐忑;唯一懸念的大概是每次每次,他嘗試在人群裡尋找那位大功臣的身影,卻也每次每次無功而返。
“因為工作很忙所以也沒辦法。”村上收工回家時,只要發現大門仍深鎖,就不會有心情在隔天碰面時詢問為什麼沒有出現。但是呀,來到了最後一場公演,村上的情緒比平常更為高漲,以至於他是真的很想見到那個人,想跟他說自己好好辦到了沒有讓他丟臉,想跟他說如果可以請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工作人員在暗道裡揮動手電筒指引方向,村上站到定點,待舞台上主要演員出場後,推開通往二樓觀眾席的鐵門。
因為是兒童舞台劇理所當然有許多小孩,村上刻意放慢腳步,在安全許可範圍內和孩子們一一握手。走著走著聽見有個小男孩不停發出『啾啾啾』的怪聲,定眼一瞧,竟發現他身上穿有印著七龍珠圖樣的卡通上衣。

「你是那傢伙派來的臥底吧?」說著沒有其他人知曉的傻話,村上笑得比任何人都開心。

      ◆

『慶功宴結束了,真可惜你還是趕不來。是部像夢一般有趣的舞台劇,孩子們都很開心,以後再一起合作吧!要把你的名字大大寫上去!PS.村上是很優秀的演員,下次再借給我好嗎?說定了喔。』
又不是我的所有物怎麼說借就借呀?橫山看著劇場導演傳來的簡訊,在發動汽車前不禁失笑。

電視、廣播、電影、舞台劇,看似同一其實手法大不相同,橫山接觸舞台劇製作大概二、三年時間,一開始只是覺得有趣,彷彿在紙上畫個圖樣,就會有人幫你活起來。
但靈魂終究是無法輕易掌握的核心。當他以協助指導的身份對演員說:『這裡可以再更誇張嗎?』而對方露出困窘神情時,即便只有一瞬,橫山都會被罪惡感淹沒,也就不敢再次要求。只是比起其他方式,舞台劇是最直接與觀眾接觸的平台,一個轉身一個眉梢,如果不能發自內心毫無懷疑成為那個角色,是會被輕易看穿的。

“連我自己都害怕的話,要怎麼辦呢?”這也是橫山至今不願在製作群掛名,更偏向於偶發支援的主因。即使如此腦中的小人像還是不停不停冒出來,橫山偶爾會無預警在廣播對村上扔出『你來做一下那個吧,要用很嗨的情緒喔』這樣的訊息,而村上總會皺起眉頭抱怨,卻又做出符合橫山心中,甚至高乎預期的效果。
“只要你相信我,我就能為你打造最棒的舞台”,在製作之路越走越廣的橫山,心頭一直有這樣說不出的滿腔熱血。於是看著彷彿沒有一絲陰影的村上,腦中『陽光戰士』的模子一點一滴成型,日積月累之下,恍惚間會覺得坐在自己對面回答讀者來信的那個人,已經不是村上信五。

『雖然沒有任何理由,請加入這個角色吧!村上一定沒問題的!』
在編寫劇本之際,橫山簡直用盡一生氣力說出這句話,而被採納的同時,有股世界為之明亮的感動。

“因為那傢伙是無所不能的陽光戰士呀!”走出劇團位在的豪華大廈,橫山仰首望向蔚藍晴空,難得不想逃避刺眼的豔陽。

      ◆

在開門瞬間就知道對方已經早一步到家。橫山看著玄關凌亂倒臥的鞋子,明白裡頭那個人肯定醉得不輕。
其實在工作空檔有擠出丁點時間去觀戲,只是不想模糊焦點也就沒有跟任何人提起。橫山躡手躡腳走進村上一向不會關門的房間,看著明顯是隨便盥洗就倒床大睡的村上,不知為什麼,心頭頓時變得像綿絮鬆軟。

一直都沒有變,嘴巴微微張開到看得見虎牙尖端的睡顏,從相識到現在都令橫山喜歡得不得了,當然這句話沒有告訴過本人。
很奇怪呢,明明算是半個明星了,比起裝帥耍酷,這樣自然而然到有點犯傻的模樣才是最有魅力的。橫山指尖輕輕捏起並不那麼光滑的臉頰,覺得安靜睡著的村上像孩子般可愛。

「……ヨコ?」微睜的眼裡淨是迷濛,村上喃喃的發聲。
「吵醒你了?」將手放開,如同真的在面對小孩,橫山不自覺將語調放得輕柔。
「嗯……好想睡喔。」扭扭身軀,感覺想再說什麼卻睏得無法運作腦袋。

這麼可愛的村上是怎麼回事呀?橫山低頭輕笑,再動手幫他拉好被子。
「ヨコ。」
「嗯?」
溫柔的回音沒有延續下去,是無法延續下去。橫山從未想過此時此刻,他會被村上勾住脖子,然後輕輕的,在唇上吻了一記。

「……謝謝,真的,好開心。」

拋出一個分不清睡眼惺忪或柔情似水的笑靨,村上彷彿完成心願沉沉睡去,只留下橫山獨坐床邊,宛如凍結般無法挪動分毫。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78-e2b5aa62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