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間情事

1050627.jpg

先放個好像在瞪我的含光君鎮鎮樓


※ 【魔道祖師】衍生,CP【忘羡】
※ 不太講究的隨筆,R18,內容就只是個R18
※ 原作者如果是開跑車,我就只是跑跑卡丁車(?)




近期天氣溫熱多雨,令人燥卻宜花開,雲深不知處的後山早已不知不覺被染成萬紫千紅美不勝收。
搭配節氣至後山採集藥草也是姑蘇藍氏的一項修業,今日藍湛與魏無羨一併上山,藍湛揹了個竹籠在身後,於烈日灼灼下辛勤判定品名,拔枝採種,而魏無羨則是叼了根小草在嘴邊,一路上像隻小麻雀蹦蹦跳跳吱吱喳喳,卻沒有分毫協助之意。

「二哥哥,你看我、你看看我。」身後的殷切呼喚讓藍湛從藥草中分神,甫一回首便撞上盈盈笑臉,還有魏無羨耳邊那朵紅似火的小花。
「你說我這樣好不好看呢?藍二哥哥。」句末明顯上揚的語調載滿戲謔,魏無羨伸出手指挑起藍湛的下巴,逼迫對方與自己相望。
「……。」
「你不說話,那是我不好看囉?」眨動秋水般的明眸,魏無羨顰眉絞袖貌似可憐。
「……你好看。」藍湛擺著一如既往的淡泊神情,出口的卻是令魏無羨春心盪漾的話語。
「是嗎?可是我覺得我不好看,因為我的二哥哥更好看,怎麼看都好看。」發語同時,魏無羨快手將花朵繫上藍湛的抹額縫隙,在那一片白皙點上漾紅,並且輕撫過下方的染黛蛾眉。
等了半晌魏無羨都沒等到藍湛的反應,正想著是怎麼回事,那碰巧掩上對方胸脯的雙手卻發現裡頭心如擂鼓,夜夜與藍湛顛鸞倒鳳雲雨歡合的他怎會不熟悉這節奏,頓時間喉嚨發緊,下體也勃然燥動。他想著這後山罕有人煙,即便是有其實他也不在乎,於是將手再度下滑,往藍湛股間硬是一撩,對方果不其然一陣寒顫,血絲像天明花開般瞬間爬滿眼眶,透露出裡頭欲情難抑。


「二哥哥,你看我們今早已經走了那麼多路了,何不在旁邊草叢休息一下,我這雙腿酸了乏了,想要你幫我揉揉呢。」魏無羨輕巧的將竹籠從藍湛身上褪下,再回眸時,那張臉龐媚眼含羞神韻撩人,那右腿也毫不規矩勾上藍湛大腿,似要往上攀爬般磨蹭得心癢酥麻,藍湛幾不可查的輕蹙眉心,旋即俯身向下兩手使力將魏無羨圈抱起來,找了個看似平緩柔軟的草地將之放倒。
被放倒的魏無羨自動拉開上衣,露出細緻的肩頸以及胸前兩粒突起,他對站立在身前的藍湛眨眨眼睛,可謂神色豔冶、體態妖嬈,看著藍湛耳露紅光卻遲遲不肯動作,於是褪下褻褲弓身後仰,私處毫不遮掩高舉迎人。

「藍二哥哥,你快幫我揉揉嘛,人家疼得緊,你快幫我治治。」他單舉右腿晃動,形若勾月,此刻藍湛就像再也無法抑制的野獸,他欺上身子,往魏無羨頸間便是一咬,雙手更是毫不憐憫揉抓胸前珠粒,頓時硬立紅腫像兩顆剛成熟的小蜜果,叫人急欲採擷。
「你怎麼老是咬我呢,又不是狗,你若是狗我就不要你了。」嘴上回話身體倒也沒閒著,魏無羨歪扭腰際,伸手去摸藍湛褻褲下那明顯突起之處,察覺前端已經微微浸濕布料,正要試圖幫忙褪去時,雙腕突如被抓起,旋見紅花落下,再回過神發現已被抹額牢牢綁緊固定在身後。
這樣些許粗暴的動作對魏無羨而言不算什麼,反倒是他看著藍湛此時鬢髮薄汗、眼內情意灼燒,才更覺得淫心如醉。

