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蟬》-第九幕


東卷小說《七日蟬》注意

 藝能設定、成年設定、細節捏造、背景捏造
 僅借用《飆速宅男》中的人物形象,與原作劇情毫無關係
 劇中片段與現實有所出入或雷同之處純屬巧合,請多包含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雖然沒有得到卷島傳遞的上工時間,東堂在睡前多少還是認為會有臨時動議,不過在早晨起床發現櫃子上只有一個衣盒時,今天不進行拍攝的念頭算是落定。
「早安。」做好梳理的東堂照例走向榻榻米,看見卷島正在方桌上擺放早餐。
「你今天挺早的嘛。」從榻榻米退下,卷島將垂下的前髮撩至耳後。
「沒做什麼就起來了,而且你不是比我更早嗎?多休息一會兒也不要緊的。」習慣性的正坐,當東堂端正舉起筷子的瞬間,突然困惑地將臉轉向卷島。
「……怎麼了?有不想吃的菜?」被注視得莫名其妙。
「你的早餐呢?」
「蛤?」
「不是說了一起吃早餐嗎?那你的早餐呢?」表情無比認真,東堂並未忘記前一天自己說過的話語。
「……我已經吃飽了。」搔了搔臉頰,卷島將頭撇向一旁。
「那明天我們一起吃,後天也是,這段時間都是。」
「你為什麼要執著這個啊?不過就是吃飯而已。」
「早餐是一天的根本,不好好攝取營養是不行的,工作忙的時候另當別論,但現在有充裕的時間,我們都應該坐下來好好吃完一頓早餐。」
「我又不是沒有吃。」
「那你吃了什麼?」
東堂太過正經的語調讓卷島不禁輕顫,他有些尷尬的抓了抓頭,小聲說出:「吐司和咖啡……。」
「只有這樣?這樣不行的小卷!先不論營養均衡,連基本的熱量都不夠啊!」
「我餓了會再吃熱狗啦,你說話的方式是老媽子嗎?」
「才不是,你每天比我晚睡比我早起,如果連飯都不好好吃,你知道我會有多擔心嗎?」正直、坦率,東堂不帶一絲雜質的心意,透過言語和眼神毫無保留的傳達。
「……吃、吃飯就吃飯,又不是什麼大事,明天開始跟你一起吃就是了。」幾乎是自暴自棄的往榻榻米邊緣一屁股坐下,卷島雙手壓住後頸,蜷曲身體將臉藏住,從東堂的角度只能看見波浪般的長捲髮。

「不僅是吃飯,還有很多事要一起做呢。」
「?」因為困惑所以抬起頭,卷島側身望向東堂足以當作準則的餐桌儀態。
「以我目前的狀況沒辦法進行拍攝,但悶在房間裡也不會有什麼進展,乾脆就趁這幾天來逛逛函館吧!說不定會有什麼意外的收獲。」
其實對東堂而言,說出無法進行拍攝這樣的話語,簡直跟拋棄引以為傲的尊嚴沒有兩樣;只是經過昨天的相處,他發現卷島並不會對別人的示弱有所動搖,那種一如既往的淡然反而顯示出他的溫柔、堅強,讓人備感安心。
「……咻……」
「小卷?」聽見對方嘆息般的吐氣,東堂皺起眉頭。
「我可沒辦法當什麼導遊啊,至少也讓我去買本導覽吧?」抬起的眼眸雖然無奈,嘴角卻揚起漂亮的弧線。東堂注視著,最後說出“那等下我們就先去買書吧。”

*

在沒有特別準備的情況下,東堂選定了容易到達又頗具盛名的金森紅磚倉庫作為第一站,面海而建的西洋建築有著濃濃異國風情,四周遍布的貨船航行溝渠和石橋,也讓此處洋溢藏不住的歷史痕跡。
「小卷你看這個,我可以買吧?」東堂抓著一只烏賊造型的玩偶,用軟軟的觸手戳向卷島臉頰。
「不需要問我吧?你要買就買啦。」毫不留情的將觸手一把拍掉。
「好,那我就買兩隻。」
「沒必要吧?一隻就夠了。」
「紀念品這種東西就是要一對才有意義啊!」
在有“烏賊城”之稱的函館,隨處可見以烏賊為主題的相關商品;而東堂和卷島此時身陷長型倉庫內各式商店,迎擊玲瑯滿目的購物誘惑。

