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


【Zero-Sum Game】設定衍生

也趁機整理下相關連結

2013【Zero-Sum Game聯合公式站】
『水曜日約會』廣播收錄逐字稿 內容同公式站的特別公開
20140509【雷鳴】
20150509【一定】
20160629【點文隨筆】


「我說啊,你不回去陪信ちゃん可以嗎?」托盤上的無酒精沙瓦遲遲不肯放下,橫山抬頭望向眼前親自送酒的大倉,覺得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剛談完企劃,想休息一下嘛,更何況ヒナ沒那麼早回去的。」不待對方動作,橫山先發制人的將酒杯從托盤取下,細啄半口清香。
「沒那麼早回去,那你就去接他啊,都那麼晚了你一點也不擔心啊?」
「你今天是怎麼了啊?淨說些有的沒的。」店內昏暗的燈光也遮不住大倉臉上的焦慮,橫山不禁皺起眉頭,感覺有什麼暗潮在湧動。
「可能你長得好看,相對的對信ちゃん就很放心,但是信ちゃん也不差啊,你真的不能太有自信,否則哪天後悔就來不及了。」將托盤啪的一聲擺到桌面,大倉小老闆乾脆的坐上橫山身旁的空位,下巴微抬展現出智者提點迷津的風範。
「你胡說什麼啊,……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握住酒杯的手不自主用力,橫山聰穎的腦袋順著大倉的言語轉了又轉、轉了又轉,發現沒有一幕不是悲劇的畫面。


說到自信這種東西,橫山一向比別人更加缺乏,以至於在大倉提起時,他才驚覺自己似乎對村上信五這個人過份放心。
但所謂放心並非建立在外表差距,而是日復一日,橫山已經太過熟悉村上的存在,熟悉到他只是自然而然的,將村上視為生活中的一部份,而這點細想起來,簡直就是過份高漲的自信。

「出事倒是沒有,就是信ちゃん前幾天跟幾個人來喝酒,說了點奇怪的話。」
「什麼奇怪的話?」感覺心臟狠狠震了一下,橫山將手離開酒杯,兩個掌心收擺攤平在大腿上,頓時變成莊重嚴謹的挺立坐姿。
「對方大概也是藝人,在討論受不受歡迎之類的,結果信ちゃん說“受男生歡迎挺好的,反正我也不受女生歡迎,有時候覺得乾脆找個男的好了”。」
「……這是什麼意思啊?」什麼叫乾脆找個男的好了,我不就是男的嗎?橫山在心底高分貝的喊著。
「你別看信ちゃん這樣,他真的很受男人歡迎,他來的時候有多少男的跟他攀談啊,我還以為我人在二丁目呢。」唯恐天下不亂般,大倉拿起橫山的沙瓦硬是喝了一口。
「……不是不是,攀談什麼的很正常吧,他是藝人啊,當然想跟他說話。」下意識的幫忙辯解起來,但橫山也不明白這麼做究竟是為了村上還是自己。
「我相信信ちゃん也是這樣想的啊,可是,你難道一點也不擔心嗎?要是有個條件比你更好的男人來追求信ちゃん,你就一點點也不擔心嗎?」
「……我、為什麼……要擔心……」最後幾個字幾乎是硬擠出來,橫山並沒有發現此刻自己的表情無比艱難,連膚色都比平常蒼白了些。
「橫山,我知道你跟信ちゃん已經在一起很久了,我也希望你們一直在一起,所以才把這件事透露給你,我相信信ちゃん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但你也不能就這樣不管他啊,像他也快生日了,要是有人突然在生日那天給個驚喜……」
「好了好了別說了,我知道了、知道了。」把雙手在空中亂揮,橫山打斷大倉話語的同時,也在打斷自己腦內飛躍的悲情小劇場,他實在沒有自信再這麼聽下去,會不會妄想出自己年近百歲在寒風中孤苦伶仃的背影。



「你怎麼突然來接我了?你剛在附近工作嗎?」拉上安全帶時村上仍然滿臉困惑,畢竟他與橫山並沒有建立起溫馨接送的機制。
「是你太晚了,想說今天天氣也不錯,就出來走走。」轉動方向盤的手沒有一絲猶豫,橫山專注在眼前路況,過份刻意的專注。
「喔,天氣確實不錯,星星月亮都看得見呢。」將身子往前傾,村上望向天空眨動眼睛,心情似乎很是愉悅。
「……月亮,很美啊。」橫山輕輕的,眼神動也不動的發言,隨後車內的寧靜讓橫山幾乎想將油門一踩到底,彷彿這樣就足以抹滅自己故作文藝的弦外之音。
而這期間村上轉頭靜靜注視橫山,在沉默半晌後,突然回應一句:「嗯,我喜歡你。」

