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蟬》-第四幕


東卷小說《七日蟬》注意

 藝能設定、成年設定、細節捏造、背景捏造
 僅借用《飆速宅男》中的人物形象,與原作劇情毫無關係
 劇中片段與現實有所出入或雷同之處純屬巧合,請多包含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請用。」今泉從側方遞上插好吸管的杯裝水,東堂取過狠狠喝了一口。
「你是皮耶爾導演的助理吧?」
「是。」
「那你可以告訴我導演想看什麼嗎?」
「他想拍攝的是真正的你。」
「真正的我?這還不夠真嗎?」將喝乾的水杯一把砸到地上,東堂覺得自己的忍耐已經到達臨界點。出道以來雖不敢說一切順遂,但從沒遇過像這樣莫名其妙被連續喊卡的紀錄,簡直是對自己演技的質疑,是怎麼都忍不了的恥辱。
「你真的演出了你自己嗎?」皮耶爾的聲音冷不防從東堂身後傳來。
「……導演,為了工作進度著想,請你明確的告訴我應該怎麼演出。」腳步挪動九十度,東堂看著皮耶爾沒有改變的微笑臉龐,不知為何感到更加煩躁。
「你的人生是別人告訴你要怎麼過的嗎?」
「導演!我有信心可以演出你想要的模樣,但前提是告訴我…」
「把這個拿回去看,好好想想,今天到這裡收工。」皮耶爾往東堂手裡塞進一片光碟,而後伸長手臂告訴大家收工的消息,下一秒每個工作人員咚咚咚咚的解散,只剩下東堂呆呆站在原地,不敢置信。

第一天的拍攝時間,三小時又二十八分。拍攝進度,零。

*

「你等下有想去哪裡嗎?」卷島雙手插著口袋,漫不經心的問著。
「……真想去死。」
「這個不行,再想想別的。」
「啊啊啊啊啊氣死我了,到底是想要我怎麼樣啊!」
倉庫裡已經開始進行清掃工作,東堂看著剛才還富麗堂皇的場景變得冷清,而自己是導致這個殘局的元兇,怎麼想都覺得一股氣咽不下去。
「……不管怎麼樣你先去換衣服,沒有想去哪裡就先回酒店吧。」卷島拿出了長型提袋,裡頭放著東堂今天的日常服裝。
接過提袋,現在的東堂一點思考的心情也沒有,就連回到酒店那段路都是一片空白。

*

回到酒店後東堂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出DVD播放機,把光碟擺進去開始播送。
電視螢幕放映出今天拍攝的影像,東堂看著自己的身影,感覺就是一般的交際場合,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也沒什麼特別不自然的地方,究竟是哪裡讓導演這麼不滿意。

「好假。」
突如一句話讓東堂頓時瞪大雙眼,他回頭望向雙手交叉抱胸站在後方的卷島,忍不住大喊:「哪裡假?我不就是這樣嗎?」
「蛤?那我問你,我叫什麼名字?」
「你……你不就是我的助理。」
「哈啊,你就是這種人啊。」嘆一口氣,卷島轉身離開客廳。
此時的東堂彷彿順利換軌完成的鐵道,思緒如火車般轟然進行。他趕忙貼近電視,眼珠仔細觀察影片中整個宴會廳的配置。
「啊……」搭配螢幕畫面,腦中浮現出拍攝前皮耶爾的解說,東堂終於明白所謂“注意自己的身份”是什麼意思,雖然那依舊是令人難堪的事實。

但自己就是這樣的人沒錯。

確認過後東堂果斷關掉螢幕,走下榻榻米來到臥房,一進門就看見卷島在角落撐起燙衣板,小心翼翼整理東堂今天穿過的服飾。
「你在做什麼?」帶著笑意靠近。
「燙衣服,看不出來嗎?」俐落的將衣服折線重新壓過一遍。
「不先跟我報告明天的行程嗎?卷島。」
「……。」停下手邊動作,卷島下垂的眉眼彷彿有千言萬語。
「之前態度不好的地方,我道歉,接下來的日子請你多多指教。」東堂用九十度鞠躬代表他最深的歉意,而在抬頭瞬間,眸子倒映出對方被染成一片粉紅的白皙臉龐。
「我!我去拿明天的行程!」丟下這句話後卷島飛也似的衝出房間,連熨斗開關都忘記關掉;目睹這一幕的東堂首先關掉熨斗電源,隨及忍俊不住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哈這個人……哈……挺可愛的……哈哈哈。」有些突然,但東堂發現自己今天所有笑聲都是卷島帶來的,說不定由他來擔任貼身助理真是絕佳選擇。
想著想著東堂向後退幾步順勢倒向床舖,他不經意回憶起新開說過的話:“那位導演會讓你的人生變得充實”。先不論結果如何,細數到目前為止所有一切都已經超越自己體驗過的範圍,未來究竟還會有多少可能性?
這樣想的東堂不知不覺閉上眼睛,視線恢復時只看見卷島的背影離自己很近很近。

