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蟬》-第五幕


東卷小說《七日蟬》注意

 藝能設定、成年設定、細節捏造、背景捏造
 僅借用《飆速宅男》中的人物形象,與原作劇情毫無關係
 劇中片段與現實有所出入或雷同之處純屬巧合,請多包含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在同樣時間、同樣地點集合,但今天的東堂一掃迷惘顯得神采飛揚。
「Oh,看起來氣色不錯?」皮耶爾走上前去握住東堂的手,東堂也禮貌性的回握。
「今天不會讓導演你失望的。」
「那很好,我們走吧。」
在皮耶爾的指示下一群人再次來到港灣倉庫,而東堂已經習慣建築內外的反差,他自然地走向前去拿起一杯紅酒,轉身對皮耶爾說:「我隨時可以開拍。」

*

「您好,請問是東堂尽八先生嗎?」戴著圓型眼鏡的中年男子擋住東堂的去路。
「……是,我就是。」
「我是ASA娛樂的新進導演竹中,請多指教。」從口袋抽出一張名片,恭敬的遞上。
「啊啊,請多指教。」東堂順手收下名片。
「最近我們在籌拍一齣深夜日劇,名字叫……」
「打斷你的話不好意思,但那邊的桌子有人在叫我,我過去一下。」輕輕點了下頭,東堂提著酒杯略過竹中的身影,往會場中央的長桌前進。

「啊,是東堂。還記得我嗎?我是山本。」一靠近桌子就有人主動迎上前來,是個穿著深灰色西裝,捲髮搭配粗框眼鏡,渾身雅痞打扮的男人。
「是山本導演嗎?」東堂眨了眨湛藍的眸子,輕聲回應。
「不愧是東堂,好記性啊,之前那部日劇多虧有你,收視率很不錯。」
「哈哈哈哈別這麼說,就算我再優秀,沒有傑出的導演來執導也是不行啊!」
「哈哈你一如往常的自負呢,但有能力的人就有資格大聲說話。」
看著眼前的男人,東堂抬起手中的酒杯一口乾盡,然後側身到對方耳邊說著:「最前排那個戴帽子的外國人是誰?」
「……你說威爾導演嗎?」小小聲的回應,理所當然的資訊交流。
「是拍了那部很厲害的電影嗎?……叫什麼來著?」
「《終結夏天》,很棒的懸疑片。」
「就是那個,真是部不錯的片子啊,今天很高興能見到你,希望有機會再合作。」拉開了兩人的距離,東堂笑容滿面的和山本握手,隨後轉過身去向迎面而來的服務生拿了一杯香檳。

「Hi!」掛著恰到好處的微笑弧線,東堂自然而然走進講台前方聚集的交流圈,並且對著唯一一張外國面孔舉杯。
「Hi……你是?」
發現對方會說日文,東堂毫不猶豫的接續回應:「我是演員,東堂尽八。前陣子看了《終結夏天》這部電影,導演你的拍攝手法非常有吸引力。」
「謝謝,那部電影費了我不少心力呢。」
「就因為是付出過後的心血結晶,才能深深打動人心。不知道導演未來還有沒有其他計劃?偶爾讓日本演員參與演出應該也能增加亮點吧?」
「喔,這是毛遂自薦的意思嗎?」外國男子仰首哈哈笑了出來,但東堂毫不動搖的從口袋拿出名片,遞上。
「請收下,相信你會有用到它的一天。」
海洋般的藍色眼珠此刻沒有一絲波瀾,反而讓人有望向天際的高聳遼闊。
「……我會記得的。」男子收下,並且當面放進西裝外套口袋。
「期待你的聯絡。」深深鞠躬,東堂向後踏步退出交流圈,他邊走邊搖晃手中的酒杯,嗅了一口香氣後緩緩喝下,期間眼神停留在一旁的紅地毯樓梯,一階一階的往上。

「卡!」
在導演的聲音傳來之際,東堂的杯子正巧見底。
「Bravo!就是這個!太棒了東堂!」遠方的皮耶爾用麥克風大聲稱讚,常理來說東堂本該理所當然的接受,但此時的他卻有一種微妙的心理拉扯。
“真正的他”是什麼呢?真正的他是個自信、自傲、自我中心,比起應付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更想將全部心思花在往上爬的男人。
這樣血淋淋的自己被攤在螢光幕下,說實話任誰都無法坦率接受讚賞。

