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蟬》-第十一幕


東卷小說《七日蟬》注意

 藝能設定、成年設定、細節捏造、背景捏造
 僅借用《飆速宅男》中的人物形象,與原作劇情毫無關係
 劇中片段與現實有所出入或雷同之處純屬巧合,請多包含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今天的目標是,百萬夜景!」
將手指向窗外,東堂整個人沐浴在早晨陽光下,顯得神采飛揚。
「大白天就說夜景,你的時間過得也太快了。」將今天的替換便服拿進房間,卷島抓抓脖子不自主打著哈欠。
「因為我很期待嘛!倒是小卷你如果還想睡可以再躺一下沒關係。」
「哈啊,我現在已經醒了,要去函館山的話也得先查路線。」
「不用擔心,這次我來準備就行了,你就先休息儲存體力吧!」把對方強行拉至床緣坐下,東堂的眼神笑得自信滿滿。
或許是不想與之爭辯,卷島真的順著建議躺下並且閉上眼睛。

*

天近黃昏,家家戶戶點亮燈火,搭上往函館山的高空纜車,東堂像個孩子貼緊右邊窗戶不停向外眺望。今天的氣溫比昨日更加寒冷,為了避免被認出而準備的帽子、圍巾,此時有著天然保護色。
「小卷,你看這邊!金黃色的好漂亮!」發現站在一旁也伸長脖子觀景的卷島,東堂刻意貼壁退後,將手側擺到對方背膀,輔助般讓卷島往自己懷裡更加傾身向前。
「真的很漂亮。」一隻手壓住護欄,卷島望著窗外像鯨魚尾巴向外沿伸的璀璨夜景,頓時理解百萬的價值。
「有各式各樣的顏色呢,像鑲上各種珠寶一樣,小卷你覺得呢?」
「嗯?」耳邊的問句讓卷島反射性回頭,在瞬間查覺和東堂的臉貼近到無法對焦的距離,他嚇了一跳急忙想要退後,卻被東堂的手臂用力箝制住。
「小心,不要撞到別人。」輕柔得宛如灑下所有糖霜的嗓音,沙沙地在卷島耳邊作響。
周遭不是群聚的觀光客就是甜蜜的情侶,在纜車這樣小小的空間裡,他們占據在角落不發一語,而東堂的掌心在到站前都沒有從卷島的後背抽離。

*

步往瞭望台的兩人依然沉默著,如早先東堂“由我準備”的豪語,他意氣風發的走在前頭領路,後方的卷島眼睫微垂,卻不時留意對方的腳步,像道影子不曾遠離。
「小卷這裡、這裡。」在人群中快速佔據觀景台一角,東堂揮揮手要卷島前來,卷島猶豫了一會兒,最後還是走到東堂身旁,也彷彿應驗那份猶豫被輕輕攬住腰際。
「……你……」
「真是漂亮啊,如果有酒就更好了,一邊看著美景一邊喝著美酒,鐵定是人生一大享受,而且你也在我身旁。」
卷島的話被東堂硬生打斷,也在東堂說完話後無法重新接軌。如果眼前的炫爛夜景號稱百萬,那凝視著的這雙眼眸想必也有同等價值。
「東堂……」
「卷島?是卷島嗎?」
突兀的深沉嗓音從後方傳來,東堂與卷島兩人同時回頭,看見一名穿著厚重外套,身型壯碩像熊一般的高大男子。東堂本想詢問,身旁的人卻掙脫了自己扶上的掌心,直直往前方奔去。

