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05


05 「沒有什麼比全心全意更加重要。」


平常在橫山與村上的廣播時間,電台總是充滿此起彼落的大笑,但今天卻增添了一股溫馨、雀躍以及……加倍的吵雜。

「ヒナ好久不見!」伴隨著啪啪啪的疾走,比一般男人還要尖扁的聲音在走廊傳開。
「好久不……有很久嗎?」對於迎面而來的相葉毫不客氣的吐嘈。
「有呀!我生日之後就沒見到了吧!」
「……也是喔,因為有跟ニノ見到面所以有點搞混了。」
「耶?……你生日對吧!我們一起送了禮物!」面對相葉一瞬間的遲疑,村上並沒有放在心上。
「啊啊那個禮物呀,完全沒辦法用。」回想起至今仍高置櫃上的心型對杯,連再拿出來看一眼的勇氣也沒有。
「可以的!只要放在浴室就一定會有人拿去用的!」
「你到底把陶瓷杯當成什麼了呀!」如果橫山是長不大的彼得潘,那眼前這個人肯定也是個童話角色,而且是迪士尼等級。

「不好意思我要清場囉,前面兩隻野生動物可以退到叢林裡去嗎。」說著符合電視助理導播身分的台詞,二宮舉起手刀刻意從兩人中間穿過,逗得相葉和村上兩人哈哈大笑。
「……為什麼沒有人要進去呀?」從走廊彼端走來的橫山,看見三個卡在放送室門口的男人,光想就擁擠得缺氧。
「等你呢我們的大企劃家,相葉這個前景堪慮的深夜節目主持人就麻煩你多多提拔了,相信這對你而言是輕而易舉天經地義。」
「……。」完全理解二宮的話中有話,橫山只淡淡看了一眼便逕自走進放送室,其餘人看著時間也差不多便跟了進去。


在ON AIR紅燈熄滅之前,一個小時的廣播毫無冷場,明明是為了宣傳相葉參與主持節目的特別放送,到最後卻演變成敘舊吐嘈大會。四人合作無間妙趣橫生的對話得到無數工作人員的讚賞,甚至有人開玩笑說道:『這樣好了你們以後交替主持怎麼樣?』
「也不錯,只是相葉看不到臉吸引力會減少百分之八十,好像不太中用。」
二宮正經的態度反而得到絕佳的“笑果”,村上一邊笑得看不見眼睛,一邊覺得自己應該更加努力才行。

雖然當初與相葉的相遇,是派對人群中的一個,但就因為太顯眼了所以無法忽視。村上偶爾還會憶起最初看見橫山和相葉站在一起的樣子,只覺得“這就是明星呀”,有著閃閃發亮無從遮掩的光芒。即使如此當融入他們的談話時,也很快感受到“明星也就是一般人”這樣的心情。
『所以一般人也是可以發光的』,擁有無以倫比正向思考的村上做出結論;看著電視機裡坐在後排不停點頭的相葉,也比任何人都期待他將來能成為紅透半邊天的一線巨星。

