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蟬》-第一幕


東卷小說《七日蟬》注意

 藝能設定、成年設定、細節捏造、背景捏造
 僅借用《飆速宅男》中的人物形象,與原作劇情毫無關係
 劇中片段與現實有所出入或雷同之處純屬巧合,請多包含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走出渡輪的一瞬間,東堂將身上的風衣領口又拉緊了一點。
這次拍攝地點選在函館灣與津輕海峽間的市鎮,由於三面環海,襲來的風自然裹上淡淡鹹味,也讓東堂在十月之初就感覺冷寒。

不帶行李、不帶助理,十五天集中拍攝,可外出,不可任意通訊,更嚴禁接受任何採訪。所有工作人員都必須簽下保密協定,一但違反就需支付大筆違約金,視情節輕重說不定還得吃上官司。
起初東堂覺得這份合約極不合理,以自己的身份地位根本不需要委屈求全,但認真研究對方開立的工作條件,又覺得這簡直過份大方。
合約期間每日工作最長五小時,下工後可自由活動,住宿在函館灣著名酒店,並搭配一名隨身助理負責起居。以上種種外加履約後的報酬金額,讓人不禁有種放假旅遊的錯覺。
當然,能在業界立足並享有名聲,東堂自然有其職業道德;在確認完畢簽下合約的剎那,這份工作就變成勢在必行的使命,而且是以極其優美的姿態。

*

「東堂先生這邊請。」
按照事前通知,東堂搭了指定車號的計程車到酒店,抵達後出現一名長相清秀的黑髮男子,以六十度角的恭敬姿態護送東堂踏出車門。
“這傢伙就是我的隨身助理嗎?”脫下墨鏡用湛藍的眼珠來回打量,東堂覺得這種外貌水準勉強及格,唯獨造型從某些角度望去,會讓人憶起刀子嘴的荒北。

「是說導演他……」
「不好意思,請先隨我去丈量您的身高尺寸,這是為了幫您準備適合的衣裝。」
「哈哈哈哈說得也是,我是真的沒帶什麼衣服。」除了錢包、手機和必備用品,東堂行李清爽得彷彿只在自宅附近閒晃。
「這邊請。」併攏漂亮的手指引導。
「等我量完尺寸就能見到導演了嗎?」東堂邊走邊發問,這種漫不經心也是一種防備。
「是的。」步伐俐落的走在前方,男子就此安靜無語。

*

尺寸丈量非常迅速且仔細,中年婦人拿著皮尺一圈一圈紀錄密碼,而東堂早已習慣這樣的窺伺。
「話說導演還不來嗎?」轉轉剛被套量的左腳踝,東堂對著男子發問。
「他停妥車輛後馬上……」「Hi!Boy!」
後方傳來洋腔的咬字讓東堂迅速轉身,卻在頃刻困惑無比。
「……你是……剛才的計程車司機?」雖然不太確定,但那張外國人面孔總是比一般人醒目。
「Yes!我正式向你介紹,我的名字是皮耶爾,未來十五天的拍攝請多指教。」
“那位導演能看見”,腦中突如響起新開的聲音,東堂注視眼前略顯皺紋的掌心,一瞬間對這般客套感到猶豫;身處現實的直覺告訴他,這名中年男子並不如外表和藹可親。
即使如此東堂尽八全身上下沒有什麼畏懼被看穿。

「請多多指教。」
「Ok!等一下你先回房間,你的助理會跟你解釋之後的行程。」手掌交握後還親切拍了兩下。
「我的助理?不就他嗎?」東堂用手指向旁邊的黑髮男子。
「Nonono,今泉是我的助理,你的助理現在在你房裡。」皮耶爾語畢同時,今泉拿出房卡遞到東堂眼前。
「房裡?所以這段時間他跟我住同一間?」收下鑲著金邊的高級卡片。
「Of course!他也是個很有趣的傢伙。」
“也”是什麼意思?東堂本想追問,但想想對一名助理也不需要耗費太多心思。
「那我之後的工作行程他都會告訴我嗎?我不需要注意什麼?」
「完全不用,有任何時間落差是他的規劃問題,我請你來是為了完成影片,其餘的無需擔心。」皮耶爾揮動雙臂按到東堂肩上,沉重的一擊。
但這一刻東堂倒覺得眼前的中年人挺有遠見,身為演員最重要的部份就是演戲,越單純就越自由,越自由就越能傾盡全力。

