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


※橫雛,《Zero-Sum Game》架構延續
※『A的偶像、來襲』為相葉、二宮主持,型態類似於NICO生放送節目
※橫山生日快樂!



「絕對,不去。」

橫山沒有半分猶豫的回答,讓相葉頓時鼓起了腮幫子。
「為什麼為什麼!我都已經把提案交上去了耶!」高拔的音頻讓橫山不自主退後一步,即使如此眉宇間卻沒有任何妥協。
「拜託這明顯到不行的時間你以為我會上當嗎?更何況我離開幕前那麼久了,休想拿我當笑話!」
「才沒有!我很認真的!對不對!」相葉回頭的瞬間,一個藏在背後縮起脖子,雙眼沒有離開手中智慧型手機的男子,緩緩的輕啟薄唇。
「真的,我們相葉大師這次真的絞盡腦汁,你就順著他吧。」二宮的嘴宛如金魚一開一合,臉上卻沒有其他肌肉在運作,連聲調都是一條平穩直線。
「你那個像讀稿機的語氣分明就是在看笑話!總之不去!我生日當天哪裡都不去!」

對隱身幕後已久的橫山而言,擔任節目特別來賓這種邀約怎麼想都邏輯不通,更何況是相葉和二宮這種親友組合,更何況還是自己一年一度的生日!
這種明顯到連用縮小燈都藏不住的陷阱,前途一片光明的節目製作人橫山裕說什麼都不會跌進去。

「啊,可是那天ヒナ說好要跟我們一起吃飯。」彷彿想起什麼塵封的記憶,二宮突然仰首發言。
「……蛤?」
「對啊對啊,連餐廳都約好囉,打算下節目就一起搭車過去。」不加理會橫山錯愕的神情,相葉趁勝追擊再補一槍。
「你們兩個……,根本都已經計畫好了吧?」毫不猶豫,橫山雙眼直瞪著相葉身後的二宮。

身為同居人兼戀人,橫山自然是清楚村上的固定行程,所以他早就算好在他生日當天晚上,村上沒有任何節目錄影,這麼一來他只要找到時機稍加提示,應該就可以將兩人的晚餐手到擒來,之後稍微聊個天,營造點氣氛,想必可以留下平靜卻又炙熱的回憶,但現在鬼點子超群的二宮一插手,瞬間將所有步驟全部打翻。

「才不是!這次的企畫是我想的!」發現目光焦點不在自己身上,相葉趕緊側身擋住橫山的視線。
「誰管是哪一個啊!到底是什麼企畫!」可惡啊!明明就是個陷阱現在卻因為一隻猩猩被挾持所以不得不跳!
「咈咈咈咈,這個驚喜就等你當天來揭曉囉。」即使身影被相葉整個遮蔽,二宮的表情在橫山腦海倒是昭然若揭。
「……你們要是把我當成什麼笑梗,我也不會乖乖就範的。」幾乎是被逼急的反應,橫山站著三七步仰首噘嘴的模樣,活像電視劇裡常出現的跑龍套流氓。
「不會的!絕──對會讓你很滿意的!」相葉握緊雙拳,眨著信心滿滿的大眼。
「保證從裡到外都很滿意!」

從相葉身後傳出的那一句話,讓橫山簡直想讓自己的生日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今天也要擄獲你的心,『A的偶像、來襲』!」
相葉一如往常元氣滿滿的開場,顯示觀眾反應的小螢幕上跑過幾乎滿屏的88888888,象徵鼓掌的字樣。

這種時下流行,透過網路視訊平台播送的節目是橫山顯少接觸的,雖然即時與人互動的形態有點神似廣播,卻又因為有了畫面更增添一份親切和真實,也因此橫山覺得自己心頭的壓力同時是兩倍……,不,五倍以上。

