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虫衍生] 尋香 (13)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3)



山外的太陽已經墜下,金城收拾好抄寫的經文,起身欲關閉接待信眾的大門,此時一陣怪風呼嘯而來,金城趕忙用衣袖遮掩口鼻,睜開眼睛才發現荒北直直站在面前。
「唷,小神主。」右手甩動腰際的獸毛繩,態度略顯挑釁。
「原來是荒北大駕光臨,請問有什麼事嗎?」金城一如往常的恭敬。
「雖然這趟是瞞著小福來的,但我想了又想、想了又想,事情不解決心裡頭實在不痛快。」
「但說無妨。」
「最近傳遞訊息的狐狸又少了,是否與你有關。」
「此事我一無所知。」
「那你為何要在此落居,天地之大你為何偏要在這當神主。」
「這是天意,我依天意而行。」
「誰管你什麼天意不天意,我告訴你,這裡是小福的地盤,你要是想當神主,可以,先歸入小福的麾下再說。」荒北一把抓起金城的狩衣衣領,表情張牙舞爪十足兇狠。
「……恕難從命。」面對明確的威脅,金城眼神沒有一絲動搖。
「你說什麼?小福敬你三分不代表我就得服你,讓你加入小福麾下已經算看得起你,否則區區凡人能做什麼?」
「世間萬物皆有其用,無論人,或是神。我是不會放棄這座神社的,你請回吧。」一字一句,金城說得仔細,也毫無妥協。
「嘖,就算你在這裡當神主,也沒那麼簡單逃離輪迴,到時候你依然是一介凡人,飽受生老病死的折磨。」
「即便如此那也是宿命安排,我不逃避,也不放棄。」
「怎麼一個個都死腦筋!我可是……算了,你就繼續守你的天意吧!」荒北氣急敗壞的大手一揮,豪邁轉身離開;金城則緊皺眉頭,站在原地看著那抹纖細背影逐漸消失。

*

「要我向福富保密嗎?」
「你、你怎麼在這!」荒北才剛躍出神社兩里,就讓埋伏在前,從草叢露出臉的新開嚇了一跳。
「福富叫我們出來找尋狐狸的下落,你卻一個人面色鐵青往神社方向走去,我覺得奇怪所以就尾隨在後,果不其然。」把黏上衣袖的樹葉拍去,新開輕柔微笑。
「你這傢伙做鬼也不冤枉啊。」上揚脣角露出牙齦,荒北的表情猙獰。
「我知道你也是欣賞金城的為人和本事,不過既然福富沒有開口,我們就不該幫他決定。」畢竟一同跟隨福富多年,新開很清楚荒北的赤膽忠心,以及言語下的弦外之音。
「誰欣賞他了,我認同的始終只有小福一人,若不是眼下連占卜之術都失靈,誰稀罕那小神主。」
「……你就老實說你想為山運抽支籤不就行了?」
「就說誰稀罕了!」荒北的怒吼劃破天際,連樹上的烏鴉也被驚擾得嘎嘎大叫。

*

「最近的鳥兒很不平靜,帶回來的氣也斷斷續續,沒辦法占卜出結果。」真波雙手奉上記事,神色緊張。
「是鳥兒不平靜,還是你的心不平靜?」東堂正坐在廳堂之上,低眸一頁頁翻閱記事。
「近期實在是有很多古怪的地方,野犬也常夜吠,不知是在連繫何事。此外卷島也擅自在南方重新搭建結界,違背了你的指示。」彷彿是要反駁什麼,真波瞬間滔滔不絕。
「野犬夜吠恐怕是有不祥之物,必多加注意,至於小卷就由他去吧。」
「……師傅,你不認為你對卷島太放縱了嗎?」
「放縱?」聽聞此言,東堂抬起頭來,看著真波一雙水汪大眼寫滿憤慨。
「卷島他無論如何都是未歸化於門下的妖,你卻讓他在山上肆意妄為,甚至毫不避諱的遊走在山神宅邸。」
「我無意歸化小卷,另外小卷做的事即便外人看來不妥,我都會全心信任,那是我賦予他的權力,你無須多言。」
「這樣說來如果卷島意圖謀反,你也會這樣坐視不管嗎?」真波激動的在廳堂綻開雙翅,灰黑色羽毛在空中輕盈盤旋,美麗卻也顯得悲淒。
「何來謀反之說?這座山如果小卷想要,他拿去便是。」與話中的重量截然不同,東堂嘴角上揚神態自若。
「師傅!」
「真波啊真波,等你遇到便會知曉,就算是神也逃不過天意,而小卷他就是我心頭的一片天。」
東堂一邊說著,一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待續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68-27d9c951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