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隨筆


說實在張日山也覺得奇怪,一個天不怕地不怕名滿長沙的大佛爺,有什麼理由帶著一個膽小手軟的算命仙上山下斗,怎麼想都該是弊大於利。
但是奇怪歸奇怪,待在佛爺身邊這麼久,他也知道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即便他真硬著頭皮發問,想必佛爺也會鐵了心的無視。
不過就因為待了久,張日山覺得自己也漸漸看出了些端倪。八爺他膽小手軟,做事總留半步,就這一個緩衝點彷彿一條救命韁繩,似有若無圈住佛爺那神擋殺神的狂傲腳步,即便要衝也會記得往後看一眼,看著那個人是否安好,想著那個人不能被欺負。

張日山此時雙手緊緊壓住因為劇痛而扭曲身體的佛爺,而他也看見佛爺那彷彿要將八爺狠狠欿進心底的雙眼,他想著,或許、就只是或許,八爺就像一張命符,一張只是盯著看就能守住最後一口氣的命符,一無所有的人隨時都能義無反顧成為英雄,但就因為還有什麼要自己去守,唯有自己能去守,所以才有牽掛,才會留下。

若八爺還在,佛爺這口氣不會斷,即便斷了,也留有一絲餘溫。


---------------------------------------


788.jpg

我真是被這眼神萌得不要不要的
套句wb上的話,【要是眼神能幹人,你早就被幹了幾千幾萬遍】

很好,這很佛爺。


雖然知道後面正宮就要上線了,不過就是這樣吧

一個CP要是甜,一句"再見"都令人苦不堪言;
一個CP要是虐,一句"明天見"都令人飄然欲仙。
因愛生憂,因愛生怖,若離於愛,何憂何怖,其實誰也不欠誰,弱水三千各取一瓢罷了。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50-dd73577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