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13】番外


以下為【00:0013】架構下的東卷短篇
略略交待某段時期的情況,有看過這本書的同好可以參考一下





不是個會照顧自己的傢伙。
卷島看著坐在身側,帶著自信笑容雙手敲擊鍵盤的東堂,心中不由得浮出這個念頭。

如果老實這樣說,肯定會換來東堂一句又一句“什麼啊小卷,怎麼想都是你比較不懂得照顧自己啊!如果不是有我在肯定又吃冰又吃外食的吧!”
儘管如此,卷島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
當東堂面對自己所喜愛的東西時,完全不懂得照顧自己。

即便是想深埋的記憶,但卷島從未忘記那個瞬間,就像軟膠底片一層一層顯影。
東堂被兩名黑衣保全左右架住,仍然對教授放聲大喊“如果你敢封殺小卷,我也會用盡一切把你這裡所有都破壞掉!有本事你讓我一輩子都碰不了電腦,否則我是不會罷休的!”
那麼無知那麼野蠻那麼純粹,彷彿現在就可以決定未來。


「小卷,解碼大賽的邀請函來了,你這次要參加嗎?」
東堂的發問讓卷島將思緒從過去拉回眼前,下一秒他自然攤開雙手,略帶嘲諷地說:「別鬧了,是想看我出糗嗎?」
「才不會呢小卷!解碼很有意思的,如果你來參加搞不好會變成我們倆的決鬥喔!」
「沒興趣,你自己去玩吧。」
「啊啊,小卷你好冷淡啊。是不是啊坂道?」東堂轉過身對習慣站在他們身後待命的坂道,近乎撒嬌的抱怨。
「嗯?啊……卷島學長應該是有自己的想法吧?」偏著頭努力思索出適當的話語。
「果然是坂道啊,絕對站在小卷那裡。」
「不是這樣的,那是……」
「你不要為難坂道,那是我們之間的問題。」
而從東堂此刻上揚的眼角眉梢,卷島知道他很滿意這樣的回答。

當初設計坂道時確實擔心過東堂的反應,但自己能做的或許只有那麼多了。
未來有這麼多種可能性,即使現在手牽著手,誰能擔保哪一天會因為什麼而放開。
所以在自己能力所及之處,想盡可能的,確保一些永遠不會改變的東西。
而電腦總能如此誠實的回應自己。
於今,雖然東堂接受了坂道的存在,卻又會在某些時刻若有似無營造出一些專屬兩人的氛圍。

“跟電腦吃什麼醋呢?”卷島心想,不過並不覺得討厭。


**


並不是第一次看東堂參加解碼大賽,但這絕對是最超出想像的一次。
卷島發現自己端來的茶超過三小時沒有改變水平面,不難想見東堂是多麼投入,可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那種投入已經超過了健康許可範圍。
他看見東堂的眼白開始漫布血絲,眉頭越來越頻繁的緊蹙,連同呼吸慢慢化作口中吐出的喘息,卷島站在一旁,竟發現自己不知所措。
理智催促應該馬上打斷對方拼死敲打鍵盤的動作,但東堂無比專注的神情讓卷島只能握緊拳頭,直至指尖掐入掌心。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那是一場揹負尊嚴的決鬥,放棄踏入戰場的自己是螢幕外的第三者,沒有理由也沒有立場去介入。

就在東堂從椅子傾倒的瞬間,卷島終於伸出長長的手臂將之摟進懷裡,並且要坂道立刻去準備熱水和毛巾。


**


卷島用溫熱的毛巾仔細擦過東堂奮戰將近兩天的身軀,指腹無法分辨究竟是肉體還是綿質散發出的滾燙。
換上乾淨的衣服,卷島讓東堂妥妥躺進被窩,但總覺得哪裡不夠,他認真思索著家中有沒有適合東堂服用的藥物,打開櫃子卻發現無論感冒藥或退燒藥都已經過了保存期限。
畢竟在東堂的叮囑下兩人都顯少有生病紀錄。

