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蟬》-第六幕


東卷小說《七日蟬》注意

 藝能設定、成年設定、細節捏造、背景捏造
 僅借用《飆速宅男》中的人物形象,與原作劇情毫無關係
 劇中片段與現實有所出入或雷同之處純屬巧合,請多包含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先陪我去個地方。」
「這年頭助理都像你這麼大牌嗎?」坐在副駕駛座的東堂訕笑,不過並沒有阻止卷島轉動方向盤的動作,沒過多久車子停在一間通訊行門口。
「你的手機壞了嗎?」東堂困惑的詢問,卷島只是不發一語從置物格裡拿出一副黑框眼鏡,直接掛到對方臉上。
「呼哈,挺適合你的,走吧。」
摸了摸臉上的鏡框,東堂跟著前方腳步走進店家,隨後看見卷島向老闆要了一份手機型錄。
「自己挑喜歡的。」將冊子交到東堂手上。
「不是不能任意通訊嗎?」
「緊急聯絡用,裡面只會有我和導演的電話號碼。」
「啊啊真是嚴格,這樣的手機只是裝飾用的吧?既然如此就挑款能符合我美學的機殼,有預算嗎?」
「只是手機而已不會買不起。」
「也是。」對比連串的奢華這確實只是冰山一角。

翻閱型錄並且試用了實體,東堂最後選定帶有金屬光澤的紫色機身。
「就這台吧,神秘又有質感,閃爍光芒的感覺再適合我不過。」
「結帳。」直接從皮夾拿出比手機更光彩奪目的黑卡交到老闆手上。
「太快了吧小卷!」
「決定了就不要浪費時間……,誰是小卷?」緩了好幾步才發現東堂的措詞,卷島不禁皺起眉頭。
「你啊,你就是小卷,以後就叫你小卷了。」把玩手中的新機,東堂將之舉高,對準卷島快速按下按鍵,殘留明顯的快門聲響。
「誰叫你拍我啊!就說了為什麼要叫我小卷!」揮過手便將對方的手腕按下。
「小卷就是小卷呀,雖然外型沒有我這麼好看,但你有你獨特的魅力,我很期待。」即使被箝制了部份,東堂的笑容卻完全絲毫沒有減損。

確實,以東堂對卷島的第一印象,在普通情況想必沒有繼續交流的理由,但就因為有著不容反抗的壓力,才有機會慢慢發覺藏匿在骨子裡的本質。
那些笨拙言行下的認真、細膩,就像和氏璧隨著表層崩落開始發光。
「……不要擅自對別人有所期待。」卷島鬆開抓住對方的手,轉而撐住下顎將眼神撇向遠方。
「哈哈哈我對自己的眼光可是很有自信的。小卷,你比你自己想像的更美。」毫不遲疑便說出宛如小說的台詞,東堂趣味盎然的注視對方顫動的嘴角,才不小心忽略了綠色髮絲下滾燙的耳根。

*

晚餐過後東堂提議找間酒吧小酌,卷島以會影響拍攝為由毫無轉寰的否絕。
「什麼嘛,大家都是大人了,喝點小酒沒關係吧?」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東堂看著窗外點點流光,覺得函館的夜比東京來得更快更深。
「哈啊,喝點小酒之後呢?我的工作可不包括保鑣。」俐落轉動方向盤。
「擔心我被女人圍住嗎?我說過我對自己的眼光很有自信,不會惹麻煩的。」
「下車。」
「啊?」
「我叫你下‧車。」瞬間,卷島細長的眸子斜斜望向東堂,挾帶著比海風更加冷冽的氣溫,感受到那股氛圍的東堂不禁咽下口水,撇過頭才發現已經到了酒店大門。
「……跟我說到了就好啦。」用手抓了抓蓋在髮尾下的後頸,東堂踏出車門,回頭卻看見卷島仍然坐在駕駛座上,不禁詢問:「不是要交給泊車嗎?」
「我自己開就好了。」說完話,卷島伸出長長的手臂將門關起,車子一溜煙便駛進旁邊連通地下室的車道,徒留東堂更加困惑的身影。

