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RE

CUBs-hdVEAALykU.jpg


侧に居るのに 会いたい
ほら今日も远くて
肌で触れていたいの心を
恋(こ)わしてよ あなたの恋(こい)えで
缚って もっと爱で见つめてて
夺って そっと重ねて唇
离さないで酔わせてあなたで
このまま もう

连れてって何処へでも
あたしごと
きつく抱いてあなただけで汚して
止めないで行かないで繋げて
饮み込めるわあなたを
呱呱で放して

隣に居るのに暧昧
いつもそう
あなたは侧に居るの?居ないの?
私だけもう壊れそうなの
教えてよねえ



明明就在身邊 卻好想見你
今天也是 如隔千里
將想用肌膚觸碰的心
擊潰吧 用你的聲音
束縛吧 用更多的愛去凝視
奪取吧 靜靜重疊的雙唇
留在我身邊 讓醉了的你
一直 一直

帶我走 無論去哪裡
和我一起
抱緊我 只想染上你的污點
不要停止 不要離開 緊緊相繫
甚至想將你一口吞噬
但在此 放開哭泣的你

明明就在身旁 卻曖昧不清
你總是如此
還留在身邊?或是已經離去?
快要崩潰的 只有我嗎
告訴我吧 告訴我


=========【一カラ分界點】============



5話之後自己得到的理解


當一松心裡想著沒有任何人能理解他的時候,
カラ松那一句「我相信他」應該真的是戳到他的痛處了,所以才會有那麼激烈的反動(2話)

當其他兄弟都聽見一松的真心話時,只有カラ松沒有聽見,
但即使如此カラ松對他的想法也不會改變吧,我猜

一松和カラ松的個性是兩極,過份自信與過份自卑,
或許一松真的是討厭カラ松的,討厭他的那份自信和光芒 (雖然這可能是因為衣服太閃)

向カラ松扔東西的時候其他人是鍋碗瓢盆,只有一松是扔石臼...太深沉了

其實我非常容易喜歡上天秤兩極的配對,所以那種超級彆扭的人心裡在想什麼我也蠻能理解的...
「這麼丟臉的事你怎麼敢做啊?」
「你到底在自以為是甚麼啊?」
「你究竟了解我甚麼憑甚麼這樣說啊?」

到最後就會演變成不停傷害不停傷害,用傷害後的原諒來相信自己被愛著
但其實心裡頭有一處的聲音是「對不起、對不起、其實我不想傷害你」

但是這種傷害對自卑的人來說,與其說是刻意倒不如說是反射動作
他們反射性的想保護脆弱外殼下的自己,所以會把試圖入侵的人推出去
所以跟他們在一起的人,內心 (&身體?) 大概都要有銅牆鐵壁....

就這點而言カラ松最可愛的地方大概就是,
即使再怎麼堅強,但逞強到某個地步還是會讓人看見他的眼淚,然後就是カラ松ガールズ的深淵

而一松的可愛點就在於即使看起來這麼人間不信,卻又讓人看到他心底深處的那份柔軟

在兩極的地方又讓你看見那一瞬的反差,是高明的角色設定,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人落下吧.....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91-8102d2aa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