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文-橫雛


【Zero-Sum Game】設定衍生



在村上重新開啟這道門時,已經是一個星期後的事了。

先前橫山說著自己的弟弟就要結婚了,有很多的事要忙,可能要回老家一陣子,村上聽了只是“嗯嗯”的點頭示意,其他的也沒有多提,而在橫山問道:「難道你沒有什麼要對我說嗎?」的時候,村上只是蹙眉眨眨眼睛,隨即換來橫山“算了當我沒說”的回應。
雖然相識時間已經抵達雙位數,但村上偶爾還是會對橫山天外飛來的話語摸不著頭緒,有的時候追問幾句或許能從那張羞赧的臉龐找出蛛絲馬跡,但現在的村上沒那個心情。
之前接受體育節目邀請,要到巴西去進行足球賽專題報導,向來對足球饒富興趣的村上說什麼都不能錯過這個大好機會,於是一有空便埋首在各式各樣的資訊情報裡,等到某一天橫山沒有回家,他也只是理所當然的認為對方回到關西幫忙籌備婚禮,而自己也在兩天後提著行李箱飛往巴西。
便是再回來時,才驚覺家裡那盞燈依然沒有人打開。

“婚禮籌備有這麼忙嗎?不是還要一陣子?”翻開手機看了行事曆,村上確定自己並沒有記錯時間,想著是不是該打電話去詢問橫山的情況,卻又發現時間已晚,似乎不適合打擾,於是便默默將行李箱推到牆角,打了哈欠後逕自去洗澡睡覺。
而天再次亮了起來,橫山還是沒有回家,這下子村上確實是困惑了,於是播打著再熟悉不過的號碼,對方在快被切入語音的前一刻按下通話。
「喂?你現在在哪?」村上的大嗓門毫不掩飾著急。
『……哪有人一開口就說這個。』嘟嘟嚷嚷,橫山黏稠的音調村上並不陌生。
「還在忙你弟的婚禮嗎?要我過去幫忙嗎?」察覺對方一如往昔,村上自己都沒發現那突然鬆軟的肩膀,彷彿卸下了什麼武裝。
『你是要來幫什麼忙啊?』
雖然是一如往昔,但對這個突如高拔的語調,村上倒是從以前到現在都覺得不甚滿意,那種刻意想隱瞞什麼的態度,即便隔著電話也清晰無比。

「我不能去幫忙嗎?我去幫忙招待也挺有面子的吧?」村上信心滿滿的回答,對自己已在電視螢幕上佔有一席之地頗有自覺。
『你要是來的話我要怎麼介紹你啊?說你是我的朋友嗎?』
「本來就是你的朋友啊!」
『我們現在這樣還叫作朋友嗎???』

橫山忍著不把手機摔壞的氣勢透過話筒傳了過來,村上才突然驚覺到已經上了床的兩人確實不能算是朋友。
「……嘛……我其實不在意這個啦。」沒有分毫勉強,村上確實對這些稱謂不感興趣。
『就因為你不在意所以我們現在還是這樣啦!』
「這樣是哪樣啊?你就不能把話說清楚嗎?」
『連我弟都在問了,就你一個人搞不清楚狀況!』
「所以你弟說了什麼啊?我們什麼時候要結婚嗎?」

突如的一陣靜默,村上剎時覺得連手機那頭的背景音都聽得一清二楚,而在同時他也心領神會了為什麼橫山一直支吾其詞、焦慮忐忑。
「……那個,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村上用著上下不接的詞句強行打破沉默。
『……下午就回去了。』
「喔。」
『你就不能多說點什麼嗎?這樣我也太難堪了吧?』

「這時候應該是你要對我說什麼才對吧?」

村上率直坦率的回答,不留一絲空隙全都塞進了橫山心底,雖然知道對方看不見自己的表情,橫山還是忍不住蹲下縮起身子,用著幾不可查的音量說著:『……早就準備好了,笨蛋。』
「蛤?你剛有說話嗎?」
『等我回去再說啦!笨蛋!』

說完話後橫山逕自掛斷電話,他保持著原本的蹲姿,聽見耳邊傳來鼓搗不停的心跳。
他不禁想著回家之後會看見村上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肯定是個笨蛋吧?也就只有這個笨蛋模樣才能讓自己看一輩子都不厭倦了。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44-1a1a9d66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