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13》(03)



山坂、東卷《00:0013》小說前言


【 篇名為個人虛構符號表徵,意指十三毫秒 】
【 此文為高科技架空設定,坂道為人工電腦 】
【 山坂關係不明,東卷安定閃光,全文清水 】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0 0 : 0 0 0 3 


雖然明白餐桌上那些佳餚都是高科技學習下的複製品,真波還是不由得讚嘆坂道精細的手藝。在無法品嘗的情況下,那是每一道工法、每一匙比例都不能失誤,才能成就這麼和諧的美味。

「你不會是每次東堂學長作菜的時候,都乖乖站在後面看吧?」咀嚼著從超商買回來的青菜,真波想著如果是在山林間現採現煮,應該會更加美味吧?
「東堂學長會叫我看著。」
「不是不讓你作菜嗎?他是多需要觀眾啊?」難以忘懷每次研究發表會,東堂站在台上總是自信滿滿的模樣。
「如果哪天我不在了,小卷的肚子就交給你囉。」
「嗯?」
「東堂學長這樣說著。」
「……嗯。」與其說是自信滿滿,不如說是溢出來的愛嗎?

在口腹久違的飽足後,真波讓坂道處理後續的清洗工作,自己則緩緩走到電腦前坐下,熟悉的叫出作業表,確認每一台主機的運作進度。
答答答答、答答答答,鍵盤起落彷彿沒有停歇的豪雨,以驚人節奏拍打著,每一處彈跳都濺出高昂的水花,擴散在閃爍藍光的螢幕。真波彷彿沒有眨動的眼眸倒映出高速流動的英數交錯,宛如宣洩而下的瀑布,只待電光石火的奇蹟。
「……好!」按下ENTER的瞬間真波雙手振臂,而後開心的倚靠椅子轉了個圈,就在那一刻他才發現身後坂道的存在。
「我已經清理完了,請問還有我需要幫忙的事嗎?」彷彿怕驚擾到甚麼,坂道以棉絮般的輕柔語調發言。
「……你一直都站在這裡嗎?」
「是。」
「其實你可以去休……,啊,你不需要休息吧?」真波搔搔頭髮,猶如說錯話的孩子露出單純的苦笑。
「你才應該要休息,已經連續工作二小時又二十八分鐘了。」
「你還會在這時候自動記時啊,不過也才二小時半而已,我認真起來二天不休息都是常態。」
「這樣不行,對身體不好。」坂道皺了眉頭,真波卻笑了出來。

「………坂道,你知道什麼是“解碼”嗎?」
「解除密碼的意思嗎?」
「對,就像你今天早上解開的數字碼,你應該可以理解那種無法停下的感覺吧?」
「無法停下………」
「那種即使已經到達極限,沒有征服終點就無法停下的感覺,我就是為那一刻活著。」

當別人學習如何在網頁安插一張圖片時,真波已經用原始碼修改一整個網頁;當別人學習編碼的邏輯概念時,真波已經入侵到講師的課用電腦,偷偷修改一、兩個小數字,使程式無法正常運作。
說實話他感到困惑,不明白別人為什麼看不見那些英數的軌跡,明明簡單得像浮出的拼圖,只要把它抓出來再塞進屬於它的位置就好,簡直像幼兒等級的遊戲那般輕鬆自然。
就因為才能太過突出,高中時候真波被引薦進專攻解碼的研究室,只是即便周遭都是修業多時的長輩,真波仍然是鶴立雞群的優異。同樣工作他只需要別人十分之一甚至更少的時間就能完成,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他就像風一般悠悠哉哉,讓人看不清、猜不透,也因此有了“不可思議的天才”這個封號,直到遇見東堂為止。

東堂讓他知道有些東西即便只是毫秒之差也是天壤之別。

“當你比別人慢一步按下ENTER,走在世界前面的就是別人而不是你。”
真的只是一個按鍵的差別,真波看著彷彿被層層濃墨掩蓋的純黑螢幕,初次感受到被世界遺棄的無能為力。
那是他第一次參加非官方的解碼大賽,因為各種緣由隱藏檯面下的高手齊聚網路,從世界各處端點發射出隱晦的訊號,三天三夜的攻防讓真波徹底挫敗。

卻也徹底重生。

「……你現在很開心嗎?」
「嗯?為什麼這樣問?」
「因為你和東堂學長還有卷島學長,有同樣的表情。」
「……那是怎麼樣的表情?」真波正坐在坂道面前,莫名期待即將到來的回應。
「這樣的表情。」
語畢的瞬間,坂道眼角眉稍突然伸展開來,宛如早晨盛開的牽牛花田,從瓣末一株一株接力綻放,淡雅的色調落到唇線卻畫出一抹毫無保留的缺口,笑靨頓時像正午朝陽炙熱滾燙。
真波不由分說凝視著,他並不認為這樣的神情屬於自己,也無法與東堂或卷島連結在一起,那是一種獨特的氛圍,不包含任何人的影子。

“……我是……坂道。”
腦海突然浮現出那一句話語,真波望向眼前將表情收斂的坂道,總覺得心臟又開始跳動起來。


      ◆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真波已經完全適應坂道的存在,他就像一個過份聰明的管家,雖然剛開始顯得生澀,但在經驗層層累積下,現在連什麼時候需要遞上茶水、什麼時候應該保持安靜都能掌握清楚。
「坂道,這邊的葉子要清掉嗎?」真波用手背拭去額頭的汗水,感受到夏日步步逼近。
「是!麻煩你了!」站在竹籬的另一旁,坂道圓型的鏡片反射著陽光。
「啊啊,想到今天的晚餐是這個就覺得開心。」
真波此刻的笑容沒有一絲虛假,現下是他遇到坂道前從未想像過的生活。