「今天有個特別來賓來到現場呢,不過年紀小的觀眾可能不知道吧?耶?可是我也沒有很老喔!」
相葉的發言惹來螢幕上一片『安定的A葉wwwwww』、『天然kt──』等用語,就在同時二宮指示橫山走進攝影棚,覺得氣氛尷尬的橫山說什麼也不肯,最後幾乎是被二宮連推帶撞的擠進畫面。

「啊啊,我們邀請的大明星來了!那個,需要什麼代號嗎?」相葉拍拍自己手邊的空座位,示意橫山坐下。
「人都已經進來了還說什麼啊!」把嘴翹得半天高,橫山如坐針氈的就定位。
即使答應了拍攝,橫山卻堅持一定要戴上足以遮掩半張臉孔的黑色墨鏡,但天生俊秀的容顏怎麼擋也擋不住,僅僅是粉白的肌膚和水嫩的雙唇就足以讓觀眾陷入鍵盤連打的瘋狂。

「那我就直接說啦,這次的來賓是前偶像,現在擔任幕後的橫山裕先生!」相葉拿起放在腳邊的道具鈴鼓搖了搖,而無視螢幕上熱情的招呼反應,橫山只能淡淡的點頭,滿心滿意想將自己埋進地板裡。
「問題一!久違的上節目有什麼感覺嗎?」
「耶?現在是開始錄了嗎?」橫山此話一出,螢幕上跑過一大片『天然第二』的字樣,讓他不得不即時抗議:「我才不是天然!」
「喔喔,感覺橫山越來越進入狀況,不愧是前廣播節目主持人。」
「我說你啊,不要一直說什麼前、前的好嗎?過去都已經過去了,不要再拿出來提。」彷彿真的已經適應,橫山開始自然的吐嘈相葉。
「可是【水曜日約會】是很紅的廣播節目啊,想必也陪伴過很多觀眾吧?」相葉此話一出,立刻引來一片“ノ”的舉手字樣,還穿雜部份“好懷念”的感言。
「嗯,真的很謝謝大家還記得。」向鏡頭的方向鞠躬。畢竟是節目製作人,該有的禮貌不會忘卻。

「問題二!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舉起高高的YA,相葉臉上有著難掩的興奮。
「你這傢伙換話題不用先提示一下嗎?我可是沒有稿子的耶!」
「不用稿子吧!以前【水曜日約會】不是也不用稿子嗎?」
「那是我的節目啊!現在我是來賓啊!」
「問題二!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答案是!橫山的生日!」
「你為什麼要自問自答啊!」
橫山的怒吼完全無法阻止相葉的爆走,只見他像個偉大的指揮家,突然從座位站起,揮舞著雙臂讓現場以及螢幕前的觀眾陷入宛如派對的氣息。
同時一直在畫面外的二宮指示攝影機轉換方向,剎那,橫山以為自己會在生日當天停止心跳。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dear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沒有第二個人的聲線能夠更加震憾橫山的耳膜,他從裡到外感受到一片炙熱,就像有人在他體內拋下了核彈。

「ヨコ,生日快樂。」
從門口緩緩步入,村上將插有問號蠟燭的小蛋糕擺到工作人員架設好的行動平台上,然後張大嘴巴露出他最醒目的招牌虎牙。
此時此刻橫山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亂,宛如小螢幕裡幾乎噴發出來的彈幕。
“村上!!!!!!!!!!????”、“萬花筒集合!!!!!!!!!!!!”,其中最叫橫山錯愕,又在瞬間明白整個企畫的,莫過於是“水曜日約會復活wwwwwwww”這樣的字樣。

