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蟬》-第十幕


東卷小說《七日蟬》注意

 藝能設定、成年設定、細節捏造、背景捏造
 僅借用《飆速宅男》中的人物形象,與原作劇情毫無關係
 劇中片段與現實有所出入或雷同之處純屬巧合,請多包含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就說了這樣營養會不均衡!你還是跟我吃一樣的早餐好了!」
按照約定,卷島將自己的早餐一併放至在木桌上,但東堂看見盤子上頭是一杯咖啡、一顆荷包蛋和一片白吐司,簡直有股無名火在肚內燃燒。
「都已經照你說的一起吃早餐了,你還有什麼意見。」舉起咖啡卷島狠狠喝下半杯。
「小卷!空腹喝咖啡對胃不好!以後你早上不准喝咖啡!」
「你也管太多了吧?而且來函館不喝咖啡才奇怪吧!」
「什麼意思?」
「呼哈,函館可是北海道最先引進咖啡的地方,稍微有點歷史知識的都知道函館的咖啡很有名。」
「……原來如此,那我以後也喝咖啡吧。」
「等一下,你剛才才叫我不准喝,現在自己又要喝了,到底是想怎麼樣啊?」或許是空腹血糖低的影響,卷島的眉頭皺得比平常更深更緊。
「那是因為我不知道有這段歷史,現在清楚了,覺得入境隨俗也沒有不好,明天早餐也幫我改成咖啡吧。」說完話,東堂雙手捧起圓碗,將裡頭的味噌湯一口乾盡,彷彿做了最後的道別。
「……咻……」吐出長氣,卷島盤腿坐在榻榻米上開始用餐,跟坐姿端正的東堂成為強烈對比。

「今天好像變冷了呢。」吞下一口白飯,東堂開口。
「降了兩度,有幫你準備外套了。」
「哈哈哈哈真是可靠,不過這種氣溫讓人很想去泡溫泉。」
「要去泡溫泉嗎?」卷島突如拔高的音量引起東堂注意。
「……難道小卷你喜歡溫泉嗎?」注視對方藏不住興奮的眸子,東堂覺得很有意思。
「是、是不討厭,這天氣也挺適合的。」強作鎮定,但眼瞼眨動的頻率明顯增快。
「好,那我們就去泡溫泉吧。」幾乎不帶猶豫確認今日行程。

*

「啊啊這裡的風景真不錯……。」用濕毛巾擦過臉龐,東堂眺望遠方漁船搖曳的姿態,感受與老家相異的情趣。
因為自小在溫泉旅館長大,東堂自然是比一般人挑剔,但像湯之川這種別具特色的濱海溫泉倒是願意多加嘗試。將眼睛閉上,東堂享受身心放鬆的同時,也聽見隨著風一陣一陣的海潮聲,而這種靜謐被突然踏入的水聲打亂。
「……卷……」選擇獨立隔間就代表不會有其他人,但在東堂張開眼睛時確有難掩的錯愕。
「這裡的視角真不錯。」整個人浸泡進溫泉裡,卷島用毛巾輕輕擦拭後頸,將眼神望向遠方。
「嗯……啊……視角不錯。」無法將眼珠移開,東堂目光來來回回打轉在卷島因應泡澡盤起長髮的頸間,有著不知是溫泉還是另種原因帶來的高熱。
「怎麼樣,這裡的溫泉和你老家哪一個比較好?」卷島回過頭來,臉頰因為血路運行有點燙紅。
「……當然是我老家啊,那裡是我從小泡到大的地方。」覺得尷尬所以反射性將頭低下,東堂發現自己正不自覺追逐對方浸泡在溫泉下的模糊身影。
「也是。」嘩啦嘩啦,卷島移動到圍欄旁,彷彿卸下所有盔甲般安心將背倚上。
「……小卷。」
「嗯?」從喉嚨發出慵懶的嗓音。
「你好漂亮。」
「蛤?」被這麼一說,卷島立刻瞪大雙眼,只見從臉頰暈紅到耳垂的東堂,以略顯羞澀的少女神情注視著。
「白皙的皮膚好漂亮,盤起頭髮的樣子也漂亮,還有脖子……」
「夠了夠了!為什麼突然說這些啊!太奇怪了吧!」雙手用力潑亂溫泉,卷島試圖用水聲蓋過自己複雜的感受。
「稱讚你很奇怪嗎?」東堂的語氣平靜,從津輕海峽吹來的風卻沒有停歇,他發現一抹明顯的綠髮飄然垂落到卷島眼角,不禁伸出手想要撩起,而在指尖不小心觸及肌膚的剎那,他查覺對方忽地顫抖的眉梢,還有一排明顯倒出陰影的纖長睫毛。
東堂瞬也不瞬注視著、注視著、注視著,在卷島將頭撇向側邊之際,才慌亂說出“我泡好了,先到外面等你”這樣粗糙的回應。

