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蟬》-第八幕


東卷小說《七日蟬》注意

 藝能設定、成年設定、細節捏造、背景捏造
 僅借用《飆速宅男》中的人物形象,與原作劇情毫無關係
 劇中片段與現實有所出入或雷同之處純屬巧合,請多包含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拍攝結束之後,皮耶爾將東堂叫到一旁,沒有任何關於今天工作內容的評語,僅僅直接了當的說出:「你現在有深愛著的對象嗎?」
「為什麼要問這個?導演你要幫我介紹嗎?」看似輕浮的態度多少是有些警戒,東堂開始意識到自己每一句發言或許都是資料的蒐集。
「我想要拍攝你愛著一個人的畫面,所以需要你有這樣的對象。」無比認真的,此刻皮耶爾的表情凝重,不容一絲玩笑。
「身為演員的我隨時可以愛上一個人。」順著劇情在極短時間內產生符合螢幕需求的情愫,對東堂而言並非困難的工作。
「那身為東堂尽八呢?」
皮耶爾的發言讓東堂毫不意外,就因為知道會有這樣的對答,東堂上一句話才會如此保留。

即使沒有藝人光環,面容姣好的東堂身邊從不缺自動迎上的女孩,但他很清楚什麼類型是一夜即逝,什麼類型是值得用心經營;所以嚴格說起來,東堂談過五次戀愛,認真的戀愛。
那些女孩大多相當乖巧,而且溫柔善良,現今回想起來仍然有許多令人悸動的優點,可惜緣份總是無法強求,無論是由哪一方提出,每一場戀愛最終都是以和平分手收場。
但或許就是回憶中的一切都太過平靜,在面對皮耶爾的質問時,東堂無法否認心底那股“我真的深愛過一個人了嗎?”的困惑。

「身為東堂尽八,我不知道。」這是毫無隱瞞的回答。
「那等你愛上一個人之後,我們再來進行拍攝。」
「……等等,這太荒謬了!要我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愛上一個人,我不認為有這麼容易找到!」喀啦喀啦,東堂感覺耳殼裡傳來不和諧的音律,那是齒間努力想維持和諧的壓抑。
「不是要你找,那只是一種感覺,如果你心中沒有那種感覺我就無法拍攝。你放心,現在開始還有很多時間,你認為可以了再打電話給我就行。」
皮耶爾伸出右手拍拍東堂的肩膀,東堂無法自己的向後退了一步,他瞪大眼睛,幾近歇斯底里的吼著:「導演!我沒有義務為了一齣戲把自己的感情全部奉獻出去!」
那個瞬間不僅僅是皮耶爾,連周遭的工作人員也紛紛回頭,東堂意識到了自己的音量,但他無法忍耐。

「你當然沒有義務,因為那是身為演員的責任。」

皮耶爾平靜的語調此刻就像一只重鎚,將東堂從裡到外狠狠打碎。他彷彿全身上下都被嵌進水泥,任由路人隨意一踹就會沉進海底,再也無法翻身、再也吸不到氧氣。

*

「好難看的臉啊。」
卷島對著瑟縮在港灣階梯一角,已經被海風將頭髮全部打亂的東堂說話。
「小卷……」即使對自己的外型充滿自信,卻絲毫沒有反駁的心思。
注視此時的東堂,卷島仰首對天空嘆了一氣,而後抽下自己的圍巾,套到東堂脖子上。
「太陽完全下山後會變得很冷,先回去吧?」
那是迄今從未聽過的溫柔。東堂注視站在一旁,綠色髮稍飛揚在空中的卷島,感受到一股暖流,從脖頸慢慢延伸,穿透皮膚竄進血管,運轉一圈後回到心室,最後變成正在作用的心跳。

*

進到酒店房間,東堂整個人像洩氣的皮球大字型躺在床舖上。
「你也換個衣服吧!」跟著走進來的卷島趕忙將東堂的鞋襪脫下,還有脖子上的圍巾和帶有鹹海味的風衣。
「我覺得好累喔,小卷你幫我吧。」連根手指都不想動,自然也沒有阻止卷島的動作。
「這麼大的男人撒什麼嬌啊!」嘴巴抱怨著,卷島卻還是從衣盒抽出替換衣褲。
「……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演戲是很痛苦的事。」
東堂小聲的呢喃吸引住卷島全部的注意,他走到了床邊,蹲下,和對方有些憔悴的面容直視。
「只要按照導演指示演出他想看的東西就行了,我明明是知道的,但又覺得好痛苦、好迷惘,這是我第一次這麼希望快點結束一齣戲。」
說完話後閉上眼睛,東堂感覺眼前一片黑暗。身為演員的自己和真實的自己,彷彿無形間產生衝突,他不知道該聽從哪一抹聲音,那是從沒有過的複雜情緒。
「……這種時候就先休息吧,把衣服脫掉。」突如其來,卷島爬上床舖,以強硬姿態脫去東堂的上衣,連同牛仔褲也一同褪去。
「等一下等一下!不用連褲子都幫我脫吧!」雖然剛才黏糊糊的撒嬌,但真被如此對待時總覺得不太對勁,東堂反射性弓起雙腿縮起身體。
「在想什麼啊,趴好,我幫你按摩。」拍拍床舖,卷島輕笑著,東堂看見後對大驚小怪的自己也感到好笑,很快就將姿勢回到臥躺的模樣。

