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字以內


一カラ,宗教松

「為什麼一松哥哥可以轉世呢?」坐在教堂塔頂的椴松搖動惡魔尾巴明顯不悅。
「這是懲罰吧?」小松輕拍黝黑雙翅,從空俯視大地。
「就算來生,最喜歡的人近在眼前,卻還是兄弟 ──有甚麼比這更殘忍的。」


速度松

「就算全部的人都離開了,我還是會留在這個家吧。」小松如同往日輕笑,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
「說什麼傻話,你連飯都煮不好,不要再看賽馬了飯菜都涼了!」
啪地一聲圍裙精準砸上報紙,輕松根本沒有餘裕想像未來。


一カラ

「不管怎麼樣先把這該死的浴袍脫掉!!!」



寫完最後一句突然覺得神清氣爽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614-ddd6d9ae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