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04


04 「心裡明白就好。」


「不是工作還做到這種地步呀……。」二宮用手指勾起從玻璃杯緣滑落的水珠,在桌面畫出透明的心型。
「……幫朋友慶生這有什麼不對?」橫山整理手頭的文件,放進身旁的公事包。
「這樣大費周章幫普通朋友慶生,還真不是普通濃烈的友誼耶。」
「我不過就請你唱個歌,再幫我約一下大野,有很打擾你嗎?」面對關鍵詞的重音橫山視若無睹。
「不打擾呀,村上也是我朋友嘛,幫這點小忙天經地義。」
「就是呀,天經地義。」
「即使花這麼多時間編劇本、找舞台、敲演員、湊經費,最後還不掛名,這些都──是天經地義的,這樣說來你為什麼不幫我或相葉天經地義一下?」語畢自己也不禁莞爾,二宮看著在新宿酒吧慣有的魅惑燈光下,因為過份蒼白反而更顯頰紅的橫山,覺得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我只是覺得這樣做很有趣而已,更何況我只是開個頭呀,接下來怎麼樣我就不管了。」說完話的橫山將殘酒一口飲盡,然後舉起手請服務生來結帳。
「啊啊,不管了呀,怎樣樣都不管了?」二宮瞇起眼睛,有股無以名狀的危險氣息。
「……如果是ヒナ的話,從來都沒有辜負我的期待,這次也會一樣。」看也不看就在帳單簽上名字,橫山起身準備離去卻被服務生叫住,定眼一瞧,才發現自己無心之間,便順著口簽上了ヒナ兩字。

他從來都沒有辜負自己的期待,那自己的期待究竟是什麼呢?

      ◆


簡直是瘋了,這種事再來一次……不對,半次都不行!
橫山把醉得連腳步都站不好的村上丟進房間,覺得自己終於脫離精神崩潰的大門。
廣播結束的深夜時分,全體工作人員加上少數廠商一起到酒吧暢飲慶生,心情愉悅的村上理所當然毫無節制,幾杯黃湯下肚便拋開拘束隨心所欲。

「吶,ヨコ,坐過來我旁邊嘛,坐過來呀。」
「偶爾這樣也沒關係啦,沒關係啦,偶爾這樣沒關係啦。」
「可以喝醉吧,今天喝醉也可以吧?吶ヨコ我要醉囉。」
「ヨコ,謝謝你啊,我今天好開心呀!今天真的謝謝你呀!」

排山倒海毫無間斷的攻勢讓橫山想醉都醉不了,幾乎像隻驚弓之鳥,一與村上對眼就急著想逃。
但究竟能逃去哪裡呢?合作三年多的夥伴彼此都已經熟悉,喝到勁頭便開始鼓譟,『橫山這麼用心村上不回應一下嗎?』、『就算以身相許也不算超過喔』,彷彿高中男生的起鬨台詞此起彼落,即使說著『不要這樣』橫山還是被村上抓住親了好幾次,明明害羞到極點橫山卻也不得不回應。

不開心嗎?其實也不是。橫山比誰都喜歡狂歡的慶典,只是村上的不按牌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讓自己踏入瞬息萬變的球場,每句呼喚都像扣籃簡直快扯壞心臟。更不要提當橫山趁著空檔想去洗手間,轉頭卻發現聊出興致的村上居然抬手瞄準了贊助廠商,在那頃刻橫山賭上所有運動神經在和村上的巴頭吐嘈比快。

