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蟬》-第七幕


東卷小說《七日蟬》注意

 藝能設定、成年設定、細節捏造、背景捏造
 僅借用《飆速宅男》中的人物形象,與原作劇情毫無關係
 劇中片段與現實有所出入或雷同之處純屬巧合,請多包含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雖然拍攝時間是下午,但東堂最近幾天的睡眠充足,實在沒有繼續賴床的理由。他自然而然的睜開雙眼,在視線清楚的前一秒,耳朵先敏銳查覺身旁輕盈的奔跑聲。
“是小卷吧?”在床舖坐起的東堂伸了懶腰,眺望相隔六十公分的床上只剩下折好的被單,覺得隨身助理這個工作也蠻累人的。

「早安,其實你不用那麼急的。」簡單梳裝完畢,東堂在榻榻米坐下,開始享用他習慣的日式早餐。
「……這是工作。」一如往常站在榻榻米外,卷島將眼神撇向角落。今天的他將長髮束成馬尾,露出了白皙的脖頸。
「別那麼拘束,我們都住在一起了,乾脆明天開始我們一起吃早餐吧。」說完這句話的東堂神態優雅的咬下白蘿蔔,抬頭才發現卷島異常扭曲的眉尖。
「……你會跟助理一起吃早餐嗎?」似乎是深思後才吐出的疑問。
「嗯?助理的話很難區分,畢竟我平常都在保母車上吃飯。不過我從小就很習慣團體生活,中學之後也都是住校,大家都一起行動沒甚麼問題。」
「所以你平常會裸體在宿舍……」
「才不會!你把我想成什麼了!就算我家是溫泉旅館我也不至於裸體走來走去!」從微妙的嘴角變化,東堂明白卷島憶起了第一天的相處情況,趕忙否認後卻發現對方不怎麼驚訝自己的來歷,他歪頭想了想,又看著手中幾近見底的味噌湯,不由得說道:「對了,你們應該把我的資料都調查清楚了吧?」
「……。」聽言,卷島的眼神瞬間充滿警戒。
「哈哈不用那麼緊張,找人來演戲之前做點調查是基本功課。只是覺得你們應該做得比基本多很多,否則不會讓我住得那麼習慣。」畢竟是個當紅藝人,如果無法承受外界的挖掘窺探,日子會過得相當辛苦。
「那是因為工作需要。」
「哈哈哈這點我很清楚,因為想要拍攝真實的我嘛!」東堂張大嘴巴笑著,一派輕鬆的樣子;然而卷島的目光卻像不滿意這個答案,固執停留在東堂臉上。
被難得的強勁注視,東堂渾身不自在起來,平常感覺無奈的下垂眉型此刻充滿質問,最後他只得嘆口氣妥協:
「實在很不公平啊,你們都對我這麼瞭解,我卻對你一無所知。」

或許是對真正的答案感到驚訝,東堂發現卷島的眼神瞬間顫抖,那排纖長的下睫毛尤其分明,簡直要搧出一道弧線。
「哈啊……你不會想知道的。」那是帶有自嘲的訕笑語氣。
「嗯?我很想知道喔。」眨眨上揚的眼眸,東堂誠懇的回答。
「一般人都不會想知道的。」
卷島說完話便轉過身慢慢離去,東堂看著對方難得露出的後頸,突然很想回答自己並不是一般人,卻因為搞不太懂這句話的含意而作罷。