難怪要先約好村上的行程,難怪相葉從一開始就不斷舊事重提,難怪現在二宮在鏡頭外笑得一臉“我知道你很感謝我,我心領了”的高傲表情。
橫山覺得自己腦海中有無數的話語在奔馳,卻沒有任何一句能夠完整拼湊出聲音。
「橫山?不先吹一下蠟燭嗎?」畢竟有了足夠的主持經驗,相葉不至於就這樣丟下進入異次元空間的橫山不管。
「……蛤?」「笨蛋嗎你?」
在橫山以極度迷茫的眼神抬頭瞬間,村上也迅雷不及掩耳的將手掌拍下腦勺,一切就像當時一樣,什麼都沒有改變,那些曾經的痛苦、掙扎、眼淚,彷彿就在剎那全都化作感動。

某些午夜夢迴,橫山看著村上的睡顏,總有些想說卻不想說、想問卻不敢問的事,而【水曜日約會】絕對是其中的一件。
他明白當時突然停止節目帶給村上多大的傷害,就算對方不提,橫山也不打算忘記,因為那是他珍貴的記憶,在那裡他與村上渡過無數個快樂、瘋狂,甚至於可說是丟臉的時光;而他也從未忘卻村上的顫抖、怒吼,以及轉過身去的眼淚,那幾乎是一片黑暗,也因為曾經有過所以再也不想經歷。

但是眼前村上的笑容就像過去一樣,讓橫山有著直視太陽的感受,就因為太過刺眼,所以感覺有什麼正從眼角悄悄分泌出來。
「耶?橫山你需要衛生紙嗎?被墨鏡擋住了我看不到。」
「吵死了你這傢伙。」把湊近頭的相葉一把推開,橫山吸吸鼻子,然後嘟起嘴巴注視村上說:「你早就知道了吧?」

其實在得知村上答應了相葉他們的邀約時,橫山心頭是有些不快的,畢竟是戀人的生日,怎麼會在沒有預警的情況下就把時間讓了出去。但聰明如橫山又怎麼會沒料到肯定安排了什麼驚喜,只是這個驚喜內容遠遠超出預料。
「嗯,相葉他們都說囉。」對於橫山曖昧的說詞,村上了然於心的點頭。
「你明明都知道了還來啊……」
「因為約定好了啊。」
「什麼?」
「“有機會一定會再回來的”,這就是最好的機會啊!」

沒有任何隱瞞,沒有任何謊言,因為是村上所以橫山願意相信。
同時也因為是橫山,所以任何一句話村上都從未懷疑。

「唉……」
「ヨコ?你還好吧?」望向低頭長嘆的橫山,村上頓時有些擔心。
「我說啊,相葉你這樣做真的沒問題嗎?」
「耶耶?我嗎?」在毫無預警下被點名,相葉困惑的左顧右盼。
「我現在可是要搶走你的位置囉,工作人員,把節目名稱換一下。」朝控制台方向揮舞修長的手指,仰首的橫山瞬時掛上傲慢的嘴角,而觀眾也即時的給予“放送事故wwwwwww”、“宣戰!!!!!!!!!!”、“水曜日的逆襲!!!!!!!!!”這些反應。

「耶耶?等一下……」
「大家晚安,我是橫山裕。」
「大家晚安,我是村上信五,雖然時間不對,可是【水曜日約會】回來囉。」
「就跟你們說等一下啦!!!」

相葉高拔的叫聲幾乎貫穿整個攝影棚,卻也同時被層層笑聲包裹。
而橫山用墨鏡下的眼角餘光看著身側的村上,覺得這樣不用腳本的默契真好,世界上有這樣一個人真好。





比起節目當中的驚喜,節目過後的餐聚倒是不出橫山所料的在【鳥居】舉行,於是就像翻版的夜櫻會,眾人喝酒打鬧好不快活,尤其安田為了剛才的節目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彷彿自己嫁出了兄弟姐妹般感動。