「……我睡著了?」眨眨眼眸,感覺卷島的腰線在薄薄布料下若隱若現。
「是啊,早上已經睡這麼多了,真虧你現在能睡得著。」
「大概是放鬆了吧?你在看什麼?……寫真集?為什麼你有這種東西?」挺起身子後東堂將頭探向前方,視線正巧對上卷島手中的泳裝女星。
「去買就有了。」
「你趁我睡著的時候去買東西?」
「你睡著的時候我一直在這,沒有理由我不可以離開你身邊。」
「這句話聽起來有點噁心啊。」
「噁心也無所謂,這是我的工作。」卷島將眼神放回寫真集,東堂從側邊看著卷島的面無表情,查覺又回到剛見面的模樣。
「抱歉,我不是故意這樣說的,這種玩笑我以後會注意。」東堂雖然自負,卻不是什麼都放不進眼底的人。卷島的個性雖不討喜,但關於工作都有好好執行,針對這點進行調侃確實不太妥當,就因為不妥所以東堂願意道歉。
「……。」清楚聽見了道歉,卷島稍微偏過頭,接觸到東堂的眼神又迅速彈了回去,然後彷彿掙扎著什麼,嘴角不停抽動。
「卷島?你想說什麼?」對於明顯的欲言又止忍不住發問。
「我習慣被人說噁心了。」雖然小聲,但一字一字都說得清楚。
「不是吧?比起被說噁心,應該要習慣被稱讚才對啊!」
「呼哈,我沒有值得被稱讚的地方。」
當卷島聲音落下的那一刻,東堂覺得自己無法接話,因為他發現自己和卷島是兩種完全不同個性的人,一種慣於被愛,一種缺乏被愛。

「晚餐時間也快到了,你要在酒店餐廳用餐,還是出去吃?」卷島目光撇向手腕上的錶,已近六點。
「出去吃好了,我想吃看看函館這的生魚片。」覺得話題換得正是時候,東堂從床舖站起身,伸個懶腰就打算往外走。
「你等一下。」卷島的呼喚讓東堂停下腳步,而後一道黑影從頭頂落下。
「啊?運動帽啊?這樣我美型的臉會被擋住!」
「你到外頭的店還是偽裝一下,我才不想惹什麼麻煩。」
「就不能給我眼鏡嗎?粗框那種,至少還時尚點。」
「明天再幫你申請。」
卷島說完話便率先走出房門,東堂只得拉平帽子跟著走上前去。

卷島帶東堂來到函館港灣一間老字號魚產店,店裡號稱產地直送現點現切,以保持魚肉最原始的鮮甜;就因為如此嚴謹所以連東堂這種饕客都不禁豎起姆指。
兩個人大快朵頤後走出店門,晚風挾帶遠洋的鹹味襲來,東堂不自覺壓低帽簷說:「果然戴帽子還是有用一些。」
「……你先進去店裡,等車來了我再叫你。」
「不用了,我穿得夠暖,而且這裡的風我要吹十五天,總得趁機習慣一下,倒是你穿得很單薄啊。」東堂望向身旁的卷島,雖然裹著長得不像話的圍巾,但衣服布料看起來卻擋不住寒風。
「我這是發熱衣所以無所謂。」
「嗚啊這不是作弊嗎?那你圍巾借一下。」說完話東堂無視卷島的掙扎,強行扯下圍巾一角圈到自己脖子上,變成兩個男人相連的奇妙畫面。
「你不是說你要習慣這裡的風嗎?」卷島奮力地想要抽回圍巾,但因為東堂已經將它在脖子上繞了個圈,太用力怕會有發生命案的危險。
「保護嗓子是每個藝人都該注意的事啊!不過卷島你的圍巾有香水味啊,挺好聞的。」
「你喜歡這個味道?」
「還不錯,有種像茶的清香感,哪個牌子的?」
「……車來了,先上車吧。」
「等等等等你別走那麼快!想勒死我……」
就像不和諧的兩人三腳,無視東堂的抗議,卷島以飛快速度走進計程車,毫不意外的被司機以“兩個男人為什麼圍一條圍巾”這個理由大力調侃了一番。


第三幕 │ 第五幕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26-6e50e22d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