“只要盡百分之百的努力,總有一天也能跟他們一樣。”
在舞台劇排練被稱讚進步神速的村上,覺得沒有什麼比全心全意更加重要。

      ◆

「吶吶,信ちゃん和章ちゃん到底什麼時候會忙完呀,好無聊喔。」將近一百八十公分的大男人半趴在吧台上,儼然下一秒就要左右翻滾起來。
「都在準備舞台劇,至少要三月中以後吧。」
「好久喔,橫山你把信ちゃん之後的行程都告訴我好不好呀,我要把他有空的時間預約下來。」
「我又不是他的經紀人!而且你幹嘛對他那麼執著呀!」抽了嘴角,橫山不明白村上已經在這工作那麼多年,大倉對一同吃飯喝酒這件事卻絲毫不減熱情。
「那是因為你們一直在一起才不懂嘛!すばる你說對不對?」大倉轉身看著獨自蹲在地上整理樂譜的渋谷,發出想得到贊同票的氣息。
「他們兩個人的事我才不想懂咧。」
「喂!你認識ヒナ的時間明明比我還久吧!」放下手邊的青島啤酒,橫山激動的跳下高腳椅。
「時間能代表什麼?你們根本是夫妻嘛!」渋谷“啪”地一聲闔上黑色文件夾,起身直接坐上大倉身旁空著的椅子。
「你越說越離……」
「耶!三個人了!喝酒!」不等橫山說完,位置在兩人中間的大倉忽地抬高雙手,興高采烈宛如在歡呼一場慶典的開始。
「……すばる你要喝什麼?」眼看氣氛被迅速轉換,橫山也不打算深究,倒是站在酒櫃旁的自覺油然而起。
「就……跟你一樣。」這是渋谷最習慣的點餐方式。

渋谷是村上在大阪的好友,以不嚴謹的定義大概就是青梅竹馬般的存在,算不清一同渡過幾個長假,又一同做了多少瘋狂蠢事,直到村上說要到東京工作時,渋谷才有一種夏天真正結束了的錯覺。
分離那段時間除了節日會簡訊互賀,兩人幾乎沒有近況的交流,但渋谷二年後到東京謀生,再會村上的那一刻,彼此都清楚友誼沒有一絲一毫減損,除了多出一個人的存在。

「渋谷すばる,我在大阪的好朋友,現在到東京找工作,所以這段時間先跟我一起住。橫山裕,也是大阪人,我在東京都跟他一起住,最近工作很忙回來都半夜了吧?見面機會應該不多。」村上站在橫山與渋谷兩人中央,簡單的介紹雙方。
該怎麼說呢,現在的渋谷並不想聽這麼多,他只想把行李丟進村上房間,洗個熱水澡倒床睡覺;而對面的橫山顯然也不想知道什麼,只是無語揉揉頭髮便走回自己的房間,喀答一聲上鎖。
接下來的日子,渋谷除了打打零工,也在村上推薦下於【鳥居】嘗試現場演出,因為效果不錯所以得到固定駐唱的機會,生活漸漸步入穩定。

唯有一點是渋谷怎麼也無法邁進,就是與橫山的相處。

正如村上所言,橫山平日幾乎不見蹤影,渋谷只有在淺眠時才能聽見夜歸開門聲。其實對天性怕生的渋谷而言,見不到面反而落得輕鬆,但偶爾,在村上出門工作,渋谷遇到剛從外頭回來的橫山,兩人不僅僅是沉默,簡直是視若無睹。
「……我不喜歡那個人。」對著剛踏出浴室,下半身圍一條毛巾就在客廳走來走去的村上,渋谷忍不住發言。
「誰?」從冰箱拿出一瓶啤酒,村上熟稔的打開拉環。
「……橫山,總覺得那傢伙也討厭我呀。」
「不會啦,他只是很忙,拍戲什麼的很累人吧?」就在渋谷來東京前二個禮拜,村上還為了橫山接到電影工作在【鳥居】狂歡一番。
「可是態度很差呀!見到面都不看人的。」
「他只是害羞啦,就跟你一樣怕人呀!」
「哪裡一樣了?根本不一樣吧!」渋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或者,只是不理解為什麼村上會把自己跟那個“插隊”的傢伙相提並論。
「該這麼說呢……,一開始確實會覺得ヨコ很陰沉,都不說話做自己的事,可是久了就知道他很單純,而且很細心,總之不是壞人啦。」
語畢便喝了口酒,村上像個老頭哈了一氣,渋谷聞著味道以為他就這樣醉了,醒來後村上又會跟自己說些沒有其他人懂的蠢話。

隨著工作累積,手頭逐漸寬裕的渋谷覺得不能長久打擾村上,於是他四處拿了一些租屋情報,閒著沒事就在上頭用紅筆亂畫,畫完後發現自己根本租不起便扔進垃圾桶裡。
然後那一天,渋谷記得很清楚,因為他實在熱得睡不著所以早早就起床,出房門很難得看見村上和橫山都在,還吃著一聞就知道出自村上之手的日式早餐。