或許是受到東堂良好的教育,坂道始終無法在真波的飲食上妥協,當然就真波而言無需耗費心力又有美味的食物可吃,這絕對不是差勁的提議,麻煩就在這地處偏遠的住地,偶爾一、兩次還行,要定期來往超商購物,對沒有物質偏好的真波來說簡直是浪費生命的行為,左思右想之下,真波決定讓坂道嘗試看看自給自足的農夫路線。
步驟是先在網路吸收大量的園藝資訊,再開車下山一口氣將所需用品買齊。坂道一開始選擇了生長期短的小白菜,在陽光最充足的區塊進行播種,這方面真波給了坂道全然的空間,畢竟自宅周遭的草地本來就屬財產範圍。
小白菜順利成長之後,坂道循序漸進往更多元的食用蔬果發展,當真波起床看見坂道小小的身影在豔陽下耕作時,不知為何心頭總有股譟動。

真波從未忘記對方是台電腦,是人工智慧,但當每次接過坂道遞上的茶水,在不小心碰觸的指尖,總會被他近似人類的體溫迷惑。
而像現在這樣,坂道蹲在剛翻完土的耕作區,細膩地將種子一顆一顆埋下,那舉動就像沒有言語的言語般,傳遞出比密碼更加難解的情緒。

系統現在究竟感受到什麼呢?真波心想。
而在坂道發覺真波的視線,對他回以比陽光更加璀璨的笑容時,真波又再次體認到電腦果然是世界上最有趣的東西,你給予什麼,它就回應你什麼,連絲毫被忽略的可能性都沒有。
這樣思考的真波將滑下的袖子捲起,餘光在腳邊一叢叢被自己清理的雜草,猜想自己現在浪費的生命究竟會得到什麼。


      ◆


開啟電子信箱的同時,自動防護系統跳出警告的窗口,真波看了一眼提示碼後將它關掉,在連自己也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露出明顯興致勃勃的笑容。
「……真波?」已經習慣在真波工作時站在二公尺處待命,在看見異於平常的表情時,坂道判斷應該開口詢問。
「今年的戰爭又要來了喔。」並沒有回頭,卻伸出右手食指勾動。
「戰爭?」坂道緩緩趨前,將視線落到電腦上。
「世界解碼大賽,戰書已經寄到這了。」真波敲了兩下鍵盤,螢幕立即出現一整面由不規律英數排列組成,除了亂碼無法歸究出任何意義的信函。
「這是……?」
「密碼信,你要試著解看看嗎?」真波眨動的眼睛帶著笑意。
「耶?我、我不行的!」被突如其來的提議嚇了一跳,坂道推起臉上的眼鏡,試圖平緩節奏。
「你都在我背後看那麼久了,說不定可以啊。」語畢真波便離開椅子,他伸出手扶住坂道的肩膀,將之牽引到電腦桌前,坐下。
「可、可是,萬一我不小心弄壞……」
「不會有事的,要是真的弄壞了,我再把它解開就行了。」真波揚起的笑容就像一道暖風輕撫,令人不由分說放鬆下來。

被給予了這樣大的權限,坂道將頭轉向螢幕,頓時鏡片被冷光填得滿滿。他抬起兩隻手十根手指,妥當地擺置在鍵盤,而後下個瞬間,以不遜於真波的速度飛快敲打著。
真波站在坂道身側,看著電腦螢幕各種訊息流竄,他臉上的笑容並沒有逝去,卻也沒有任何角度的變化,彷彿一幅畫上的圖樣,那般優美卻缺乏情緒。
時間在沒有停歇的鍵盤聲響中流逝,不知道經過多久,真波突然出手按下了坂道想繼續運作的指尖。
「你盡力了,剩下的交給我吧。」瞇起的眼眸倒映出畫面的藍底白字。
「……。」聽言的坂道迅速離開椅子,在真波回到座位後,只有十六個混雜大小寫的字母以及二個數字從鍵盤落下,在按下ENTER的頃刻,整個頁面就像旋渦扭轉起來,那些原本沒有意義的字符在經過重組排列後,變成一封可供閱讀的英文郵件。

「兩天後嗎?一如往常不給人準備的時間呢。」真波呵呵地笑了出聲,與用詞相反的愜意。
「……。」
「坂道?怎麼了?」一回頭就看見對方那雙大眼裡彷彿湧現訊息。
「……真波,好厲害!你好厲害!」握緊的雙拳讓人有掐入掌心的錯覺,坂道飛揚的眼角眉梢傳遞出毫無保留的激動。
「嗯?啊啊……你說解碼嗎?我沒做什麼啊。」僅僅站在一旁觀看,真波就已經鎖定到關鍵的解碼金鑰,他只是在等,等看看坂道有沒有辦法早一步按下ENTER。

但實驗證明,再高階的人工智慧想在短時間內推演出全新的系統步驟,果然還是難如登天;科技再怎麼進化,始終來自於人類演化。

「不不不,真波你真的好厲害!而且你看起來非常開心!」坂道鬆開的掌心在空中揮舞著,倒映在數百台電腦前,竟有股飛蛾撲火的錯覺。
「……是嗎?」真波的目光在純白空間閃爍飄盪著,越過一台又一台儀器,最終回到白底黑字的信件。

他彷彿已看見一抹隱隱的火燄,準備燃燒。

 

快速連結(04)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498-4deee9b1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