*

「小卷你是處男嗎?」
洗完澡的東堂穿著酒店提供的浴衣,對坐在床上看泳裝寫真集的卷島劈頭就是一問。
「……這問題有什麼意義嗎?」擺明不想回答的冷淡態度。
「因為從講完女人之後我就覺得你的態度很奇怪,而且明明要開進停車場,為什麼不一起從地下室搭電梯上來就好了,是在躲我嗎?」一屁股坐到卷島身旁,東堂髮稍的水珠彈落到床單,暈出一抹圓圈。
「哈,自我意識過剩了吧。」將寫真集擺到床邊櫃,卷島起身去拿吹風機。
「小卷,我現在問這些不是瞧不起你,是真的想跟你好好相處,如果你不喜歡……」東堂追著卷島的動作來到他身後,卻被突如吹起的熱風逼得閉起嘴巴。
「坐好,我先幫你吹乾。」伸出左手將東堂按回床上坐直。
「……。」耳邊只剩下轟轟轟的風聲,東堂習慣的閉起眼睛,他感覺身側的風向不停擺動,穿插髮間的手指卻一樣輕柔。

在頭髮大致吹乾後,卷島默默收起吹風機,轉頭就發現東堂的眼神仍然直直望著,注意力絲毫沒有被打斷。
「……你為什麼非得要知道不可啊,是自己被跟蹤久了想試試挖別人隱私的快樂嗎?」長嘆一口氣,卷島的視線落到東堂腳邊,看著那雙赤裸的足踝。
「如果小卷你真的不想說我是不會勉強的,但是作愛也好、談戀愛也好,這都是人生中值得體驗的事,你應該要去嘗試看看。」
「哈啊,謝謝你的忠告,大明星。」
「小卷!」
細長的足尖施力,腳踝轉動方向,沐浴乳的香氣越靠越近,強而有力的指尖緊緊扣住肩膀,卷島被這樣的衝擊強迫抬起頭,最後被一抹蔚藍狠狠抓住。

「即使我能理解你,也不代表你可以用這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
在這一刻東堂突然明白為什麼最初對卷島如此反感,他討厭那種自我膨脹的距離,也討厭那種以為先行貶低就可以不受傷害的態度,先自顧自圍起保護自己的城牆,以方便將罪過向外傾倒。
但在相處過後東堂又明白卷島並不是這樣的人,他只是不夠坦率,又或許是有點自卑,總之不是個不懂反省和上進的人,所以此時此刻的他才不由得生氣,應該說必須要生氣。
但是現在看起來這個脾氣似乎又過大了。東堂發現被自己抓住的卷島不發一語,唯有眼珠以極其細微的幅度顫動著。
「……我太激動了。」將箝固的雙手鬆開。
「不會……。」卷島彷彿黏上膠水的含糊回應,對答過後整個房間因為安靜而飄浮一股異常窘困的氣息。
「哈……反正沒什麼事就先睡覺吧!明天要幾點起床啊!」畢竟有著柔軟的手腕,東堂突兀的將音量提高藉以打破沉默。
「下午一點拍攝。」
「這麼晚?」這次就真是毫無偽裝的驚訝。
「導演想拍攝午後的陽光吧,他一直都這樣隨心所欲。」
「這點可以理解,我拍戲這麼久從沒遇過像他這麼難捉摸的導演。雖然是挺有趣的,但抓不到標準有時候也會帶來困擾。」
「不需要什麼標準,其實他也從來不需要什麼演員。」
「什麼意思?」
「呼哈,一個只想挖掘真實的人,哪裡能滿足於什麼演技啊?別想著要怎麼演,只想著自己就好。」將右手用力向空中一揮,卷島無畏的笑靨在接觸到東堂的眼神後瞬間收斂成搔弄臉頰的尷尬。

「謝謝你的建議,我會好好記住的。」
溫柔又充滿感謝之情的語調,東堂的情緒表達宛如一道道可見光,會依照需求篩選出讓人們看見的顏色。
「……那個……」
「嗯?」
「你說的我也會記住。」
說完這句話卷島轉身離開房間,有些驚訝的東堂站在原地,查覺視網膜殘留下的綠色背影簡直就像茶一樣,剛入口時略顯苦澀,最後卻會慢慢回甘。


第五幕 │ 第七幕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28-3f0bfbc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