「喔,要吃飯嗎?鍋裡還有!」似乎因為對方早起而驚訝,剛用完早膳正閱讀體育新聞的村上,以略顯高昂的語調呼喊。
「……。」瞄了用餐中的橫山一眼,渋谷有股說不出的違和感。
過了會兒橫山吃完飯並將味噌湯喝完,起身把桌上所有空碗盤收拾放進水槽。
「你放著就好了,我等下再洗啊。」村上丟下報紙,連忙把洗手臺前正準備轉水龍頭的人擠開,只見橫山皺眉小聲嘟嚷:「……我洗嘛。」
「你不是還要去片場嗎?遲到就不好了吧?」無視對方喃喃細語,村上想再次用肩膀撞人,橫山卻早一步退開,也就是這點距離,才讓村上查覺橫山未折齊的領口,於是他不發一語伸出手將之拉直,橫山只是習以為常站在原地,直到發現渋谷的眼神才彷彿驚醒般將村上推開,然後轉身匆匆離去。

「……這算什麼?」聽見屋門關上的那一刻,渋谷覺得口中那股氣再怎麼也憋不住了。
「蛤?」也不急著洗碗,村上坐回位子再次拾起報紙。
「那傢伙憑什麼推你呀?」
「有怎麼樣嗎?沒有很大力呀?」村上歪頭表示不解。
「可是……那傢伙、那傢伙憑什麼把事都交給你做呀?你又不是……」說不出口,對於眼前的違和感,渋谷已經明白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平常都是他洗碗的,最近他趕時間,我想說我做也沒關係,而且是我自己想吃飯配味噌湯,老讓他洗多不好意思。」

你們是結婚多久了呀!
渋谷在心裡翻天覆地喊著。注視村上幫自己盛飯的背影,覺得東京真是個太可怕的地方,足以讓自己的兒時玩伴變成賢妻良母。

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浮現這種心情的渋谷比之前更積極的找房子,而在自己依然無意義畫紅線時,橫山突然站到了面前。
「……吶。」幾乎全是鼻音,卻因為身影太近讓渋谷無法裝作對方不存在。
「……喔。」抬頭,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延續對話。
「如果、如果你想跟村上住,我會搬出去的。」沒頭沒尾,橫山突如的發言讓渋谷頓時眉頭深鎖。
「……我沒有這個打算。」
「可是你跟他住會比較開心吧?」
「……不,我還是想要一個人住。」無關交情,渋谷只是喜歡獨處的空間。
「可是你找房子找那麼久了,還沒打算搬出去不就是想跟他在一起嗎?」
這傢伙在講什麼呀?渋谷看著眼前似乎很焦慮的男人,腦海忽地浮出村上對之的評語。

「我只是錢不夠……,而且你為什麼知道我在找房子?」
「因為垃圾桶呀!我不是要翻你的垃圾喔,只是丟在那裡剛好看見而已。」連忙解釋清楚,橫山白皙的臉龐因為激動而微微漲紅。
「嗯,我明白了。」渋谷點頭的瞬間,發現橫山似乎跟著放鬆了一點。
「……我會幫你留意房子,還有,如果有其他演唱的機會,我也會通知你一聲。」
渋谷還沒來得及道謝,橫山又補上一句:「我去【鳥居】聽過你唱歌,真的很棒,你不應該只在這裡。」

後來渋谷在橫山輾轉介紹下順利找到便宜的住所,搬走的前一天夜裡,渋谷偏頭看向身旁闔起書準備躺平的村上,輕輕說道:「橫山是個好傢伙呢。」
然後他無法忘懷,幾乎害羞到想挖洞埋進去,村上過份燦爛的笑顏以近到不能再近的距離,沒有一絲保留的綻放。

夏天終究會再來的,就像太陽終究不會只屬於自己的。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77-600230ac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