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蟬》-第二幕


東卷小說《七日蟬》注意

 藝能設定、成年設定、細節捏造、背景捏造
 僅借用《飆速宅男》中的人物形象,與原作劇情毫無關係
 劇中片段與現實有所出入或雷同之處純屬巧合,請多包含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這是你明天的拍戲服裝,還有日常的更替。」卷島將兩個A2大小的長型紙盒併列在木櫃上。
「哪個都好,先把我的衣服拿來。」現在東堂已經換掉穿來的便服,只有下半身一條長毛巾圍住剛沖完澡的身體。
「今天沒有提供衣服。」卷島的眼神毫不避諱。
「什麼?」
「不過如果你堅持需要,我可以去幫……」
「不‧用‧了!我東堂尽八不怕被人看!」說完話便一屁股坐到床頭,儘管眼角撇見酒店提供的白色睡衣掛在一旁,也完全沒有興致穿上。

太可惡了!這叫哪門子助理,我沒用毛巾甩他一臉就不錯了!
東堂雙手抱胸掩下頭,緊皺的眉心代表他強烈控制的情緒,而在此時耳邊突兀的轟隆聲讓他驚醒,挾帶溫暖的熱氣。
「……。」不發一語,卷島拿著吹風機從後方開始整理東堂仍滴著水珠的頭髮,指尖來回穿梭其中,很有技巧性的撥開叢叢髮絲。
“這還比較像樣。”並不打算阻止對方,東堂保持同樣姿勢,僅僅眉頭順著暖風慢慢舒展開來。
在關掉吹風機時東堂本想起身,豈料卷島隨及用姆指順著脖頸的穴位按壓,力道和手法讓東堂不禁鬆懈。
「……你有學過嗎?」接受適宜的按摩,東堂感覺一日奔波的暈眩緩緩解消。
「只是稍微研究。」輕拍肩膀完成這一連串動作。
「不繼續?我覺得挺舒服的。」東堂回眸,看著似乎順眼一點的卷島。
「你剛洗完澡全身的氣血都在運行,再加上移動累積的疲勞,如果進行全身按摩可能會缺氧。」
「是嗎?有機會觸碰我的身體卻放棄,你還真是不懂得珍惜啊。」因為轉身導致肌肉線條異常明顯,東堂揚起的嘴角充滿戲謔。
「……我不覺得有什麼特別。」
「別嘴硬了,不僅是美型的臉蛋,這副身軀也是經過嚴格的訓練,如果不懂欣賞八成是不懂藝術吧。」雖說狂妄,但東堂對於自己的外型確實毫不鬆懈,每一塊肌理在淡黃燈光下都以恰到好處的樣貌呈現,精準得像被刻畫。
「哈啊……」
「你笑什麼笑啊!瞧不起我……」
東堂打算反擊,卷島卻旋風似地撩起自己的上衣,展現出同樣經過長期鍛練的結實體幹;不一樣的地方在於,相較之下卷島的肌膚顯得過份白皙,修長身型也大大突顯腹斜肌的凹凸曲線。

「也不是只有你會運動。」卷島拋出這句話後便將衣服放下,摸摸脖子走出房間。
此時的東堂獨自坐在床上,腦海浮出皮耶爾曾經說的“他也是個很有趣的傢伙”。

*

因為合約關係,東堂的手機被暫代保管,沒有娛樂再加上舟車勞頓,早早就寢的東堂在沒有鬧鐘的催促下自然醒來。
「……香味。」像是被指引般,東堂一下床便直直往客廳走去,也看見已經擺置妥當的日式餐點。身為當紅藝人,在繁忙行程中能有充足睡眠已經是奢華的美夢,更惶論能在保母車以外的地方享用早餐。
「……,那些可以吃了。」從儲物小房間走出的卷島明顯嚇了一跳,但隨即恢復冷靜。
「感覺很不錯。」走上榻榻米,在東堂準備坐下的頃刻,後方突然披掛上一件長袍。
「雖然有暖氣,但你才剛離開棉被。」
被卷島這麼一說,東堂才意識到自己是以全裸姿態在移動。昨晚因為惱怒再加上羽絨棉被非常柔軟,東堂扯下毛巾便舒舒服服睡去,而一早又因為太過愜意根本沒有注意儀容。
「謝謝。」將手伸入長袍,東堂穿妥後便坐下開始食用早膳。