太可怕了,絕對不要了。
橫山看著毫無防備躺在床上,張開嘴幾乎快流出口水的村上,心想這傢伙喝醉後怎麼可以如此令人火大。

「……ヨコ……?」似乎恢復了意識,慵懶而濃稠的鼻音。
「蛤?」明顯不耐的回應。
「我在家呀……,嗯……,你帶我坐車的啊?」
「不然還有誰?你覺得誰能容忍你這個醉漢大叔呀?好歹是個公眾人物喝醉還吵吵鬧鬧!」開口就怒氣騰騰,光把東倒西歪還不忘囔囔『下次再喝』的村上從店裡拖進計程車就丟臉至極,橫山有這麼十秒真的想放著不管了。
「……抱歉……,ヨコ……對不起啦……。」黏黏的,糊糊的,像淋溼小狗般可憐兮兮的口吻和眼神,讓橫山一陣雞皮疙瘩。
「……不會原諒你的喔,即使這樣我也不會原諒你的!」
「嗯,我知道……。」
「你到底知道什麼啦?」心中難以言喻的焦躁讓橫山根本無法平心對話,他隨手抓起床邊的毯子便往村上身上扔,「給我睡覺啦!」說完話便轉頭往房門外走去。

「ヨコ。」
「煩不煩呀!」
「……謝謝你。」

只消一瞬,在四目相接的頃刻,橫山覺得自己在史考特上顯示的戰鬥指數肯定歸零。

      ◆

即使頭痛欲裂村上還是依循生理時鐘起床,他揉了揉帶有昨晚餐飲味道的褐髮,望向窗外的太陽,恍惚之間彷彿越過一光年。
在浴室剃掉一覺醒來便冒出的點點鬍渣,村上在沖去刮鬍泡時,很認真回想昨夜究竟發生了什麼,但結論就如同自來水般乾乾淨淨毫無雜質。
經過橫山習慣深鎖的房門,村上知道裡頭那個還在賴床的人肯定記得,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想問,應該說,沒有追問的必要,如果想說自然就會提起。

有時候想想真的很不可思議,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橫山有超越其他任何人的信賴,那不僅僅是時間的累積,而是種種細微小事之下,清楚自己是被了解的安心。
“只要是橫山決定的事,肯定不會是什麼壞事”,正因為如此,對於被告知即將參演舞台劇一事,即使對內容毫無頭緒,心中卻無所畏懼。

「……。」當村上將吐司放入擺盤時,橫山總會準時坐到位子上。
「回來要幫你買那個嗎?」日常中平凡不過的問候。
「……。」剛睡醒的蓬鬆黑髮上下反彈著。
「還有那個……」語未畢,村上看見橫山突然起身走進房裡,再回來時手上多了只牛皮紙袋。
「舞台劇的資料,地點裡面有,如果被攔住就說是橫山找的。」一股腦講完後頭也不抬便埋首吃起早餐。
「喔。」看著對方略顯浮腫的雙眼,村上認為現在道謝被無視的機率極高,所以就不說了,心裡明白就好。

      ◆

果然被盤查了。畢竟自己走進這棟三十層豪華大廈時,也有瞬間覺得門牌肯應寫偏了。
搭乘電車途中村上趁機翻閱了劇本,內容描述少年為了救出誤闖森林的同伴,隻身前往對抗各式怪物及陷阱的故事。自己的角色是有三幕出場機會的陽光戰士,負責鼓舞迷惘失落時的少年,綜上所述是個不算困難而且討喜的配角。
即使如此村上還是有感到不對勁的地方,尤其是在他看見演員名單時。

「你好,初次見面我是村上信五,以後請多多指教。」
「喔,你好,我是大野智,也請多多指教。」和略顯童稚的臉型不同,厚實的掌心充分透露出屬於男人的力道。

村上是怎麼也不明白,為什麼這樣一齣兒童舞台劇會請到『業界譁然,全才的舞台演員,傳說中的大野君』來擔當主角,而且自己居然是扮演鼓舞他的角色,怎麼想都是反過來吧?
想詢問卻覺得答案與否並不會造成影響,懷抱新人固有的矜持與忐忑,村上還是全心投入了舞台練習;發現服裝是由安田合夥的工作室負責時,感覺到有哪裡奇怪,但在回家遇見橫山的第一句話,仍舊是『香蕉買回來了放桌上』,這麼簡單。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76-5028e14b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