「小田所!好久不見!」用力揮出手臂,對方也默契回擊,啪地一聲貫穿東堂耳膜。
「真的好久不見,居然能在這裡遇到你!」田所爽朗的聲音在制高點顯得洪亮,他拍打卷島的背部,卷島也以拳頭回擊對方的腰身,熱絡互動不難看出兩人交情。
「哈啊,你怎麼會認出我的?」
「你頭髮顏色一點都沒變啊,不會有第二個人像你一樣了吧!」
「你也是一點都沒變啊!還是一樣龐大!」朝左右展開長長的雙臂,卷島笑得像五歲孩子毫無保留。他走向前去,想給自己久違的摯友一個擁抱,卻在移動時被人扣住右手腕。
「你是小卷的朋友嗎?」東堂藏在粗框眼鏡下的眼睛笑得像彎月。
「……啊,是啊,高校時期的朋友。」並非沒有注意到卷島眼中的震驚,卻也不知道該怎麼理解眼前的情景。
「高校啊,真好,那時候的小卷一定很可愛吧?」
「東堂!」用力甩開牽制,卷島的大喊引起周遭一些年輕女孩的注意,發現情況不對他慌亂的看向東堂,像在徵求原諒,也期盼對方做點隱藏;怎料東堂動也不動,只是凝視著卷島並輕輕微笑,那笑裡沒有半分責備,反而像在溫柔詢問“怎麼了嗎?”
「東堂?在哪聽過這個名字?」摸摸下巴,田所將視線放在眼前戴著帽子的男人身上。
「小田所,抱歉,我有事要先離開了,有空再聯絡你!真的很抱歉!」連續說了兩次抱歉,這次換卷島拉住東堂的手臂前進,他們迅速穿越人群往回程的纜車前進,而在身影完全消失之際,田所才驚覺自己見到了一個大明星。

*

在纜車中卷島宛如驚弓之鳥將東堂保護在身側,而東堂卻一派輕鬆的觀察起卷島的髮尾,想幫對方把分岔的部份剪掉。
一路風風火火趕回酒店,在關起門的剎那,卷島終於忍不住大喊:「你到底在做什麼啊!」
「沒有做什麼啊,你不用這麼激動吧?」泰然的坐上榻榻米,東堂將兩隻腳伸展開來,為今天的路途做點放鬆。
「沒有做什麼?對你而言這些事可能很平常,但我可不是,別把我當成女人看待!」壓抑的情緒無法再隱藏,任誰都聽得出卷島怒吼中的憤慨。
「我沒有,小卷,我從來沒有把你跟任何人搞混。」
「哈啊,或許你很久沒有找誰上床所以欲求不滿,但不代表我必須當誰的代替品,我只是你的助理,而且是個男的!」
「小卷!我說了我沒有!在我眼中你就是你!我是因為喜歡上你了才會這樣!」猛然站起身來,東堂想要抓住卷島,對方卻早一步閃躲開來。
「你的喜歡也太廉價了吧!」
「沒有這回事!我把感情分得很清楚的!你跟誰都不一樣,小卷,跟我交往好嗎?」
伸出右手掌心向上,東堂皺起眉宇專注的凝視卷島,看見那雙八字眉此時揚起波浪般的弧線,他明白對方內心百轉千迴,因為自己也是到這一刻才真正確定。

從一開始的不順眼,漸漸查覺優點,又從那些優點放大到整體,最後在一點刺激下徹底爆發開來。這一切都是老掉牙的偶像劇情節,俗套卻也像邱比特的箭百發百中
東堂覺得要喜歡上卷島這個人並不困難,因為自己已經懂得欣賞他個性的優缺點,所以要跨越的地方或許只剩下生理本能;而當最無法勉強的部份被輕鬆略過後,東堂只體悟到卷島渾身上下都充滿魅力。
隨風飛揚的髮絲也好、過份纖長的睫毛也好、臉上明顯的黑痣也好、凹凸有致的腰線也好,總之什麼都好,什麼都可以往心底搔出一道又一道癢疤。
或許真的是欲求不滿好了,但喜歡的人就在身旁任誰都會欲求不滿吧?東堂這樣想著。

「……交往?你的腦袋還好嗎?我可是個男的。」不停不停的強調這一點。
「是男是女都無所謂,我喜歡你,就只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哈啊,是啊,很簡單的事啊,所以我不想跟你交往也是這麼簡單的事。」
「為什麼?小卷你不喜歡我嗎?」
「我為什麼非得要喜歡你不可啊!就算喜歡你難道就非得要交往嗎?」
「喜歡我那就交往啊!為什麼要把事情弄得那麼複雜?」
「我最後再說一次,東堂尽八,我‧沒‧有‧要‧跟‧你‧交‧往。」一字一字幾乎是伴隨牙痕而出,卷島明確並且毫無保留的拒絕。
「……你會喜歡上我的。」沒有憤怒,東堂微弱的苦笑只讓人感覺深情款款。
「什麼?」
「我不會做任何勉強你的事,但你一定會喜歡上我的,小卷。」
「你到底哪裡來的自信……」

「因為你正用盡全力的不想喜歡上我。」

東堂的聲音透明得沒有一絲色彩,只是單純映照出眼前的波長。


第十幕 │ 資訊首頁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33-9a36663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