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虫衍生] 尋香 (05)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05)



「我到雲山採買東西,寺裡就麻煩你了。」穿著一身輕裝,金城繫緊遮陽的圓帽。
「安心交給我吧。另外若見到田所大哥,可否請神主幫我報聲平安。」手嶋恭敬的行禮託付。
「田所那邊我會妥善告知,不必擔心。」金城頷首。
「謝謝神主,一路順風。」

手嶋原為雲山居民,自幼便有聆聽動物心音的本領,然動物所言與手嶋所聞常有差距。在一次村里事件中他直言拯救一名少婦,讓她免於墜入紅塵,卻也因此惹上禍端,最後家人基於保護不得已將他軟禁。
那段期間田所常來關心遊憩,並講述許多自己行走江湖的經歷,是個至情至性之人,亦是他建議手嶋來投靠金城。
“今日能有此平靜,全拜田所大哥所賜”,手嶋這樣想著,一邊用竹掃把打掃寺內庭院。這座神社雖是近年才重新整建,但因神主金城待人和善又容貌端正,口耳相傳之下自然吸引不少信眾前來參拜。

手嶋將神社門面清掃完後,便走進後院打算整理柴火,豈料開門瞬間便看見一道人影,順著開啟弧度倒下。
「喂!你怎麼了!」心中難掩驚恐,但救人的心情更為急迫,手嶋將臉靠近已經躺倒地面的身影,期盼能得到一點回應。
“……水”,喉嚨沒有發出聲響,手嶋卻能切實接收,他不禁看著那名氣若懸絲的金髮男子,明白對方是動物修練而成的妖,唯獨是善是惡難以辨明。在感到兩難之際,他察覺男子腳踝有著深刻血痕,估計是被野獸咬傷。
“會被咬傷的終究是弱小生物吧”,手嶋這般盤算,而後起身用水瓢撈了半滿,扶起男子小心餵食。

只是普通清水,在緊急時刻卻彷彿甘津玉露,男子在幾次飲入後得以慢慢挪動肢體,他施點力氣撐起上身,用仍顯虛弱的音線勉強說出:「……謝……謝。」
在那個頃刻手嶋才發現男人擁有一雙金色眼眸,與髮色相乎輝映,美得不似人間。

*

「以上,向山神稟告。」卷島拱手作揖,眼神卻沒有直視堂上之人,反而四處飄移。
「原來如此,既然南方結界已破,也不宜妄加修補,就讓真波加緊巡視吧。」
「耶?我嗎?」站在一旁差點打起盹來,真波在被點名瞬間才突然驚醒。
「當然是你,否則還有其他人嗎?」
「可是卷島好像還挺想做這件事啊。」
「放肆。」東堂此言一出,廳堂剎時刮起小型龍捲,猛然掀起真波略長的瀏海,「汝乃吾之弟子,此乃吾之領地,守之為汝之務,休得推卻。」
本神之言灌進靈氣則為令,有其制約之力;但若要成令需萬物合乎天理,若有違者言靈將反擊本體造成損傷,條件甚是嚴苛所以東堂顯少使用。
「弟子領命。」聽令的真波單膝下跪。
「你先下去吧。」東堂揮動衣袖,真波便循側柱退下,堂內屆時只剩東堂與卷島二人。

「用不著發令吧,太危險了。」卷島嘆一口氣。
「那傢伙太鬆懈了,即便擁有天資也該多加修練,否則將來該如何保護這座山。」
「哈啊,只要人民對山神的信仰堅定,他什麼都不做也行。」
「這句話我唯獨不想聽你說,小卷。」東堂雙眼直視,湛藍瞳孔彷彿藏有千言萬語。
「……。」將視線別開,所以渾然不覺東堂已經來到身旁,卷島在回神之際已被牽起右手。
「我不是叫你不要再設結界了嗎?為什麼不聽?難道你不信任我所做的屏障嗎?」與剛才的威嚴判若兩人,東堂語氣溫柔得像一池浮萍,輕盈卻又滿溢。
「屏障是屏障,結界是結界,防範對象不同你又何嘗不明白?更何況我要做什麼不需要你的同意。」
「小卷,我知道你想保護我,但以你的情況根本沒辦法負荷……」
「你為什麼總是想不通?我已經不是當年那隻虛弱的小蜘蛛了!」
「但要是你出事了我該如何是好!」

東堂的大吼讓卷島無言以對,透過緊握的手,卷島確實感受到對方的顫抖,那是沒有第二人能看見,專屬卷島眼中的山神。
最剛開始,雲山因無主神導致氣候惡劣、顯少人居,東堂會接管也只是天意所至,但無人信仰的山毫無運勢可言,東堂即便想扭轉乾坤卻又缺乏契機。而在某日他散步林間,瞧見一隻垂掛葉旁的瀕死蜘蛛,一時興起便出手相救。
一般而言本神息吹能喚起生機,湊巧的是那隻蜘蛛正處於靈肉脫離的狀態,在那道息吹下反而脫胎換骨,省去百年修行晉升為妖,那便是卷島。

「……抱歉,我太激動了,現下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意識到卷島眼中的憂愁,東堂重新拾起笑靨,在打算鬆手時卻反被對方緊握。
「南方的結界你已做了打算,我便不動。至於亂源之首為何,你有空去跟福富和金城聊聊,我只是隻小妖,沒那麼大本事。」卷島話中的心思那個人當然明白。
「你怎麼會沒本事,你的本事就在這啊。」東堂語落瞬間,窗外櫻花應聲綻放。


待續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60-344f3334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