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蟬》-楔子


東卷小說《七日蟬》注意

 藝能設定、成年設定、細節捏造、背景捏造
 僅借用《飆速宅男》中的人物形象,與原作劇情毫無關係
 劇中片段與現實有所出入或雷同之處純屬巧合,請多包含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為什麼我非得簽這份合約啊!」
「少給我拿翹,別以為收視率不錯就跟我談條件。」
荒北將厚厚一疊合約書啪地一聲摔到桌前,頓時風壓在白色會議廳裡起了小小塵埃。
「拍攝單曲的概念影片我可以理解,但時間是怎麼回事?十五天!有什麼東西是可以拍到十五天嗎?還有這麼多的保密條約,這導演是盧貝松嗎?就算是盧貝松也應該跟我當面談談吧。」
「蛤啊?別以為自己多了不起!這約的抽成比例這麼優渥你還有什麼意見?」
「荒北,你怎麼還搞不懂這根本不是錢的問題!十五天!整整十五天無法在螢光幕上看見當紅巨星、民眾票選第一美型男東堂尽八我的身影,你知道這要傷多少人的心嗎?」
氣勢猶如噴發的熔岩,東堂從沙發直直站起,伸長右手食指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狠狠對準荒北,宛如國王不可一世。

東堂尽八,現年二十五歲,BOX娛樂演員部門首席。
二十歲出道作品為單集電視劇《風行》,飾演高中自行車競技部一員,雖是配角之姿,卻以姣好臉龐和自然而然的王者氣息擄獲少女目光。隔年主演深夜劇《仲夏的夜鈴》,故事描述接受傳統教育的青年來到大都會,如何在紙醉金迷中保有對未來的熱情。除了題材貼近社會,東堂在劇中的古典涵養和面對夜色時的狂放,於螢光幕呈現強烈對比,也讓他一舉擠進最受期待男演員榜單。

「你想太多了,之前拍的那些訪談影片會在這段期間播出,別人不看膩你的臉就要偷笑了!」身為BOX娛樂的王牌經紀人,荒北不可能不計算旗下藝人的定期曝光率。
「就算真是這樣好了,那劇本呢?設定呢?音樂概念影片我連個音符都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在這個情況下簽這麼厚的合約啊!」
「沒見識就別囔囔!這個導演的作風就是這樣!」
「開什麼玩笑我為什麼……」
「尽八你就簽嘛。」
在兩人爭吵中細微的開門聲被掩蓋,新開從會議廳探頭瞬間著實讓東堂與荒北吃了一驚。
「這個導演我合作過,是改變我人生的重要起點,我相信對尽八你的未來也一定會有好處。」新開來到了東堂身邊坐下,以指尖微微掀起合約首頁,確定了對方名稱。
「……難道就是隼人你之前拍的那部《唇言》?」東堂收拾氣勢後也坐了下來,表情變得沉靜。
新開和東堂是同期進入公司的演員,起初兩人在螢光幕的出演機會不分軒輊,而在新開接演藝術電影《唇言》後,便義無反顧投入紀錄片和藝術片的演出,雖然收入沒有以前優渥,但身為演員的名望大漲,同時也是影展的常勝軍。

「沒錯,就是他,我至今無法忘懷看見電影時的震撼,就像是終於從沉重的枷鎖走了出來。」
新開閉著眼睛彷彿在回味,而東堂也並未忘記那一幕。
《唇言》首映會當時,同公司的東堂也被邀請觀影,他坐在新開身旁,聽著新開笑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會拍成什麼樣子”。而在黑幕映出END的瞬間,身邊的新開已經泣不成聲。
就東堂的眼光來說,那是部充滿新開隼人與一隻兔子的電影。裡面的場景變換不多,偶爾會出現新開起身去餵兔子或是跟牠聊天的畫面,但更多時候簡直像默片一般,新開抱著那隻兔子,只有指尖緩緩緩緩彷彿順毛的輕微動作,途中閃爍一些紅光場景,像血,又像壞掉的紅綠燈。說實話東堂是看不懂的,但藝術電影本身就有許多抽象元素。

「不過那部電影沒有得獎不是嗎?」在商言商,東堂認為幾滴眼淚還不足以洗盡現實的重量。
「但我之後的每部電影都得獎了不是嗎?」新開一如往常溫柔笑著。
「……隼人你這種說法很有吸引力,不過這跟我的人生計畫不一樣啊。」東堂始終是想被大眾注目,被少女們簇擁,彷彿出生那一刻起就該是鎂光燈下的焦點。
「我並沒有要你改變計畫,這麼說好了,我覺得那位導演會讓你的人生變得充實。」
「哈哈哈哈我的人生難道還不夠充實嗎?」情不自禁笑了出聲。
「表面上的充實和心靈的充實是不一樣的。雖然我不確定你的是什麼,但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怎麼都填不滿的缺口,而那位導演能看見。」
「有這麼厲害嗎?我跟他從未見過面。」
「你何不自己去見識看看呢?」新開將桌上的合約書整疊拿起,交到了東堂手中。
而東堂看著上頭的白底黑字,不自覺間感受到了重量。


第一幕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22-f118dba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