「卷島學長,怎麼了嗎?」看著在櫃子前躊躇的身影,坂道上前詢問。
「……那個……坂道,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請儘管說。」
「幫我去藥房買這些藥回來。」
「藥?」
「我先幫你查地圖,然後你拿著這些,買一樣的東西回來就好了。」說完卷島便將手上的藥盒一股腦塞進坂道懷裡。

在查地圖時卷島無比厭惡自己,明明當初製作坂道就是希望他能代替自己照顧東堂,但真正遇到事情的當下,他發現自己還是選擇讓坂道獨自外出從事未曾接觸的事物。

不想離開東堂身邊。
不想讓出他身邊的位置。


**


雖然坂道以常識勸阻過,卷島仍然以“不睡床舖就無法入眠”為理由躺在東堂身旁。
他發現服過藥的東堂在被窩裡微微顫抖,猜想或許是藥效發作所以起寒,但略顯蒼白的雙唇令自己心慌,不假思索便伸出手臂將被子連同東堂一併摟進懷裡。
在那麼近的距離下卷島發現東堂的人中起了淡淡薄汗,於是探出指腹抹去,頃刻間東堂睫毛劇烈顫動,彷彿用盡全力掙扎一般。

「……小卷……」
那是多麼虛弱的呼喚啊,即使如此卷島明白這已經是東堂的極限,於是強忍住激動平靜回應一句:「嗯?」
「…………對不起……」
沙沙的聲音從卷島耳邊傳來,他突然覺得自己腰際一片溫暖。
東堂努力的挪動身體扯出被子一角蓋到了卷島身上,而在確認對方也進入被窩後,東堂又再次閉上眼睛。
不消一秒,卷島無法克制的緊緊擁抱東堂,彷彿在汪洋中無論如何都無法鬆開浮木。

東堂的抱歉並非針對比賽時的過份逞強,而是很單純的認為搶走全部被子,所以感到抱歉。
但就因為是這樣細微末節的小事,反而讓卷島更加體悟到自己是深深被東堂記在心底,刻印進生活裡。

為什麼會認為東堂總有一天會跟自己分開呢?
現在的卷島完全想不起理由了,也根本不需要那個理由。
他只知道眼前這個人會把喜歡的事物遠遠凌駕在自身之上,即便粉碎了也會用盡最後一絲氣力去守護。

這樣子已經夠了吧?卷島心想。
不想再思考於是閉上雙眼,感覺到懷裡那個漸趨平緩的呼吸,覺得只要能維持同一個頻率就好,就好。


**


「……卷……」
「……咻?」撐開仍顯疲勞的眼皮,發現前方是一道圓形反射閃光,卷島瞬間激動的彈起身子。
「卷島學長!非常抱歉!」也被這樣的反應嚇到,小野田退了一步後扶正眼鏡。
「……不……怎麼………」卷島抬起右手揉揉眉尖。
「東堂學長要我來叫你起床。」
「東、東堂?」被提醒才發現身旁空盪盪的被單,卷島顧不得凌亂的捲髮起身便往香氣漫延的地方走去,果不其然那個人從廚房端出煎得金黃的荷包蛋。

「小卷你醒了啊?快來吃早餐。」將盤子小心翼翼擺到桌上,東堂一如既往微笑著。
「……你身體沒問題嗎?」
「身體?哈哈哈哈哈哈哈完全沒問題喔小卷!雖然有點記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我覺得現在神清氣爽呢!倒是小卷你看起來比我還虛弱!」
「……。」看著對方筆直朝向自己的指尖,卷島愣了一會,而後不禁失笑。
「小卷?……我說真的,你還好嗎?」緩步走上前來,東堂伸出右手五指拂上對方臉頰,卷島感受到從脈搏微微傳來的心跳。

「沒有比現在更好的吧?」
「哈哈哈哈真不愧是小卷呢!」


如果我不好的話,你肯定也不會好的吧?

我們就是這樣的無知、野蠻,僅僅只是擁抱住對方,就以為已經得到了未來。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511-84c43ac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