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03


03 「誰知道呢?」


『今晚來吃個飯吧。』
收到這樣一封來自二宮的簡訊,村上是驚醒大過訝異。
還略略記得上次飯局結束時,自己微醺對二宮喊著『再聯絡你啊!』怎料過了一個多月都還沒有行動,這會兒由二宮主動提起實在沒理由拒絕。
『好啊,去哪裡吃?』
『有間新開的店不錯,你在三叉路等我。』
簡訊就此沒有下文,村上想著三叉路應該就是“那個”,而現在出門對比二宮住所的距離應該是來得及才對。

結果是地點確實正確,但村上在對方失去聯絡的情況下,在一月的冷風裡乾等半小時。


「生日快樂,這是我跟相葉合送的。」
村上結完帳走回座位的當下,二宮便將包裝精美的方型禮物盒拿了出來。
「喔,非常謝謝,費心讓你們準備了,現在可以拆嗎?」恭敬的兩手收下。
「回去拆好了,是平常就可以用的東西所以在外面拆沒有驚喜的。」柔軟的眼神笑著,二宮一如往常的從容慵懶。
「我知道了,總之謝謝你們。不過時間還早呢,明天給我不就得了。」
「明天就留給橫山吧。」
「為什麼最近每個人跟我出來都要講到他呀,好好跟我聊天不行嗎?」
「沒辦法耶,就像看到哆拉A夢就會想到銅鑼燒,而且你明天晚上不是要跟他約會?才不敢撞在一起。」服務生端上二宮點的漢堡肉,香噴撲鼻看來鮮嫩多汁。
「說幾次那只是廣播……,算了怎麼樣都行,有想到我就很開心了。」村上點的餐從桌子另一側送上,是熱氣蒸騰的招牌義大利麵。

「啊,還是要跟你說橫山的事,他有告訴你我和相葉下星期要去上廣播嗎?」
「什麼?」剛捲完麵的叉子不小心掉了,村上慌張彎下身去,隨側巡場的服務生只客氣的說『再幫你換一副』便俐落收拾乾淨。
「真是的怎麼給別人添麻煩了。」
「不不不,你是說你和相葉要來?什麼時候?」語調不自覺激烈上揚。
「就說了下星期,你自己聽不清楚不代表我也聽不清楚喔。」左手手指輕觸唇邊,簡單明確的禁聲手勢。
「……抱歉,可是ヨコ什麼都沒說,這傢伙怎麼老是這樣。」接收到對方的訊息,村上降低了音量。在接過服務生遞上的新餐具時,似乎有些氣惱的用力捲麵。
「總是會跟你說的吧,可能晚一點?」二宮嚼著肉,覺得果然是庶民美味呀。
「不會說的,連腳本都不跟我討論,……雖然這也是他厲害的地方。」手邊捲滾的動作平緩了,村上彷彿想起什麼,嘴角不自主柔軟。

「……這算什麼?幸福的宣示詞嗎?」
「為什麼你們都要這樣?夠了喔。」變成露出上排虎牙的無奈笑容。
「因為你剛才的表情讓我吃下去的肉都變得無味啦,我要求精神賠償。」
「這一餐已經是我請客了你還要討多少?」
「ヒナ我跟你打賭,你以後一定還會想再請我一次。」
「什麼時候?」
「誰知道呢?咈咈咈。」聽著悠然自得的獨特笑聲,村上覺得能夠隨心所欲操縱話題的橫山是個天才,但二宮也是另種層面的天才。

追溯村上第一次參與電視演出,是在一個大型綜藝節目的按鈴區,總共五十個人,針對影片提供贊成或反對的意見,充其量不過是偶有發言機會的小小臨演。縱使如此,對於當時經濟拮据又急需表演經驗的村上仍不無小補。
是怎麼與二宮認識的呢?果然還是橫山吧。電影明星的光環退燒後,橫山基於個人選擇只留下不用露臉的廣播節目,其餘重心全部移往了幕後工作。那天村上在節目進行空檔看見橫山出現在攝影棚,還以為有什麼事,沒想到他連招呼都沒打一聲就直往二樓主控區鑽。

“果然是小有名氣的偶像”,村上暗自想著,沒過多久自己的手機就收到橫山傳來『等等來導播室。』這樣的簡訊。於是莫名其妙,真的很莫名其妙,村上參加了一個生日派對,那個派對的主角不是自己,不是橫山,而是一個名叫二宮和也的助理導播,又在這天雷勾動地火的契機下,村上瞬時納入了很多業界名片,外加二宮和相葉兩個朋友。
回程車上橫山僅淡淡表示『那傢伙根本想看我笑話,裝得一副我不去他就要被打死的樣子,我也急啦,好歹朋友一場,到了那裡發現只是個派對,但除了二宮我誰都不認識,太可怕了,所以叫你一起來,誰知道還有個相葉』。