即使耳邊不時聽見細語,戴著粗框眼鏡的東堂卻沒有停下腳步的念頭,他感覺已經很久沒有那麼自在的行走街頭,體驗最原始簡單的觀光行程。所以他拉著被自己強塞一隻烏賊玩偶的卷島,將所見店家一間一間逛起,走完一棟倉庫還有另外一棟,就這麼幾趟下來,手裡滿了天也黑了。
「你是女人嗎?也買太多了吧?」從後照鏡看著幾乎被塞滿的後座,卷島轉動鑰匙發動引擎。
「小卷你也買了一些不是嗎?還都是一些奇怪的東西。」因為一同選購的關係,東堂著實感受到卷島跟衣裝髮色一樣獨特的眼光。
「哪裡奇怪?我覺得品味很好啊。」
「……你覺得好就好。」並不想跟倒車中的卷島爭論。
「那你等下還想去哪裡呢?東‧堂‧少‧爺。」順利移出車位,卷島停止手邊的動作,將頭倚在方向盤上,以一種似笑非笑的眼神望著東堂。
不明究理,東堂感覺心臟不規律的怦然一跳。
「時間也晚了,先回去飯店吧,順便想想明天要去哪裡。」
「OK。」踩下油門,卷島雙眼直視打烊過後四周微暗的路況,東堂則不時望向那張眼角和嘴角各有一顆痣的側臉,回想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已經非常習慣身邊有這張臉龐。

*

回到房間,東堂順手將購物袋往走道一放,整個人就躺上了床舖。
「喂!東西不要亂丟啦!」先將手中的烏賊布偶扔向對方,卷島乖乖地將自己的購買物整齊放置櫃子旁。
「我等一下會整理的,好開心啊今天,小卷呢?」東堂將布偶抱在懷裡轉了個圈,伏挺身子望向卷島。
「不就是買東西嘛。」拖著腳步緩緩移動,最後也坐到床上,跟對面的東堂四目相接。
「確實只是買東西而已,可是感覺好輕鬆,誰的眼光也不用在乎。」
「呼哈,你還會在乎別人的眼光嗎?應該習慣了吧?」
「平常我買這種東西,一定會被偷拍放到網路上流傳的。」語畢,伸長手臂將烏賊布偶遞給卷島。
「現在也會吧?」用食指與姆指挾起觸手舉高,卷島對在空中旋轉的布偶咧齒。
「或許吧,但我看不到所以就算了,沒有通訊器材也是有好處的。」
「當明星也挺辛苦的。」說完話要將布偶還給東堂,卻得到一抹十足困惑的眼神。
「做什麼?」絲毫沒有伸出手接下的意思。
「這是你的啊,還給你。」
「我的在袋子裡,這隻是小卷的份,不准還給我,我會生氣的。」
「哈啊?我才沒有要這種東西!」站起身來,卷島本想直接扔回東堂身上,可是動作在查覺對方的表情時不由得停止。
「我說過我會生氣的,如果真的不需要那就丟掉,送出去的東西我絕對不會收回來。」一字一句毫無妥協,東堂強硬的態度讓卷島的手停在空中,最後收了回去。

「你就算不是明星也會受女孩子歡迎的。」將烏賊放至枕頭旁,卷島看似不討厭這個布偶。
「嗯?那是當然的啊,我的臉這麼美型,跟我當不當明星一點關係也沒有。」
「不是臉,是個性。」
「你的意思是說我的個性跟臉一樣好嗎?真有眼光啊小卷。」
「很吵、很煩,又自我中心。」
「小卷?」
「所以只要稍微對某個人好一點,對方很容易就會喜歡上你了。」
「那你喜歡上我了嗎?」
擺出鎖定眼前觀眾的招牌姿勢,東堂伸出手指正對卷島,一雙像海洋的眸子在燈光下顯得比平常深沉,嘴角卻翹起宛如船尾自信的弧線,毫不畏懼風浪。
「你說話都不用經過大腦嗎?」沒有特別的情緒波動,卻明白表現出無奈。
「哈哈哈哈哈我可不認為自己說錯什麼了,雖然剛開始的時候我很討厭你,但現在完全不一樣了!想想我們會相遇一定是命運的安排,所以如果你喜歡我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因為在可及之處,說話同時東堂將手向下,穩穩擺到卷島膝蓋上,雖然隔著一層布料,他仍然感受到體溫,不屬於自己卻同樣溫暖的體溫。
沉默半晌過後,卷島僅淡淡回應“只有你能說出這麼噁心的話”,就起身去做其他事情。


第八幕 │ 第十幕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31-623e74a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