*

卷島拿來茶色的長版風衣,搭配剪裁合身的靛藍牛仔褲,明顯要拍攝外景的模樣。
「我每次都覺得很奇怪,這些衣服是特別訂作的嗎?」從長盒裡將衣服拿出,東堂手心撫過布料,感受到扎實的擋風效果。
「是,有哪裡不滿意嗎?」
「沒有,我很滿意,只是覺得有必要為了一幕就做一套衣服嗎?想說應該是哪間設計的獨家贊助,但我又找不到牌子。」仔細翻開衣服內裏,除了材質表外沒有類似品牌名稱的字樣。
「……是還在成立的新品牌。」
「原來如此,是想搭配我的光環啊?不過也無妨,這些衣服我都挺喜歡的,簽我當代言我會答應。」
「真的嗎?」突如其來的問句讓東堂轉過頭去,只見卷島頓時有些尷尬的避開視線。
「該不會老闆是小卷認識的人吧?如果是的話代言費可以再談喔。」東堂滿臉親暱的笑著。
「代言什麼的再說吧,你先把衣服換上。」向後退了幾步,卷島靠在房間邊緣。
「又來了,遇到關鍵問題就逃開。」像是自言自語,東堂一邊抱怨一邊脫下衣服,窗外正午的陽光照射進來,彷彿金黃色筆清楚描繪出肌肉線條。
「……你都不用躲起來換衣服嗎?」眼前就像電視廣告常見的場景,外型姣好的男子在純白床舖上抬高肢幹換上衣褲。
「躲起來?為什麼要躲?這裡有其他人嗎?」位於酒店住所的最高樓層,從窗戶眺望出去只有遠邊海景和宛如樂高積木的建築物。
「我不是人嗎?」卷島揚起一邊嘴角輕笑。
「你會介意嗎?我不是早就被你看光了。」換穿完畢東堂俐落的從床舖起身,右手順勢將髮絲撩向耳後,抬起頭的瞬間,竟是抹無可奈何的眼神。
那時的卷島無法動彈,或許是左胸口某一處收縮得太快,所以腦子一片空白。

*

午餐過後,東堂隨著皮耶爾一行人來到靠近港灣的觀海步道,那裡平日就會聚集附近居民和遊客,是個開放式的休閒空間。
「你就在這裡自由活動吧。」皮耶爾一如往常戴著白色漁夫帽,跟路過散步的民眾其實沒有兩樣。
「哈哈哈,跟你合作之後我才發現所謂的自由很困難呢。」推起臉上的粗框眼鏡,東堂環顧四周,發現已經聚集部份圍觀群眾;其實先不論東堂本身的知名度,光是攝影機和收音架就足以令人佇足查看。
「因為困難才會讓人想去追求,這應該是男人的本能吧?」張開嘴巴笑著,皮耶爾的眼角有著年齡的風霜。
「哈哈哈哈說得也是,不過沒有一些指定嗎?例如要跟什麼樣的人進行對話,或者要站在太陽照得到的地方之類的?」
「打個電話吧。」
「嗯?公共電話嗎?」
「也可以,或是手機也行。」
那個瞬間東堂意識到了自己外套口袋中,所謂的緊急聯絡手機。
「……不是說不能任意通訊嗎?」東堂的嘴角輕笑。
「現在的你是自由的,所以你要做什麼都可以。」
「自由啊……」仰首,港灣的海風襲來,吹散的髮稍拍打在東堂臉頰,他感受到了一絲疼痛,和毫無理由的憤怒。

*

東堂雙手插進風衣口袋,優雅的走在紅磚步道,在經過行動咖啡車時叫了一杯咖啡,在經過大樓玻璃前整理了一下髮型,在他的步伐下這裡不像是日本街頭,反而像是巴黎的香榭大道,為四周編織一段美麗的午後邂逅。
最後他停留在可以眺望各式船舶的岸邊階梯,從口袋裡掏出手機。

「……喂,你方便接電話嗎?」東堂閉上眼睛,更加清楚直擊皮膚的冷冽。
『怎麼了,你現在不是在拍戲嗎?』略顯緊張的語氣從話筒另一邊傳來。
「因為想打電話給你,所以就打了,不可以嗎?」
『所以是在拍戲吧?沒什麼不可以的。』
「對你們而言我究竟是什麼呢?演員嗎?還是皮偶呢?」
『……。』
「看起來自由,但我一點自由也沒有吧?」
說完話的東堂逕自切斷通話,他看著手中由自己挑選的新手機,卻全然沒有拿到禮物的喜悅。

一切的一切都是計劃好的,所有步驟都是為了完成一齣戲,一齣他根本不知道是什麼的戲。如果導演的要求是演出真實的自己,那他就更加更加展現出自我好了,反正自始自終都只是在五指山裡翻滾的孫悟空,任憑有渾身解數也不過是理所當然。
無視仍在運轉的攝影機,東堂將目光焦點移向皮耶爾,望著他盯緊螢幕的專注神情,覺得已經不是無法理解這麼簡單的層面,而是令人感到害怕了。


第六幕 │ 第八幕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29-84773a0a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