其他才能肯定也是有的,但村上對二宮第一個評語是“惡作劇的天才”。
這點從村上打開禮物,發現裡頭是兩個心型對杯時,再次深深感受到了。

      ◆

各方捎來的祝福訊息,與好友的久違餐聚,暢快踢完一場足球,以上種種都聚合成生日當天溫暖的記憶。所以在村上準時踏進廣播公司,面對工作人員似笑非笑的表情時,他才驚覺還有最後一場仗得好好應對。

「大家晚安我是橫山裕,今天的【水曜日約會】快結束了呢,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我借一點時間來用。」
「蛤?你要做什麼?」村上是知道的,知道橫山肯定會準備什麼驚喜,但面對放送室外所有人突然如坐針氈的神情,總覺得接下來不是一個禮物盒就解決的層級。
「我們先來放一段音樂。」橫山自己按了播送,不意外的生日快樂旋律,卻在人聲出現的當下村上瞪了不能再大的眼睛。
「這是……すばる唱的?為什麼呀?誒?」賭上從小認識的交情,村上絕對不可能認錯那極具辨識度的感人音線。
「吉他是安田彈的喔,還沒完。」橫山露出再得意不過的眼色,村上則滿掛難以抑止的笑顏來掩飾自己滿腔感動。
在渋谷直達人心的歌聲單獨唱完一遍後,第二輪混入了很多人聲,村上並不那麼確定,但他覺得大倉、丸山、錦戶以及二宮和相葉肯定都穿插其中。

“HAPPY BIRTHDAY TO DEAR HINA”,橫山大走音的獨唱令村上瞬間大笑,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抹去眼眶角差點失守的淚水。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表情再正經都藏不住雀躍,在生日歌播畢同時,橫山馬不停蹄從包包裡拿出A4紙袋,抽出一個藍色信封。
「因為時間不夠就選最重要的,其他你回家慢慢看吧。」
「……什麼呀?別嚇我。」
「咳嗯,……給信五,恭喜你生日,又長一歲了,今年還是沒機會親自幫你慶生,但看見你在節目上的身影還是很開心,一個人在東京工作很辛苦吧?但你從來都沒有抱怨過,只是默默努力著……」
橫山用極其溫柔的聲線朗誦村上母親寫的信,村上一邊聽一邊安靜的點頭,就像進入暖陽照耀之處,無需刻意卻從頭到腳暖和起來。

「PS‧請橫山幫忙帶的護身符收到了嗎?」
「……耶?那是我媽送的?」村上腦中閃過元旦那天收到的護身符。
「我不都說了是媽媽給你的嗎?」
「我還以為是你……啊也不早點說,這樣我就會打電話回去呀。」對於錯過最佳答謝時機感到扼腕。
「就算沒有收到護身符也應該打電話回去,不能只怪我吧!」橫山理直氣壯說著村上也無法反駁的話語。
「……總之真的很謝謝,啊,那另外那些是什麼?就袋子裡那些。」村上指了指放在橫山身旁,從外表完全無法判斷內容物的紙袋。
「有一片大家錄給你的DVD,沒能入鏡的也有寫信給你,包括你在老家那些朋友呀,還有初戀情人都幫你找到了。」
「等等,你之前一直去大阪……,不是吧,天呀。」拍了額頭,村上覺得他瞬間搞懂了一切,包括這陣子每個人都跟他提到橫山的理由。

根本不可能不提的,如果有個人為自己做了那麼多。

「你真的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橫山一臉無辜看向鼻子已經通紅的村上。
「耶?還有?不是吧?」一而再再而三,驚訝的情緒仍然有增無減。
「各位,還記得大家一直很喜歡的陽光戰士嗎?以正面言語激勵徘徊在人生道路上的聽眾,至今我們已解決無數個問題。」
「喔……。」村上點頭。『陽光戰士』是去年橫山在廣播為村上創設的特別形象,衷旨是希望給予無助聽眾一點如太陽般的正向力量,雖然對村上而言只是以平常的態度去回答讀者來信而已。

「現在,大家的戰士要出動了!將正面迎戰森林的怪物!」橫山少見的鏗鏘語調讓村上瞬間難以負荷。
「你現在在說什麼呀?」
「陽光戰士將正式參與三月份的舞台劇演出,請各位多多指教!」
「騙人!不是吧!騙人!」沒有一秒的停歇,村上沒辦法克制自己想大叫的念頭。
「明天下午要開會喔,記得把時間空下來。」
「你是騙我的吧?這怎麼可能!我完全沒有聽說呀!」是知道橫山一直有接觸舞台製作的工作,但突如其來的演出機會令村上無法消化。

「你不喜歡嗎?我送的生日禮物。」
「怎麼可能不喜歡呀!我高興都來不及!」
村上知道他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這一天,也不可能忘記橫山這一抹表情。

「只要你開心,這就是最好的了。」就這樣溫柔說著。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75-4170291d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