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虫衍生] 尋香 (07)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07)



「前面那位揹著行囊的小哥,可否幫幫我啊。」
晨間的販售已經結束,田所趁著仍可識路的時候穿透雲山濃霧,要前往雷山的村落補充農糧,卻在一片白茫中被叫住。
「怎麼?迷路了嗎?」看不清來者何人,只知道是個年輕男人的聲音,但田所始終有著古道心腸,遇人有難無法坐視不管。
「是啊,走進來後就迷路了,也不知道要往哪兒走才能到村落啊。」
「你不是雲山人吧?」
「不是啊。」
「那你鼻子怎麼樣?靈嗎?」
「鼻子可靈的啊!」
「既然如此就記住“花香之處神之蹤,結網之處神之待”,順著花香走,如果這座山要放你進去,自然會撥雲見日,若真找不到路就是無緣之人,我也幫不了你。」
「原來如此啊,真是謝謝你啊,那我再多嘴問一句,哪裡是南方啊?」
「南方嗎?基本上你沿著這條山路往上爬,遇到櫻花樹後朝它左邊的岔路去便是了,我還要趕路就不多說,祝你順風。」
「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啊,也祝你順風。」
田所告別男子後繼續前行,走了幾步才感到古怪。明明在發言前他連是男是女都看不清,但對方卻能精準點出自己的形象,再加上說話腔調煞是奇妙,怎麼想都不像近郊居民。只是這個疑惑在田所揮汗如雨的趕路下很快就被拋到腦後,也不再憶起。

*

金城換上了墨綠色狩衣,坐在寺裡木板廊緣,他擲一杯酒敬天,一片櫻花花瓣飄然落進杯裡,在月色朦朧下增添一筆詩意。
「久等了。」忽地一襲巨大黑影掩上青草,樹間的鳥兒也因無形壓力而振翅騷亂。
「不,歡迎你大駕光臨。」
金城欲起身相迎,福富卻伸手阻止,他就像個老朋友自然而然坐上對面草蓆,並且自行倒酒。
「酒杯多了,是東堂嗎?」
「看著今晚的夜色,我想他會前來。」
「哈哈哈哈不愧是金城。」
輕盈的身形乘著涼風而來,月光穿透紫黑色髮梢如夢似幻,東堂清麗的臉龐帶著一絲笑靨,隨著飄逸空中的紅色髮帶晃漾。
「別這麼說,畢竟事關山運,山神盡心盡力必會駕臨。」
「實在是難得,我們三人能一起喝酒聊天。」悄然走進廊內,東堂優雅正坐在擺滿佳餚的小桌之後,並接受金城的斟酒。
「雲山結界的狀況如何?」福富的聲音沉穩,像顆巨石壓鎮。
「目前已交待真波加強巡邏,不過你怎麼知道結界的事?」東堂拿起酒杯輕啄。
「卷島曾來稟告,也提醒我當心留意。」
「小卷啊……,真是辛苦他了。」宛如想起什麼,東堂對著自己的杯影苦笑。
「那雷山的傳聞是否已找到始作俑者?」金城舉杯向福富,福富亦舉杯回禮。
「荒北和新開每日都在山上巡視,至今未果。」
「空穴來風嗎?」
「不,確實是有發現鬼的殘味,只是太過隱晦無法確定行蹤。」
「看樣子是憑依吧?如果藏在人體中很快就會被人的味道抹去。」東堂拉直了垂落下的髮帶。
「確有可能,但是人海茫茫。」比起有所阻隔的雲山,雷山下的居民數幾乎是雙倍。
「今日就是想與兩位商量,我打算在神社舉辦一場祈福大會平撫民心,順便觀察有無可疑人士。」金城拿起酒壺將酒杯一一斟滿。
「我無妨,雲山與世隔絕、信仰堅定,你等小寺對我起不了影響。」
一座山的運勢操縱在信仰及主神,尤其像東堂這般為意念集合的本神,更加依賴人民對之信仰。信仰越是虔誠主神越是強大,所以山內通常只會有一間神社集中香火。
「若能平撫民心,此等讓步不算什麼。」
福富高舉酒杯,其餘兩人見狀隨即附和,月光照進廊內,只見一人一狼之影,和一片櫻花緩緩落下。


待續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62-86f38e7d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