*

將乾盡的牛奶瓶放至回收箱,東堂駝背坐在椅子上,仰首呈現出與美型完全搆不上邊的呆滯表情。
“是欲求不滿嗎?……不對,是真的很漂亮。”再次確認般,東堂在心中自問自答。
就印象而言,卷島雖然長髮過肩,但無論體格或性格都是不折不扣的男人,這點東堂很清楚;偏偏剛才那個瞬間,從溫泉霧氣中看見的畫面,卷島露出的白皙後頸就像一株火苗,隨著脊柱一節一節漫延,最後集中在水波中隱約的結實曲線,晃漾得令人目眩。
在東堂陷入沉思之際,休息室的門被忽地打開,卷島用毛巾纏包頭髮,穿著藍色直條紋的浴衣走了進來,他不急不徐移動著,搬了一張椅子坐到東堂面前。
「小卷?」無法理解這項舉動的用意,卻也無法挪開被對方緊盯的眼珠。
「幫我吹頭髮。」扯下毛巾,波長的綠髮像洩洪傾倒出來,挾帶水珠濺起。
「什麼?」
「我、說,幫我吹頭髮。」一字一句說得清楚,卷島的眼角眉梢仍有一絲水氣,卻無損其中的堅毅。
聽言的東堂看著剛才自己使用過,正暫放在一旁的吹風機,站起身之後打開開關,便乖乖幫卷島吹起頭髮。

手指穿過髮間,長期燙染的髮梢說不上滑順亮麗,但或許是剛才的溫泉有加分作用,就算遇到小結也能輕鬆解開。從頂端向下看,東堂發現卷島些許異於綠和橘的髮根,那是偏暗的茶褐色,有著與後天加工相違背的樸實。
「清醒點了嗎?」偏過頭,卷島上挑的眼神平靜,彷彿燈塔不受風雨侵擾。
「……嗯,我很清醒,謝謝你小卷。」不戳破也不追問,這是卷島藏匿的溫柔。東堂關掉吹風機,讓他的道謝保持純粹音調。
「你可以再去泡一下,剛才才進去幾分鐘而已,別浪費訂房的錢。」
「不用了,體驗過就行,對溫泉我沒有太大的執著。」
「真好,溫泉旅館家的小孩。」起身從冰箱拿了一瓶牛奶,卷島啵地一聲打開瓶蓋,擺出標準站姿一口乾盡。
「小卷如果喜歡泡溫泉,以後也可以來我老家啊,我會特別招待你的。」
「哈啊,還要配合你的行程太麻煩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不,是我會配合你,放心交給我吧小卷。」將吹風機放進置物籃,東堂站在原地回眸,紫藍色髮梢在光下宛如裹著一層紗,神秘得讓人難以辨認真假。
卷島只是看著、看著,沒有回答。

*

並沒有特別理由,東堂自然從睡眠中醒來,他轉動眼珠確認現在時間不過四點,而後翻過身,發現對面床上那抹身影。
或許是對方太過盡責,這是這麼多天以來他第一次看見睡眠中的卷島,卻也不禁莞爾;粉紅色滾上荷葉邊的睡帽穩穩框住頭頂,卷島整個人除了臉部外,其餘都讓被單緊緊覆蓋。
或許是好奇心驅使,東堂走下床靠近卷島,他蹲下,側過頭好讓自己的視線與卷島的臉交集,目光停留在蹙緊的眉尖,猜想是不是感到冷了,所以伸出指背輕輕觸碰對方的臉頰。
房間裡只有空調和兩人的呼吸聲,東堂的手指彷彿墜下的蒲公英種子,很淡很淡地乘著微風,順著頰面弧度滑動,在靠近唇角那顆痣的時候靜止。
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東堂很清楚此時心底那股躁動是什麼,但若僅僅如此,也不過就是一時衝動的幼稚行為罷了。他望著卷島毫無防備的熟睡臉龐,最後小心翼翼地在對方耳邊,用無比寵溺的語調說出晚安。


第九幕 │ 第十一幕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32-0e99ef54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