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蟬》-第三幕


東卷小說《七日蟬》注意

 藝能設定、成年設定、細節捏造、背景捏造
 僅借用《飆速宅男》中的人物形象,與原作劇情毫無關係
 劇中片段與現實有所出入或雷同之處純屬巧合,請多包含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Oh!這身打扮真適合你!」到一樓時已經能看見皮耶爾的身影,他穿著低調的淺色運動衫外加漁夫帽,在高級酒店大廳比盛裝的東堂更叫人感到違和。
「哈哈哈哈哈這是當然,以我的美貌怎麼樣的打扮都適合,但這身衣服確實好看,我十分滿意。」
「這是你值得穿上的,我們等等出發。」看了身旁的今泉一眼,今泉鞠躬後先行離開大廳。
「導演,我現在可以詢問今天的拍攝內容嗎?」聽見出發兩個字,東堂驚覺於對工作的一無所知。
「別擔心,你就扮演好你自己就行了。」
「扮演好我自己?」
「你飾演的角色就是東堂尽八,所以照你平常的樣子來就行了,我不會給你台詞,我想拍攝的是最真實的你。」

不給台詞?想拍攝最真實的我?這個人真的知道什麼是真實的我嗎?
東堂從沒聽過這麼亂七八糟的拍攝概念,他突然間想打電話問新開過去跟皮耶爾的合作經驗,卻發現自己的手機根本不在身邊。
「車子來了,我們走吧。」皮耶爾催促著東堂,而東堂在回神後踏出了腳步。
他頓時明白在這個環境下自己孤立無援,除了相信以外退無可退。

*

在今泉駕駛下東堂覺得眼前風景不停轉換,他們穿越了很多轉角和小巷,彷彿城市的冒險家,更像是躲避追緝的綁架犯。
最後他們在港灣一間大型倉庫門口停下,東堂走出車外,感受強烈海風宛如咆嘯陣陣襲來,他環顧四周一座座排列整齊的倉庫,上面佈滿潮溼的鏽痕,整體氛圍就像黑道片常見的場景,一不聽話就會被埋進水泥沉入海底。
當然,在這種環境下穿著燕尾服的自己才真是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不要再發呆了,導演進去了。」卷島的聲音裹著海風傳來,東堂回首,看見他一頭綠髮被狂亂地吹起,宛如動畫片裡極速漫延的藤蔓四處拍打。
「……幸好你不是假髮。」
「呼哈哈哈,你還有心思想這些啊。」
那個瞬間卷島張大嘴笑了出來,好巧不巧一撮頭髮就這麼飛了進去,他尷尬的把吃進去的頭髮拉出,完整目擊這一幕的東堂情不自禁大笑出聲,而在笑出來之後覺得心情頓時好轉。
「我發現你笑起來的時候其實挺好看的。」
「是在挖苦我嗎?」嘴巴嘟得小巧,就怕再吃進頭髮。
「不,是感謝你。走吧,我們進去裡面。」
「……。」跟在邁開步伐的東堂身後,卷島將頭低下,彷彿進入了避風港。

*

在經歷這麼多後東堂覺得不應該驚訝,但很可惜心跳聲還是狠狠出賣自己。
只是一個鐵皮閘門的距離,竟開啟兩個天壤不同的世界。

「這裡究竟是怎麼辦到的……。」一般而言倉庫為了屯積貨品自然會儘量挑高,而現下場景因應這個特性,成就了富麗堂皇的兩層樓宴會廳。
閃爍光芒的水晶吊燈在空中垂掛,牆壁包覆一層酒紅色麂皮布料,上頭點綴金黃色流蘇巧妙呈現出輕重對比。東堂踏進大廳,直覺腳下紅褐色地毯的高級,四周來來往往的人每一位都穿著華奢禮服,無庸置疑這裡就是真實的上流社會。

「感覺如何?」
「導演!」東堂回眸,發現連導演都穿上正式西裝。
「這個場景能讓你好好發揮吧?」
「當然可以,這裡……像真的一樣。」
「像真的?No,這裡本來就是真的,你過來看。」皮耶爾拉著東堂來到大廳右側,伸出手指一一解說:「最靠近的這一道長桌,是電視劇的導演和工作人員,而中間那一桌是得過獎項的人和著名演員,另外最前面靠近講台和樓梯那一小桌,聚集著有國際經驗的電影導演和巨星,這裡是演藝工會的晚宴,而你也是受邀的一員,好好表現。」
語畢,皮耶爾往東堂手裡塞進一杯紅酒,而後走向角落的器材區,那裡有無數的專業道具,還有一台小型電視螢幕,導演就是從那裡確認拍攝鏡頭。
拿著紅酒的東堂呆愣原地,待腦神經開始運作後,他轉頭看了皮耶爾一眼,得到一個OK的手勢。

所以這是要我開始演的意思嗎?可是要演什麼?到底要做什麼?
內心太過迷惘連帶著腳步也充滿不確定,即使如此卻沒有聽見喊卡的聲音,東堂緩緩往最近的宴會桌前進,突如有人走上前來。
「您好,請問是東堂尽八先生嗎?」戴著圓型眼鏡的中年男子擋住東堂的去路。
「……是,我就是。」有些驚訝,但對現在的東堂而言能進行對話是好事。
「我是ASA娛樂的新進導演竹中,請多指教。」從口袋抽出一張名片,恭敬的遞上。
「啊啊,請多指教。」東堂順手收下名片,心裡卻不禁想著“ASA娛樂?沒聽過,不過這應該是因應拍戲的虛構名稱,常有的事。”
而後那位竹中開始發言,內容大概是關於新籌拍的深夜日劇,雖然東堂沒有興趣,卻還是禮貌性交談。

「所以說竹中先生你……」「卡!」
遠處聲響雷鳴般讓東堂瞬間清醒,而在那一句“卡”之後,被喚作竹中的男人眼神瞬間變得暗沉,完全沒有剛才與自己對談時那份緊張和憧憬。
是老底子演員,想必這座宴會廳裡全部的人都是。
「東堂,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從剛開始走進來的位置開始。」皮耶爾給予指示,東堂也乖乖退回大廳右側。
導演說的一點也沒錯,自己在剛才那一刻確實忘記自己身為演員的身份,這裡的一切都太過真實,但身為演員本來就該挑戰真假的判別極限。
在場記板敲下後東堂同樣走了出去,只是這次腳步顯得踏實許多,他走向宴會桌之前先向迎來的服務生招了手,把拿著的紅酒一口氣乾盡,而後將空杯子連帶一抹微笑合併送給對方。
接著竹中先生迎上前來,說了差不多的話,東堂也做了差不多的回應,只是這次東堂的笑容變得更多,肢體語言也變得豐富,彷彿是個親切的老朋友。

「卡!」
呼喊聲再次傳來,東堂還來不及回頭,就聽見一句:「東堂!不要去演戲!」
「什麼?」這樣小聲的呢喃肯定不會傳進導演耳裡,但東堂確實對指示感到兩難。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去演戲?所以自己應該怎麼做?
「……別在意。」
「竹中先生?」因為距離很近所以自己的困惑被聽見了吧?
「我們這裡所有人都跟著導演很久了,你就安心的演,安心的被喊卡,先回去原來的位置吧。」
「……。」比起建議,這更像是令人難堪的安慰。
但之後的一切就像竹中先生所言,東堂不斷不斷的演,不斷不斷的被喊卡,直到導演喊出休息兩個字,東堂才得以不再重覆同樣的步伐。


第二幕 │ 第四幕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25-5de3eed1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