被這天外飛來的告白嚇得心跳差點停止,橫山急急踩下煞車,座位上的兩人同時被慣性用力往前拋,幸好安全帶牢牢綁住他們才沒發生意外。
「你做什麼啊!」村上高分貝的大喊,要不是夜深車少難保不會出事。
「你才做什麼吧!突然、突然說這什麼!」從臉頰到耳根一片泛紅,即便交往許久,橫山對村上的率直仍然一點辦法也沒有。
「是你先開始說的啊,我只是回應你而已。」
「我才沒說這種話!」
「是嗎?」
村上專注的眼神倒映夜空,頓時璀璨清澈得讓橫山無處可逃。
「……那你也不用……回答我啊。」緩慢的重新踩下油門,不明就裡的,橫山覺得自己原先焦躁的情緒漸漸平復下來,如同眼前一片順暢的道路,被一盞盞路燈照映得無比明亮。
「也不完全在回答你,只是我也想說了。」在狹小的副駕駛座伸了懶腰,村上放鬆的靠在椅面,「其實你來接我的時候,我就想說了。」

有一些看不見的東西蔓延開來了,彷彿可爾必思裡甜蜜又令人安定的風味。
橫山知道的,即使他什麼都不做,村上也不會選擇其他人,但是他現在做了什麼,卻能讓村上更加確定不可能再選擇其他人。
大倉雖然是杞人憂天,可是發言並沒有錯,他確實不該就這樣不管村上,不能因為安心就將對方視為理所當然的存在,他們只是剛好選擇了對方,那是比什麼都該珍惜的幸運。

「……如果不是我,你會跟男人交往嗎?」
「怎麼突然問這個啊?」村上皺起眉頭,覺得今天的橫山果然有點奇怪。
「你就回答我嘛,會跟男人交往嗎?」
「其實男的也不錯啊,不能把話說死的,否則哪天醒悟了怎麼瓣。」
「什麼醒悟了啊,你不正在跟我交往嗎?要醒悟早就醒悟了。」
「不一樣啊,我是因為你這個人才跟你交往的,跟你是男是女沒有關係。」
「等等等等,你這邏輯不就跟“我不喜歡男的,只是喜歡的人剛好是男的”一樣奇怪嗎?」說完話後咽下口水,橫山轉動方向盤拐了左轉,唯有自己能聽見耳邊正不斷傳來陣陣巨響,怦怦、怦怦。
「可是不管你是男的女的我都喜歡啊,所以要我用你做為標準來判斷會不會喜歡上其他男人,總覺得很難想像啊。」
「你要不要乾脆說你就只喜歡我而已啊?」

「是啊,不行嗎?」

村上的話語沒有分毫遲疑,就像是亙古至今的真理,那般無庸置疑。
此刻的橫山找到安全的路肩停了下來,他雙臂前抬倚靠在方向盤上,而他的頭也同時壓上雙臂,整個人瑟縮成一團,呈現出疲勞駕駛短暫休憩的模樣。
「ヨコ?你還好嗎?還是換我開車?」將手擺到橫山背上,村上有些擔心的詢問,只見橫山動也不動,彷彿時間在這一刻已然凍結。

「……你真的是,很可怕。」幽幽的語調傳來,橫山悶進手臂的聲音顯得格外深沉。
「嗯?」
「我在剛才那一瞬間,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太可怕了。」

緩慢露出兩顆眼珠,橫山猶如埋在沙中的比目魚,只敢用突出的雙眼來觀察世界,但這樣的偽裝在村上面前毫無意義,他就像隻專捉比目魚的海鳥,一眨眼就能看清對方全貌。

「幸福有什麼好可怕的,反正會一直持續下去啊,幹嘛想那麼多。」

在缺乏自信的橫山眼底,村上就像個自信過剩的怪物一樣,他總是猜不透那份光亮從何而來,卻又相信這份光亮永遠不會消失。

是啊,會一直持續下去的,橫山默默在心底重覆這句話。
他現在已經迫不及待想看見,村上收到生日禮物時,會露出什麼樣幸福的表情了。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64-8b84f1b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