*

單一數字的房號在這間酒店象徵著貴賓,東堂穿越復古色系的紅磚牆走廊,拿著卡片嗶的一聲進入3號房,瞬間聞到一股薰香。
“印度麥索州的白檀嗎?品味不錯。”東堂這樣想著,隨後發現客廳的榻榻米空間,上頭擺置一張方型紅木桌,桌面中央一小戳香塔正在燃燒。
東堂出身自傳統日式溫泉旅館,對於這些器皿和氛圍毫不陌生,這裡讓他憶起家的感覺,卻也因此更加無法鬆懈。
“全部都調查過了嗎?”在娛樂圈待久了,東堂明白有些事確實是運氣,但更多的是心機。
不過人都已經到了船上,就算是賊船也得硬著頭皮幹下去。用指尖圈了圈自己及肩的靛藍髮尾,東堂明白當務之急是確認自己未來的工作內容。

「有人在嗎?」一字一字說清楚,東堂走進臥房,看見兩張隔著狹長走道對應的床舖時微皺眉心。
「……咻……。」不屬於自己的淡淡氣音傳來,東堂往浴室的方向回頭,頓時瞪大雙眼。
白皙的肌膚,過份修長的四肢,綠色和黃色交錯的衣服條紋,這些零零總總都不比一件事突兀。
「那個頭髮顏色是怎麼回事啊!蟲嗎?吉丁蟲嗎?」
鮮豔到帶有亮光的綠底搭配挑染的褐色,眼前男人飄逸的長捲髮讓東堂無法忽視亦無法苟同,簡直把踏入房門迄今的所有沉澱全部撕碎。
「是蜘蛛。」對這種挑侃彷彿沒事般開口。
「哈哈哈哈蜘蛛!沒看過這麼奇怪的蜘蛛啊!」
「你覺得噁心我也無所謂。」
「……算了,總之你是我的助理嗎?」俗話說一個巴掌拍不響,注視對方輕描淡寫的神情,東堂也沒有繼續追打的興致。他向後退了幾步隨性坐到床上,感受到被柔軟包圍的陷落。
「這段期間內是。」
「說法不太得體啊,還不如那個黑頭髮的,長相也是。」
「我負責你的工作進度和日常起居,如此而已。」
「那請問我的助理,接下來的行程呢?」
「……。」面對東堂略顯挑釁的眉尖,綠髮男子沒有回話,只是默默走向臥房角落的木櫃,打開抽屜取出一本筆記。

「明天上午十一點到一樓大廳集合,工作組會一起移動到拍攝地點,午餐在那裡食用即可。」
「嗯,知道了,然後呢?」
「沒有然後。」語畢的同時闔上筆記本。
「……我醜話說在前面,如果是這種工作態度,想跟我配合是不可能的。」
「……。」下垂的八字眉尖輕皺,而後挪動腳步。
「吉丁蟲你給我站住!至少把其他工作流程都解釋清楚。」激動的從床舖起身,東堂試圖抓住對方手腕,卻被早一步躲開。
「這已經是全部了,但如果你忘記內容我可以再重覆一次。還有,我叫卷島,卷島裕介。」拉出兩人間適當的距離,卷島的語氣平緩,睨視的眼神中卻難掩冷傲。
「隨便你叫什麼名字,那台詞本呢?這總該要給我吧!」
「沒有這種東西。」
「沒有?那我要演什麼?」
「導演沒有交待就代表你現在不需要知道,我要去拿你今天的替換衣物,請不要用無謂的小事延誤我的行程。」說完話卷島隨意的鞠躬,徹底轉身離去。

延誤我‧的‧行‧程?到底是誰延誤誰啊?
在那抹綠色背影消失的瞬間,東堂只覺得自己前所未見的火大。
因為環境關係,東堂自小就在人群中打滾,進入演藝圈更像是栽進四面八方傾洩而下的大染缸,雖說一部分是天性,但東堂有著面對千奇百怪還能圓融處之的靈巧手腕。
可偏偏那個人讓自己怎麼都耐不住性子,彷彿每一腳都踩中逆鱗,再怎麼滑頭都忍不住要大呼小叫。

卷島裕介,第一印象,差勁透頂!


楔子 │ 第二幕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23-e882de9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