和導演確認過後補了一些鏡頭,這一幕就算順利拍攝完成。而在東堂準備離開之際,竹中突然叫住他的腳步。
「你是個很有天份的演員呢,東堂先生。」拿下圓型眼鏡後呵呵笑著。
「叫我東堂就好。……該怎麼說,我並沒有在演戲。」因為前一天不斷不斷被喊卡的鏡頭,東堂對一直耐心對戲的竹中頗有好感,也深具歉意。
「就是這一點厲害,有些人一輩子都無法在鏡頭前展現自己,而你只花一天就做到了。」
「但我畢竟是個演員。」
「演員是種累積,你的情感多深演技就有多深,而加深的關鍵就在於面對。你還年輕,我很看好你。」拍拍對方的肩膀,竹中語重心長的說完話後便離開,獨留東堂一個人佇足原地。

「……東……東堂!」
被突如高拔的音量驚醒,東堂轉身,看見卷島拿著長紙盒站在後方,一臉“有完沒完”的無奈表情。
「怎麼了?又要換衣服了?」
「呼哈,才工作二小時你就想收工嗎?新的衣服,等下要移動去攝影棚。」將紙盒塞到東堂手中,卷島敬業的揮手催促。

換上灰色英倫格紋短版西裝外套,內搭圓領白色T恤,是很常見的休閒打扮。
「褲子和鞋子保持原樣就好,導演他們已經在外面等了,你快過去。」將換下的衣服收好,卷島頭也不抬的說明著。
「嗯?你不跟我一起去嗎?」
「哈啊,我還有其他事要做,拍攝期間基本上也不是我的工作範圍,等結束我會去接你移動。」拉起提袋,卷島一股腦扛上肩膀。
「難怪拍攝的時候都沒看見你,辛苦了,那我先走了。」語畢,東堂往倉庫門口走去,拉開五步距離時突然回頭。

「衣服上的香水很好聞,謝謝。」

*

新場景是一般的主持節目攝影棚,裡頭坐著一位身穿淺綠色套裝的女主播。
「你只要當作在接受採訪就可以了。」皮耶爾這麼說著,然後回到監控螢幕前。
基本上已經清楚導演要求真實的感覺,東堂沒有追問什麼,僅是稍微伸展筋骨,便走進棚裡準備接受各種考驗。

「各位好,這裡是【新鮮一午報】的明星時間,今天邀請到的來賓,是目前人氣居高不下的當紅演員,東堂尽八。」熟稔而清晰的口條,女主播的開場讓東堂瞬間進入狀況。
「大家好,我是東堂尽八。」朝鏡頭所在處伸出手指一比,眾所皆知的招牌動作。
「最近都在為剛上映的電影做宣傳呢,渋谷街頭也有一幅大型海報。」女主播翻閱著手中資料,即使全是虛構。
「嗯,是啊,除了大螢幕外也想出現在各個角落。」
「果然是當今的國民偶像。不過電影除了日本以外,還有打算在其他國家上映吧?」
「有的,台灣那邊會跟日本同步上映,喜歡我的台灣影迷也請密切注意消息。」對著鏡頭輕笑,東堂的眼神真切得沒有距離。
「目標是成為世界的偶像嗎?」
「我想全世界對美的觀點都不一樣,但能打動人心的部份是一致的。」

從開頭輕鬆的對談,自然引導至深層的部份,這是東堂在開放性問答中常使用的套路。並非不喜歡廣告式的宣傳,但如果是真實的自己,有比廣告更渴望被大眾看見的地方。
拍攝訪談中被喊卡過幾次,不過只是針對方向性或節奏做細微調整,對於東堂的演技,皮耶爾自始自終沒有評論任何意見。
而到最後女主播說出“今天謝謝接受我們的訪談”時,東堂真實感受到一次收錄的結束,明明是沒有腳本也沒有根據的演出,卻也因為自由而激盪出各種瞬間反應,即便不是拍攝,東堂也覺得這樣的模擬很有意義。

「今天辛苦了。」從椅子站起的下一秒,女主播彎下身子鞠躬。
「你也辛苦了,非常棒的訪談。」毫無虛假的稱讚。雖然東堂對自己的侃侃而談很有自信,但對方能夠流暢應對的功力也不可小覷。
「不會,……不過有件事我想請問你。」微微拉近兩人的距離,女主播偏頭露出了好奇的神情。
「請問?」感覺是個熟悉的搭訕台詞。
「你是不是有噴香水?」
「……是衣服的香味吧?很好聞吧?」東堂張開嘴巴笑著,覺得女性對於香氣果然更加敏感。
「我覺得很好聞,所以想請問是什麼牌子?」
「這是秘‧密。」將手指壓在唇上,東堂嘴角上揚的弧線有著無法言喻的暗示,對於成年人而言更像個心照不宣的答案。


第四幕 │ 第六幕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27-a383d67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