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虫衍生] 尋香 (02)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02)



「我回來了。」掀開門簾,花草清香迎面襲來,山神的宅邸與整座山的環境相輔相成,所以宅邸越是舒適代表山林越是宜人。
「師傅你好慢啊,我等到都睡著了。」從軟草墊緩緩爬起,真波毫不客氣的張嘴哈欠,瞇著眼睛揮手。
「那是你本來就想睡吧?占卜做好了嗎?」步履輕盈的移動,東堂停留在真波身旁,從寬大袖口探出指尖。
「早就做好了,那些小鳥原先還不打算走,都怪師傅在卷島那耗太多時間了。」從懷裡掏出一本記事,真波遞到東堂手上。
「哪裡的話,也不過就是出去巡視一番的時間罷了。」快速翻開簿子,東堂仔細閱讀其中。

雖為神格,但其上有天,以一己之力窺天實乃謬談,故借四方之氣求其運,乃為觀全局之良策。
「南風帶金起……,怎麼回事?」看著文句記載的異象,東堂不禁皺眉。
「不知道,小鳥八成就是想說這個吧?不過嘰嘰喳喳我聽到最後頭都暈了。」真波歪著頭笑了笑,一臉愜意。
「你還是到外面走走吧,待在屋裡雖然舒服但對你的修行沒有幫助,身為天狗如果不振翅那……」
「啊啦是誰來啦?」打斷可預期的長篇大論,真波抓緊機會迅速逃向門口。東堂看著一襲寬鬆黑衣的背影,實在不知道當初收下這隻悟性極高,但體質虛弱的天狗當徒弟究竟是對是錯。

「嗚啊,一如往常的臭啊!」真波將門簾掀開剎那,荒北眉頭皺成一團。
「果然是荒北,歡迎。」
「叫我荒北前輩!喂,開花的那個在不在?」遮掩住口鼻,因為任務已經來過數次山神宅邸,荒北踏進廳堂的步伐毫無陌生。
「什麼叫開花的那個?我好歹也是本神,要治你無禮可是綽綽有餘。」遠方的東堂將手用力一指,荒北即刻感到一陣利風從自己右耳掃過。

東堂和福富雖同為山之主,但福富是從狼體開始修行,經過脫胎換骨等嚴峻過程,才從動物靈超凡為神格;然而東堂卻是本神,亦指其魂從一開始便是神格,地位遠在福富之上。

「哎,小福總找我做些麻煩事。」抓抓被波及的耳朵,荒北低下頭隨及從袖口拿出一紙簡書,「另傳口信,南方。」
「哈哈哈哈不愧是福富,也預測到同樣情勢。」東堂食指一勾,簡書就像被賦予生命飄浮空中,被無形的風運送到東堂手裡。
「別小看狐狸,就算揹不了風向,該帶回來的氣一樣不少。」
「我沒小看牠們,萬物皆有靈,不過南方嘛……,還是讓小卷注意一下。」
「你還真是開口閉口都是那隻小蜘蛛,被迷得暈頭轉向的。」
「他叫卷島,另外我是要他幫我注意情勢,別亂說話。」雙臂振袖,東堂昂首凜然。
「要怎麼說隨你高興,總之我把小福的信帶到了,既然是本神那就多留意吧,別到最後還要我們狼族出來收尾。」荒北彎起的唇角露出尖銳犬齒。
「幫我回覆福富,得信,共戒。」
「收到啦。」語畢荒北頭也不回的離開,還在踏出門前打了個噴嚏。

*

「先生、先生不好意思!」
從背後傳來焦急的呼喚,新開停下腳步回首,看見在大晴天披掛蓑衣的黑髮青年,一身汗水像極大雨過後。
「有什麼事嗎?還是迷路了呢?」在罕有人煙的山林裡,除了樵夫大概就是迷途的旅者了。
「請問你一路走來有看到一名高瘦男子嗎?短髮,眼睛圓滾,然後有些駝背。」比手劃腳的,男子墊起腳尖將手臂舉得筆直,想顯示出對方的高度。
「嗯……沒看到這樣的人,抱歉沒能幫上忙。」新開搖搖頭。
「別這麼說,還是非常感謝,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恭敬的彎腰鞠躬。
「雖然沒能幫上你,但如果有空的話,就摘些榕樹葉洗洗身體吧,在林間跑動總是要清理一下。」
「謝謝你的忠告,我會照做的。」語畢青年急忙轉身,繼續往更深山的方向前進。
新開望著他漸遠的身影,然後揉了揉鼻子,覺得這種味道需要提醒金城等人。


待續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57-fa3b00ab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