「妖姬臉似花含露,玉樹流光照後庭,藍二哥哥,這不正是指你嗎?」想起從書本暗記的詞句,魏無羨對自己的文采不勝欣喜,與此同時小穴被猛然插進一根手指,他不由得悶哼一聲,仰首要罵唇齒卻被牢牢堵住,那強硬溫潤的舌尖掃蕩過腔內每個角落,又吸又舔的讓魏無羨只得從喉間溢出斷片呻吟。
上下兩個口都被劇烈操弄著,當第三根手指埋進時,魏無羨頓覺滿得一陣窒息,他需要喘幾口氣,但又沒有空餘的手能夠去推,於是他蜷起腿用膝蓋拍擊藍湛腰桿,希望能拉出一點空間,豈料這舉動被徹底誤會,藍湛確實是停止了上方狂暴的熱吻,卻給了下方小口更加撕烈的鼓搗。他仰首挺腰將沉甸甸的陽物使勁送了進去,一次衝到最底,魏無羨被這刺激到眼眶直泛淚光,楚楚可憐好不動人。
「藍二哥哥你、太急、你的這麼大,這樣肏羨羨怎麼堪得住。」說著這話雙腿卻緊緊攀上對方腰際,雖然隔著布料但下方雜草還是在抽插間狠狠擦過魏無羨的背肉,他登時覺得有無數隻手在搔著他的身體,但最癢的地方還是那個已經被肏得火辣辣的穴徑。
也不知道是不是平日壓抑過甚,藍湛在性事方面就像隻脫韁野馬又猛又狂,魏無羨有幾次都覺得自己快要堪不住了,彷彿摸著肚子都能感受到體內有個巨物正在衝撞撒野不知節制。
偏偏他其實不討厭藍湛這副模樣,甚至可以說心悅得很。他深知藍湛是一個如何端正自持之人,而自己竟能成為他唯一的脫序,怎麼想都令人心神蕩漾喜不自禁,連帶著綁在身上的抹額也從不真正覺得疼。

兩顆玉丸和臀瓣間的拍擊響遍耳際,啪啪啪的令人倍感淫靡,就在此時藍湛那根碩大磨擦到了魏無羨敏感之處,他毫不保留的浪聲吟喚,迴盪在無人樹林間竟更顯得柔情媚骨,叫人酥麻眩暈。
「藍二哥哥,我裡頭,都是你的了,你也,摸摸我的。」魏無羨此刻飽受刺激,只覺身前那根隨著抽插動作晃漾的挺立陽具也想被服侍,怎料藍湛竟充耳不聞,兩隻手緊緊纏著臀瓣揉搓,不肯分神去摸。
「我求求你了,我的含光君,我的藍二哥哥,我的前面真的好癢啊,只得你幫我撓撓,我拜託你了。」身下的鼓搗不停,魏無羨覺得自己腦袋一波波熱浪簡直快燒光理智,整個精神都集中在性器之上,隨著藍湛的侵掠敏感至極,急欲有個突破口讓自己踏回實地。
但藍湛說什麼都不肯去碰,他突然間扳動魏無羨的體幹,頓時讓對方變成頭下臀上有如禽獸媾合的跪趴之姿,固定好位置後藍湛又再次插入滾燙的陽具,魏無羨旋即感到這遠比剛才更加深入,竟不由得扭動腰肢配合起來,他嬌聲媚氣的淫叫著,覺得被肏得搖神盪魄欲仙欲死,突然間一片電擊般的酥麻從下腹急竄而起,他喉音悶哼,頓時白濁噴灑出來,自己也進入意識虛無的飄然。

待魏無羨回過神,發現自己竟然只靠後庭便射了出來,這怎叫人不胡言亂語一番,「不愧是含光君,只靠那一根就把我肏出魂了,簡直是一介神器,老祖我好生佩服啊。」
淫詞浪語對藍湛的表情不起干擾,但埋在對方甬道之物卻越發兇狠,每次抽插魏無羨都覺得自己穴徑濕漉簡直是被搾出來的,卻早已分不清究竟是誰所製,於是一時興起收緊了軟肉,本就箭在弦上的藍湛不堪刺激,低喘一聲後將精液盡數射進體內,射完也不急著拔出來,而是在裡頭磨磨蹭蹭的,貌似要把全部都滿滿抹上腸壁。
魏無羨一陣嬌笑,「雖然我生不出孩子,但若你把那些射在這片花花草草上,不用十個月你就能來採集徒子徒孫啦。」
「……禁言。」
「別別別,二哥哥我開玩笑的,你的子孫全是我的,沒感覺我正在吞著嗎?」
收縮的腔壁不時刺激著尚未完全消退的藍湛,他望了眼綁在魏無羨手腕的抹額,解開後果不其然看見深色一片。
「……。」藍湛沉默的將魏無羨拉起,就著交合的背後姿將人摟進了懷裡,指尖輕柔撫過那被綁得紅紫錯落的痕跡,繫戀繾綣的模樣讓魏無羨整個人都暖成一團。
「我沒事的,等等就消了,消不了也沒關係,反正我願意。」魏無羨側過臉去朝藍湛唇角就是一親,總覺得心頭又刺又癢,只為眼前這個人鼓譟不休。而藍湛只是把他抱得更緊,就在隱約間魏無羨感受身下有什麼東西又勃發起來。
「不是吧藍二哥哥,你體力這麼好嗎?確實是很好但也不用……啊呀。」最後的詞句融化在浪呻裡,魏無羨張開大腿想著,算了算了,反正我願意。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43-b68be2c2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