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虫衍生] 尋香 (03)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03)



位在雷山山腰,一間奉祀素戔嗚尊的神社佇立,前社高聳的鳥居略顯老舊,不難看出其中的風霜及歷史。
「信我收下了,謝謝你親自走這一趟。」穿著墨綠色狩衣的金城拱手作揖,新開也依循回禮。
「雖說南方的事我不清楚,不過剛走來遇到一個人,覺得不太尋常。」已經完成任務,新開隨性坐在挑高的木板廊緣歇腳,金城見狀也跟著坐下。
「如何不尋常?」
「明明是凡人卻有鬼的味道,但又不是依附,反而像是沾染上的餘味,如果不注意很容易就遺漏了。」當初怕實話實說會嚇到對方,再加上情況並不嚴重,所以新開只提點最基礎的淨身方式。
「鬼……。」對於突如其來的名詞,金城揉起太陽穴沉思,而長廊尾端此時傳來輕聲靠近的步伐。

「打擾兩位,我先奉上熱茶。」
「啊,手嶋啊,你現在在這幫忙嗎?」
新開親切的招呼,一頭黑捲髮的男子點頭輕笑,「兩天前開始,多虧金城神主願意收留我。」
「別這麼說,你留在這裡幫了我很多忙,寺裡也熱鬧起來了。」金城溫柔的笑靨配上英氣的臉龐,令人心曠神怡。
「也就是來了很多覓食的小動物,真怕會因此缺糧。」話剛說完,從樹上便跑下兩隻松鼠,一左一右攀上手嶋肩頭,彷彿飼養般親暱。
「牠們現在在說什麼?」新開一臉趣味盎然的神情。
「都是母的,在稱讚你們賞心悅目。」
「哈哈哈真會說話,那牠們會怕鬼嗎?」語畢,新開伸出掌心探向手嶋左肩,而那隻松鼠蹭了蹭鼻子,便腳步輕盈的溜上新開掌面,順著手臂一路爬上紅髮頭頂。
「看樣子是不怕呢。」金城和那隻占據高點的松鼠對視,豈料松鼠反而驚慌的跳開。
「啊,是神主的眼神太明亮所以牠嚇了一跳,沒有惡意。」手嶋趕忙解釋。
「無妨,我不介意,倒是打擾新開了。」
「別這麼說,身為赤鬼能被松鼠爬上頭頂也是難得。」新開此刻爽朗的大笑,難以想像他其實流有鬼族中最強大、好戰的赤鬼血統。

鬼族是遠古時代從人類分岐的血脈,他們本為人,卻擁有比人類更優越的體能、更靈活的腦袋,卻因太過稀有反而遭受不平等對待,他們對天怒吼,吸引世間萬物的貪嗔癡,最後凝聚成令人畏懼的產物,通稱為「鬼」。
鬼在離開原生族群後,依其條件各自群聚,最後發展成族,如新開便是以速度聞名,擅長戰鬥的赤鬼一族,另有青鬼、黃鬼等,散落在天地四方。
赤鬼一族嗜血如酒、嗜殺如趣,最為凡人所懼,然而新開卻在某日突生憐憫之心,他不解為何視生命如草芥,視殺戮為享樂。此心一出便無法再與族群共融,於是他隻身行走天涯,最後被狼主福富收留,得其居所。

「動物是最敏感、纖細的,牠們願意靠近你,就代表知道你不會加害於牠,這無關是人是鬼,而是一顆善良的心。」右肩上的松鼠咕嚕咕嚕跑到手嶋掌心,彷彿在為發言佐證般頻頻點頭。
「哈哈真是令人開心,手嶋你現在能找到歸屬的地方太好了,這樣我就能常來聽好聽話了。」
「我絕無半句謊言,如果新開先生想聽我隨時都可以說,畢竟動物們的心音從未間斷,分享給大家知道也無妨。」
「所以只要是動物的心音你都聽得見嗎?那從動物修練而來的妖呢?」新開知道手嶋異於常人的體質,卻不知道這種能力究竟強大到何種程度。
「如果是修煉成神的動物靈便無法,假設是一般的妖則隱約聽得見,我偶爾也會用這種方法判斷來者何人,像卷島先生就很明顯。」
「卷島畢竟是道行尚淺的小妖,不過“花香之處神之蹤,結網之處神之待”,有東堂護著他倒也不需要擔心。」新開所言是雲山民間風聞的韻事。
「我倒是有一點擔心呢……」彷彿想起什麼,手嶋露出一陣苦笑。
「何事?」
「不,這要等卷島先生自己開口,我也是不小心聽見,不方便拿主意。」
「就讓卷島自己決定吧,我相信他的判斷。」將手中的茶一口乾盡,對於這個曾在山林間援助自己的朋友,金城有著深厚信賴。
「也是。我也該告辭了,否則荒北又要說我偷懶,有緣再聚。」
新開起身向兩人行禮,隨後轉頭離去。金城仰首望向漸暗的天色,發現將是個看不見星辰的夜晚。


待續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58-08d6d05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