「你們未免也太誇張了!」橫山沒有辦法想像現在餐聚中的男人,剛才全都縮在一台小小的筆記型電腦前,搶著要發表即時的字幕訊息。
「其實我原本想打接吻,但被大倉阻止了。」丸山眨動一雙會笑的眼睛,果不其然得到村上一記響亮的巴頭。
「不管怎麼樣在節目上接吻也太超過了,但在【鳥居】我就允許了,請用。」
「請用什麼啊!你也太早醉了吧!」面對大倉曖昧不明卻又意圖清楚的表情,橫山除了尖笑回應實在難以招架。
「就是說啊,好歹橫山也是今天的壽星,要也是村上主動才對!」唯恐天下不亂,錦戶的一句發言立刻引起周圍人群的鼓躁。
就在大家將視線全部集中到另一主角身上時,卻得到意想不到的答案。

「我可以親啊。」

率直到連眼睛都沒眨一下,村上彷彿沒有感受到任何不妥。
「慢著慢著慢著,考慮一下我的心情啊!我的心情!我是壽星耶你們……」
早就知道喝醉酒的村上也是個驚人的爆走怪獸,橫山看似堅決其實微弱的抵抗,不一會兒就被村上的唇瓣掩埋,而在感覺氣氛漸漸昇華的當下,被渋谷以“別把這裡當賓館”的凜然一把將兩人分開。

「不過,橫山果然很適合當節目主持人。」不受現場微妙的氛圍影響,相葉緩緩吐氣,眼底蘊上一份酒精的矇矓。
「對問題的反應很快,回答也很有意思。」二宮直覺性的接話。
「喂喂突然給我戴高帽子有甚麼企圖?」
「我也覺得橫山的反應很快啊,那句“想看你的未來”太感人了!」無視橫山的疑心暗鬼,安田舉手發言。
「我才沒有說這句話!你是從哪裡聽見的啊!」
「不是說了想看村上的未來嗎?簡直像在求婚一樣。」大倉毫不遲疑地補上震撼發言。
「我!只是說了沒辦法想像這傢伙未來會是甚麼樣子,想看是甚麼感覺,為什麼會被扭曲成這樣?說到底怎麼會有時空旅行的題目啊!太虛幻了吧?」彷彿機關槍延綿不絕的反駁,橫山沒有發現自己已經暈紅的耳根。
「可是我是回到一起打籃球的時候……」相葉默默吐嘈。
「我是要回到第一次請客的時候,沒想到對你而言是這麼難忘的瞬間啊。」二宮默默跟進。
「你們不要火上加油!夠了吧今天……」
「不要再說了啦!都沒辦法好好喝酒了!」在眾人宛如多口相聲的場合,村上只是張大嘴巴無聲笑著,直至現在才出言阻止。
而大家彷彿感受到砲火確實過分猛烈,也就不再將焦點集中於一人。

「……真是的,吵吵鬧鬧的……」似乎是想喘口氣,橫山縮進了吧台角落,在座位上搖晃冰塊已經融化的酒杯。
說實話,在看見工作人員丟出時空旅行的題目時,腦中是一片空白,於是下意識的,想往自己開心、在意的方向去回答。而說到村上,比起那些再也回不來,或許也沒有想要回憶的過去,他更在意未來。

那傢伙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呢?真的一點都想像不到,
會變得更像猩猩嗎?會變得更像大叔嗎?還是會變得更加閃耀呢?
因為完全無法想像所以請讓我看見吧,那傢伙的未來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ヨコ。」或許是思緒太過集中,所以橫山並沒有發現悄悄來到身旁的村上。
「幹嘛?不要親我。」反射動作先將手掩上嘴唇。
「哈哈哈哈,只是想跟你說句生日快樂,以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請多多指教。」村上主動的伸出掌心。
「……你這傢伙其實有讀心術吧?」
「蛤啊?」
「……不……就是……請多多指教。」

緩緩的,橫山將自己的手掌覆蓋上去,在那個瞬間他看見村上露出兩顆虎牙的笑靨,毫無保留所以爬滿臉龐的細紋,發現自己剛剛白操了一份心。

這個人的未來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
只要不放開這雙手,一定就可以看見了。

一定。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49-ca37f064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