「離集合時間大約還有兩小時,你預估整裝需要多久?」看著牆上的時鐘,卷島站在榻榻米之外詢問。
「換個衣服不需要多久,重點是髮型和化妝。」喝了一口味噌湯,東堂覺得雖然比不上自己老家烹煮的鮮甜,但總是有高級酒店的水準。
「你平常是什麼樣子就用什麼樣子。」
「……什麼意思?」停止碗筷動作,東堂仰首注視卷島。
「導演希望你以最自然的模樣拍攝。」
「什麼叫自然?」
沒有馬上回答,卷島轉身走進房裡,隨後捧著裝有拍攝衣物的盒子出來。
「穿上這身衣服時,自然會搭配的樣貌。」
「這是考試嗎?」東堂不禁皺緊眉頭。
「哈啊,你疑心病一直都那麼重嗎?」
「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要進行拍攝,我覺得我的態度已經夠配合了。」將筷子擺到一旁,東堂湛藍的眼珠彷彿倒映著湖水,有一波又一波壓抑不住的漣漪。
並非不理解東堂話中的嚴肅,卷島用右手食指搔搔臉頰,然後打開盒子。
「這是宴會禮服,所以你今天應該會進行宴會相關的拍攝。」
「你……你知道為什麼不告訴我?」頓時有些動怒。
「我只是看著衣服猜的。」
確實,看著如此正式的服裝,要進行聯想並非困難。東堂有些理虧的偏下頭,重新拾起筷子。
「……搞得那麼神秘究竟是為什麼呀?那個皮耶爾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他厲不厲害我不知道,但他是個好人。」
看著卷島突如飄渺的眼神,東堂有些在意的想要追問,卻被一句“請把握時間”硬生生斬斷思緒。

*

他厲不厲害我不知道,但他是個有錢人。這是東堂穿上禮服的剎那,心中浮出的第一念頭。
白色襯衫加上燕尾的黑色雙排釦外套,搭配同樣墨黑的貼身西裝褲和銀灰色尖頭皮鞋,整體顯得高貴時尚。
“是純喀什米爾的嗎……紗支數很高吧?”在全身鏡前左顧右盼,自認穿搭無數的東堂並非無法估算材質的價位,更惶論在現場套量後能迅速得出如此俐落的剪裁,不難想見製作者的功力。
無法揣測所以就不去揣測導演的心思,但當東堂換上這套衣服後,確實萌生出要趕緊打扮妝容的念頭,那是種無形的壓力,對於美的執著。

「化妝是我自己來嗎?還是你要幫忙?」畢竟是從基層演員一步步踏實的成長,東堂自然有獨立作業的能力,但有助理在身邊總是想詢問。
「都可以,但如果是由我畫的,可能就不是你自己了。」卷島語氣冷淡的回答。
「意思是你不太會化妝嗎?無所謂,反正我這張美型的臉怎麼樣都出色。」將化妝水倒在化妝棉上輕拍臉頰,東堂開始仔細的裝飾臉龐。
卷島站在一旁看著,看著東堂手持眉筆刻畫出俊逸眉型,用修飾粉底打出自然陰影,原本就漂亮的五官此刻變得更加深邃,而流暢的動作代表一位藝人的專業,還有對這份工作的責任心。

「……怎麼,看入迷了嗎?」作業大致到一個段落,東堂從鏡子發現後方卷島瞬也不瞬的眼神,忍不住開口。
「只是在發呆而已。」
「真不老實啊!就算沉淪於我的美貌也不是件丟臉的事喔。」
「哈啊……」卷島不經意扯起單邊嘴角。
「我還真討厭你那個瞧不起人的笑容。」
「我本來就不會假笑。」
「誰要你假笑,給我發自內心的笑出來啊!」
「笑你嗎?」
「你……,算了,我準備好了,走吧。」
或許是初始印象分數實在太低,東堂覺得現在的卷島比剛開始時稍微能夠接受一點,再加上集合時間緊迫,實在不該浪費在唇槍舌劍之上。


第一幕 │ 第三幕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24-15ec803a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