在手中倒入按摩油,搓揉過後使之變得暖和,卷島雙腳跨跪在東堂上方,從頸部開始向下做著指壓按摩,東堂只是閉起眼睛安靜享受這種舒展。
掌心順著肌理畫圈,一層一層向下推移,從連續動作中東堂感覺卷島並不熟練,卻也不像完全的門外漢。
「……小卷你真的沒學過嗎?」說話含含糊糊的。
「以前有學過一點美髮,按摩是順便的。」
「啊啊原來如此,難怪你的髮色那麼特別。」
「呼哈,不是很噁心嗎?」
「剛開始看很像吉丁蟲的顏色,不過久了就覺得好看,尤其點綴橘色的地方很漂亮。每次你頭髮被風吹起來的時候,感覺像在另個空間……,山裡吧?像童話故事會出現在山裡的妖精。」
「妖精?真虧你說得出口。」哈哈笑了出來,卷島現在正拉提著東堂連接頸部和肩膀的斜方肌。
「真的啦,很好看,……那裡可以再用力一點。」
「這裡?」按照要求,卷島改用指結按壓穴位,聽見東堂傳出微弱的喉音。

「嗯……小卷……,今天那通電話……,抱歉。」在舒適氛圍中突如的歉意。
「電話?你說了什麼嗎?」手指毫無遲疑的繼續動作。
「真溫柔呢,小卷。」
「呼哈,你真是個怪人。」將手呈現L型,卷島用虎口滑過東堂的腰際,他感覺對方身體瞬間顫抖,認為是怕癢所以將掌心停留原處觀察情況。
「那個……按到這裡就可以了。」東堂將臉悶在枕頭裡的聲音傳出。
「會癢嗎?還是我避開腰?」
「除非你會做雞雞按摩,否則就到此為止吧。」
「……你可以老實說你勃起了。」
「對啦我是正常男人所以我勃起了,這很奇怪嗎?」雙手用力從床鋪撐起,東堂微側過身,以為會看見卷島的嫌惡表情,豈料映入眼簾的僅是唇角一抹自然上揚。
「不奇怪啊,只是沒想到你的弱點是腰啊。」極其故意的往腰部又抓了一把。
「不要鬧不要鬧!要是折到怎麼辦啦!」
「呼哈!那我再把它折回來啊!」
「痛死了!光想就痛死了!好了啦給我一點時間處理……」
東堂揮揮手,示意要對方讓出點私人空間;同樣身為男人,卷島沒有想刁難的念頭,他跨下床舖後直直往門外走去,離開前留下一句:「三分鐘應該夠了吧?」
怎麼可能只要三分鐘啊!東堂的大吼消失在卷島伴隨嬉笑關起的房門。

*

東堂步出房間之際,只看見卷島蹲在榻榻米上的背影。
「你在做什麼?」脫下拖鞋,東堂走到了卷島身旁,才發現他面前放著一盒一盒薰香。
「不知道哪個適合在睡前聞……。」認真到眉頭皺出了直紋。
「花香類的吧?有薰衣草的線香嗎?」坐下後隨意翻閱香盒,東堂對這類物品的使用規則總是比一般人熟悉。
「薰衣草?我記得是這一盒。」卷島伸長手臂拿取離自己最遠的一只木盒,打開聞取香氣後露出正解的滿意笑容,而東堂覺得這個表情非常可愛。
「怎麼會突然想點薰香呢?」瞇起眼睛溫柔的問著。
「……放鬆一下吧。」
看著目光閃爍小聲發言的卷島,東堂覺得心底一陣柔軟,即便沒有說明,但任誰都猜得到需要放鬆的對象究竟是誰。於是他忍不住將頭倚到卷島身上,查覺對方吃驚的一顫,卻沒有躲開。

「是你當我的助理真是太好了,謝謝你,小卷。」

東堂閉起眼睛,感受著卷島的體溫、長髮的香氣,還有怦然的心跳。


第七幕 │ 第九幕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30-4d86359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