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青梅、玩竹馬

1050412.jpg

說真的我是昨晚看見我推特上蕭景睿洗版(還都是韓文),才意識到生日這件事
畢竟最近才剛看完原作,那種感覺就像是剛捲起衣袖說著"很好,就讓我開始慢慢瞭解你們吧"
就突然被推進宴會池,還來不及反應旁邊的人已經開始PARTY,所以我也就跟著HAPPY(??)
韓國太太們真是戰力十足,一天下來心情也很是愉快 ^q^

嗯,本想再說點什麼垃圾話,但想著想著決定還是正正經經的來說

以下是個【睿津】走向,還包括我的夢境及自我解讀,請注意!


初看完琅琊榜,其實並沒有對哪個角色有特別偏好,大家各有千秋,在我心中都很好
不過突如一日做了個夢,在夢中我站在翠綠的矮草叢前,翻著綁在上頭的紅牌子
紅牌子約略掌心大小,都是木製的,背後皆刻有兩字,基本上都是吉祥話
我心喜的一塊一塊翻轉查看,發現景睿站在我身旁,也一樣翻著牌子,然後我們對視微笑

過沒多久聽見噠噠的馬啼聲,看到蘇哲和霓凰各乘著一匹馬,談笑風生的並列而行
我轉身對景睿說了「我們快跟上。」然後兩人就小跑步追在後頭
追了幾步後也不跑了,就這樣悠悠走著,目光之中馬尾搖曳生姿,距離也漸行漸遠
「看來我們是追不上了。」景睿望著前方,略顯寂寥。
而我伸出左手,順勢就扶上景睿的腰,笑著說「沒辦法,他們騎馬,我們是用走的啊。」

之後我就醒了

從那刻起我突然對景睿很有好感,非常有好感,然後該站的牆角還是CP也都決定了(等等)
可是我總覺得那個夢有些奇怪,若說是夢小說的類型,總覺得少了什麼
看著景睿的視角也不符合身高,只是微微上揚,兩人頂多差半顆頭的高度
還有那個扶腰,親切是親切,吃豆腐也吃了豆腐(等等),可是也太自然,自然到我覺得我....

在夢中真是個女的嗎?

下一秒我突然明白了一切,那個視角,那個自然談笑,還有那個毫無顧忌的動作
在夢中的我不是我,也不是旁觀的上帝,綜覽全劇能這樣站在景睿身旁的,算算也不過言豫津一人

而當時我醒來的第一句話是,「啊,原來我喜歡景睿啊。」

原來啊、原來啊。


好的現在再讓我們把焦點轉回來(咳) 起初看劇時,只覺得景睿是個溫柔、各方面都不錯的青年
但看著原作小說,除了感受到作者各種用情至深(?)外,也突然有了不同想法
這個男人有些地方總讓我氣惱,我氣惱他過份耿直,我氣惱他總盼著高嶺之花,我氣惱他把所有苦都沉進自己心海
越是生氣,越是討厭不了,越是想站在他面前說「蕭景睿,你給我好好看清楚你自己,你這麼好又何必折磨自己。」

而我對小說裡的豫津則是喜愛萬分,"識人當學言豫津",這是我對朋友打趣說的話,看完小說更如此認為
他看似輕浮,實則大智若愚,他看似對誰都親如手足,但真正掏心掏肺的兄弟只有一人,他識人、擇人,又善待人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這八字寫來容易,但真正能貫徹始終的又有幾人?


今日是景睿生日,無論如何都不想讓他孤單一人,所以不能少了豫津
祝他生日快樂,永永遠遠停在二十四歲,這樣就不會碰觸到他人生最劇烈的波濤

蕭景睿永遠是蕭景睿,而言豫津也永遠是言豫津


忍不住摘錄了小說第71章

「景睿的生日麼?」梅長蘇眉尖微挑,「四月中的哪一天呢。」
「四月十二。」言豫津嘴快地搶先答道,「不過這也太好猜了,你看景睿的表情,明顯是在跟蘇兄說,『那日子跟我有關!跟我有關!』」
「去你的!」蕭景睿笑著踢了一腳過去,「你見過表情會說話的?」
「哼,不光表情會說話,有時候眉梢眼角,手指髮絲兒也會說話,哪怕不顰不笑,看也不看我一眼,我也能知道她們在說什麼。」
「你說的是你那些知己紅顏吧?」蕭景睿撇了撇嘴,「你少得意,總有一天會出現一個人把你管得死死的,到時候我再來看笑話。」
「我不在乎,你慢慢等吧。」言豫津故意作出一個輕浮的表情,「到時候不知道誰看誰的笑話呢。」


我看著你的眉梢眼角,看著你的手指髮絲,聽到他們在說什麼,最後,也不知道到底誰看誰的笑話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31-f2a0771b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